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妻死子亡、苏安洲生死未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六年六月,无人照顾的苏伟病情加重,亲戚、邻居自发捐钱救护,并和兰州监狱联系,希望让他父亲苏安洲办理保外就医,照顾已经病危的儿子。苏安洲当时身体出现直肠癌,正在劳改医院,完全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但狱方以苏安洲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为借口,拒绝给他办理。

在苏伟于八月四日死亡之前,苏安洲由几个警察夹控回家看儿子一眼。当时苏伟已经浑身浮肿,面目皆非,两条腿肿的透亮,一直往外淌水,不能行走,家中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苏安洲看着自己病危的儿子,没说什么话,只是用手摸着儿子的头。苏伟对警察说:“求你们放了我爸爸。”

当时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可苏安洲还是被几个警察带走了,带回到那个已经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精神摧残他近四年的兰州监狱。

苏安洲今年五十六岁,是兰州铁路局兰西机务段退休职工,家住铁路材料厂家属院;妻子耿翠芳做点小买卖,生意很好;儿子苏伟,一九八五年生,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长的很帅。他们三口之家原本过的很幸福,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这一家人只因夫妇俩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惨遭中共邪党恶警迫害,以致妻死子亡。

就在家破人亡的情况下,苏安洲仍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兰州监狱第十一监区,恶警们还对他进行迫害,以致他患上了直肠癌,被送入劳改医院,现在生死未卜。

妻子被逼死亡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苏安洲和妻子耿翠芳一起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邪党人员非法遣回后,耿翠芳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十五队,直到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才被释放。苏安洲被非法关押在铁路看守所十五天后,单位直接把他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在此期间,其十六岁的儿子苏伟只身在家艰难度日,苦苦等待父母回家。

二零零二年苏安洲利用电视插播,向甘肃人民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恶警一直在伺机抓捕他。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奉 “六一零”办公室的指使,兰西机务段邪党党委书记孙秉周,副书记唐德跃、常国华三人操纵保卫刘继存、韩荣、尚民,在楼下监视一夜后,于早晨六点左右将大法弟子苏安洲绑架到兰西机务段保卫股。

随后,这些邪党人员伙同兰铁公安一科郭光显等恶警,砸门逼迫苏安洲的妻子耿翠芳开门。耿翠芳坚持不开门。在恶警步步紧逼下,耿翠芳想用绳索从自家的六楼下去脱身,由于绳断坠地,摔成重伤。

当时如果能及时抢救的话,耿翠芳很有可能生还,而声称中国人权最好的中共恶党统治下的恶警们根本不顾耿翠芳的死活,把耿翠芳家所在的那栋楼全部戒严,堵住了两边的行人通道,不许任何人靠近耿翠芳;并蛮横的从她身上掏出家门钥匙,开门抄家,非法抢劫私人存折万余元、工资存折及金银首饰。耿翠芳在太阳曝晒下,在痛苦中含冤离开了人世,年仅四十八岁。

这帮恶警的土匪行径暴露了中共邪党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其强盗行径使周围邻居、围观群众义愤填膺,并说:“如此流氓行径总有一天会得恶报。”

四天后,铁路公安分局于六月十六日下午为掩盖其罪恶行径,强行将耿翠芳遗体草草火化,不让家属拍照、检查尸体。火化现场,耿翠芳妹妹在悲痛之中说了一句:“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而修炼法轮功,就应该被这样对待吗?……”话还没说完,如惊弓之鸟的犯罪警察们就将她拖离现场。整个火化过程不到七分钟就结束了。

随后在徐副省长传真“由兰西机务段负责安置丧葬”的指令下,孙、唐、常、郭等罪犯,加上保卫股刘继存等人转而胁迫家属(耿翠芳被迫害死后,苏安洲被放回处理后事)支付丧葬费六千元,并威胁家属,拒谈法轮功话题,拒收亲友花圈,拒绝亲友参与丧事。最令人发指的是这边大法弟子及亲友撕心裂肺,以泪洗面,而那边孙秉周之流却用丧葬款成箱成捆买东西、大吃大喝。

十年重刑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邪党恶徒再次绑架了苏安洲,并以参与电视插播为由,操控七里河法院对苏安洲非法判刑十年。

同年九月中旬,苏安洲在兰州市一处被非法关押期间,在刑讯室遭受了酷刑折磨。以何波和魏东为首的恶警将苏安洲固定在铁椅子上,头上戴上钢盔,将两只手腕固定在可以紧螺丝的自制的手铐(铁环)上,用扳手渐渐上紧铁环上的螺丝,使固定手腕的铁环(手铐)紧缩,缩小的铁环压迫手腕,使腕骨发生严重变形;同时在胳膊下面垫上厚厚的书,并且还不断加高书的厚度,经过长时间的酷刑折磨,使人痛不欲生。

这种法西斯式的酷刑对苏安洲连续進行了长达七十二小时(三天三夜)的残酷折磨。使用此刑后表面上难以看出其残酷,只是手腕上留有戴手铐的痕迹和浮肿,但骨头里面却疼痛难忍,被用刑后疼痛感甚至要持续一个月,随后就是两手长达几个月的麻木。

当时家中只留下不满十八岁的儿子,无人照管。失去了亲人,没有了家,孩子生活无着落,后离家出走,在外飘落期间染上了疾病,后发展为肺癌。二零零六年六月,无人照顾的苏伟病情加重。亲戚、邻居自发捐钱救护,并和兰州监狱联系,希望让已经患病住院的苏安洲保外就医,回家照顾病危的儿子。苏安洲当时正在劳改医院住院,他的身体状况完全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狱方拒绝给他办理保外就医,仅在七月二十六日由几个警察押着他回家看了儿子一眼,随后又带走了。苏伟于八月四日在家中死亡。

苏安洲只因修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在邪党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下,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在承受失去妻儿的痛苦下,每天还被邪恶逼迫放弃自己的信仰和肉体上的残酷折磨。在长期的迫害下,苏安洲身体出现病态,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就被断断续续的被送進劳改医院,二零零六年至今,一直在劳改医院。据知情人士透露:苏安洲患的是直肠癌,而恶警对苏安洲本人谎称是直肠息肉,让他在医院安心治疗。现在苏安洲仍在劳改医院,他的近况如何,请知情人能够补充。

希望兰州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彻底解体兰州监狱与劳改医院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结束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此我们也呼吁不明真相的警察,停止迫害,不要再助恶为虐,莫做邪党的殉葬品。


兰州检察院纪检部门:0931---8767131
兰州市人民检察院:0931─8767122 8332656 传真:0931─8767122
甘肃省司法厅:0931─8415586 (兰州市广场南路51号)
兰州司法局局长:0931─8463380 (兰州滨河东路697号)
兰州七里河区司法局局长:0931─2660345 (兰州市小西湖东街63号)
甘肃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室:0931─8872139 (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222号)
甘肃省公安厅纪委检察处:0931─8536734 (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98号)
兰州市公安局督察部:0931─8718220 (兰州市城关区武都路482号)
兰州监狱十一监区大队长:刘江辉
兰州监狱十一监区科长:赵军
地址:兰州市第28号信箱第11监区
邮编:730046
电话:(蒋指导)0931—3517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