止不住的眼泪 道出心底的震撼和感激(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美国神韵艺术团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在台湾嘉义湛蓝的夜空下,划下来台巡演的美丽句点。沉醉在神韵余韵中的民众尚未回过神来,神韵艺术团身影已经远扬,蓦然回首,却发现台湾的天空也已弥漫着神韵的影音,不绝如缕。

从四月七日在台北市展开首演起至嘉义的压轴场,两个礼拜来,神韵旋风袭卷全台,在台湾北、中、南五个城市连演十五场,所到之处,民众从企盼、赞叹、激赏、鼓掌、流泪到不忍离开演场,观赏时内心的激动、震撼、澎湃到谢幕时的惋惜节目的结束,神韵已唤醒台湾民众最原始、纯真、善良、无私的心灵,悄悄的在台湾种下了孕育神传文化的种子。

作为神韵来台巡演最后一站的嘉义,是个民风纯朴,经济、文化水平远较其它演出城市大幅偏低的农业县市,演出场地的国立中正大学大礼堂,两场五千个位子的剧票,在演出前两个礼拜即已完全售出,让嘉义地区艺文界人士刮目相看,叹为奇迹。

神韵从台湾台北市开演起,由于内容精彩,看过的人都叹为观止,认为千古难得一见,因此阵阵神韵热潮迅速在台湾各地扩散,这股热潮漫延至嘉义时,纯朴的嘉义民众自然深信不疑。嘉义两场演出时,在中正大学大礼堂的前厅除了冠盖云集外,也常出现扶老携幼,整个家族一起来观赏的画面。

有一位在台北工作的张小姐看了神韵后,打电话告诉住在嘉义的七十几岁的母亲一定要去看。不喜欢出门的母亲却说:「有那么好看?我这把年纪什么没看过。」张小姐逼急切的说:「演的太好了,现场许多人都哭了,我也整场都在流泪。」

看神韵的演出而当场流泪是普遍的现象,这也是没看过的人百思不得其解的。


四月十三日台中场次的观众,眼中含着泪光


四月十五日高雄场次,中间那位女士正擦着眼角的泪


四月十七日台北场次,观众感动抹着泪

年轻的嘉义市议员傅大伟也当场流泪了,他说:「岳飞『精忠报国』的剧我看完之后,掉了好几次眼泪,这个剧竟然能激起我忧心国家的安危,所以一边看一边掉眼泪。」

有的人虽然脸上没掉眼泪,却把眼泪掉在心灵的最深处,那是眼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会激荡起尘封心湖的涟漪。国立台南艺术大学文博学院院长黄翠梅教授看过神韵的表演后,感动的说:「艺术是人类共同的语言,他的最高境界就是真善美,我很久没有看过内容包含历朝历代既多元又大型的表演,这个演出使我有一种历史整个呈现在眼前、过去的记忆被唤醒的感觉;对现在的学子来说,是对一颗深藏种子萌芽的启发,而这颗种子也将慢慢唤醒学子前世的记忆。」

是的,也只有看神韵艺术团的表演,才能启发不曾有过的深刻的感动。

台湾立法委员江义雄听了许多地方人士推荐神韵,于是毅然带着脑血管出血的太太来观赏,他兴奋的说:「从没看过太太这么高兴,她好象整个身体都轻松了,我看到她鼓掌最大声。」

「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从没有一个节目刻划的这么深的。」国立嘉义大学校长李明仁还特别提到『创世』这个剧目:「是神的旨意,让人来到世间,是来传达天上的意思,人有时不知道神的旨意,所以会做错,人类应该遵照神道才是正途。」

国立中正大学副教授曾光华把节目看透彻了,终场时,他坐在中正大学大礼堂座位上说:「到现在我的心情还没有完全沉淀,这个节目不只是让人感动,还有非常深刻的涵义,节目中有非常静,还有非常动的部份,静就是静到让你能听到风声,听到雨声,听到人性,听到神性;动的部份就是让你感到像山洪爆发,比如『精忠报国』、『鼓韵』等。」

「静动之间,我感觉是人性在通往神性,动静之间,我觉的在传达一个讯息,一种很慈悲很祥和的概念在里头,希望这样的概念能传到人间,希望世间人能领会。」曾光华把脑海深处的感受讲了出来:「这节目讲的人性是超越民族、超越地域、超越历史、超越文化、超越一切的。」

像这样从心底里挖出来的感受,流泪也好,没流泪也好,在心里的感动也等于在宇宙的大震撼。

那位七十几岁的老母亲后来由儿子及上高中的孙子陪着,全家一起去看二十一日礼拜六那一场,散场回到家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她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女儿:「太感动了,我整场都在流泪。」女儿笑着问她怎么也流泪了,她提高嗓门说:「如果人家把很久很久以前,甚至几辈子前自己丢失的宝贵东西给你送回来,你不会感激的流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