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国芝数次被恶警当街劫持 家人受惊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河北省阜平县城的辛国芝由于坚持修炼大法,多次遭绑架,甚至年幼的孩子也被一起劫持,家人被勒索现金一万多元。她的丈夫为此得了抑郁症,婆婆承受不住如此惊吓含恨离世了。

辛国芝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妯娌之间日益激化的矛盾化解了,原本有病的身体健康了。九九年中共恶党和邪恶的江××对法轮功残酷镇压后,辛国芝由于修炼大法亲身受益,坚持自己的信仰,因此遭恶党迫害。她不但被单位开除公职,还多次遭绑架和非法关押,并被勒索现金一万多元。

七二零后,辛国芝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原纪检委书记周秋来劫持在阜平看守所,周秋来指使李克强、邸学勇等人对她五花大绑二个多小时,直到她晕倒才给她解开绳子。她被昼夜铐在凳子上不让睡觉,周秋来恐吓辛国芝的丈夫说要给她判刑。她的丈夫吓的日夜恐慌不安,无法入眠。最后,周秋来等在勒索了辛家一万多元并将辛国芝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才将她放出。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周秋来、马保忠(原政保股股长)又将辛国芝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勒索三百元。

此后,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辛国芝又被邪党恶官和恶警绑架过三次。

第一次,辛国芝带着三岁的孩子正在街上走,马保忠、王顺海等一帮恶警二话不说就将辛国芝连孩子一起绑架到公安局。孩子被吓的大哭。

第二次她从幼儿园接了孩子到城厢小学去接大女儿,刚到学校门口,就被已等候在那里的(受公安局副局长翟向宇指使)张进辉、邓树红一帮恶警从摩托车上连孩子一块拽下来,推到警车上,绑架到公安局。孩子被拽的肚子疼的直哭。直到后半夜,恶警才把她娘俩放回家。绑架的同时,恶警抢走了她的挎包、手机和家里的钥匙。城关派出所王梦杰等一群人哄骗、威胁她丈夫带他们去进行抄家。恶警们肆无忌惮的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

第三次是早晨将孩子送到幼儿园返家时,在法院门口被翟向宇指使已等在那里的张进辉、齐小梅等一群恶警绑架。围观的人们都说公开随意在大街上抓人,这比强盗还强盗。这次辛国芝被迫害的说不出话来,身体动不了,又被非法送进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这种流氓行径,被看守所张占红、李新坡等恶警野蛮灌食。她的一颗门牙被撬掉。一个星期后,辛国芝已不省人事,翟向宇、齐贵亮、张进辉等不仅不放她回家,相反又将她送保定洗脑班迫害。看到她的状况保定洗脑班拒收,齐贵亮还给对方说好话想把辛国芝留下。保定怕人死在他们那里坚决不收,恶警们才不得不将她又拉了回来,叫她家人来抬人。辛国芝的丈夫一看原本好好的一个人竟被迫害的不省人事,悲愤之下放声大哭,婆婆见状也受到了很大惊吓,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张进辉一伙才把辛国芝送医院。到医院恶警怕承担责任和医药费都悄悄的溜了。

七年多来,辛国芝被恶警多次抄家、骚扰、恐吓,她家人在精神上同样受到很大的打击,经济上受到巨大损失,她的丈夫被吓的精神恍惚,得了抑郁症,每天看病吃药,连班也上不了;婆婆精神上承受不住如此的打击和惊吓含恨离世了。

这就是辛国芝,一个最最普通的中国平民百姓几年来遭受的邪恶迫害。

在此警告阜平县上上下下的恶警们,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如此欺压信仰真善忍的百姓,必定遭报无疑。为了你们自己和家庭,大法弟子劝你们早日觉醒,认清恶党的本质,尽快脱离邪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千万别再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失去了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