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的幸福

“七二零”以前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我只是千千万万大法修炼者中的普普通通一员,虽然我从未见过师尊本人的面,但是在不断的修炼中我已深深体会到大法的超常,我的一切变化都是师尊与大法给予的。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苦度就没有今天崭新的我。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末,开始修炼大法的,没有接触大法前的两年,我的关节炎特别严重,夏天两腿都要戴护膝。每天洗碗、洗衣服等需要动凉水的家务活,都要戴上塑料手套,而且里面还要加层线手套,这样才能好过一点。但是膝关节疼痛发作的时候,下楼梯都费劲,两只手扶把手,一只脚先下一级,另一脚再慢慢跟上,一级一级的挪,二十多岁的我就如同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我试过很多医疗方法,贴膏药、按摩、热敷、电疗、吃药等等,但是好几天又犯了,总不能根除,我非常苦恼。按常理我从小就是运动员,大学毕业也是从事体育教学工作,年纪轻轻的,怎么会这样呢?我没有理由身体不好啊!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喜欢运动,每天早起都要到公园去锻炼。但是由于关节炎经常发作我不能做剧烈运动,自己只好看着别人跑步、跳舞、练武术等等,我想自己能够做点什么项目呢?我看到有一个群体,他们在炼一些很缓慢的动作,不用跑跳,很适合我身体的状况,更吸引我的是录音机中的音乐与声音,我喜欢“佛”“菩萨”等字眼,如果真有神佛救我脱离苦海,那该多好啊!

我站在队伍的旁边观看他们炼动作,我也想進去学,但是不知道收费多少?如果收费太高,我就不学了,因为那时家里经济比较紧张,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我也不能因为自己晨炼就花很多钱啊!

我观察了几天,最后还是决定要進去,我鼓足勇气站到了队伍的后面,开始比划动作,这时一位学员走过来,耐心的纠正我的动作,我很感激,连忙说“谢谢老师。”这位学员听后忙说“千万不要那样称呼,我也不是老师,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我们都是一样的学员。”我很惊诧,我一个新来的学员,怎么能够和他是一样的呢?这里怎么没有阶级观念,怎么没有等级划分啊?!我感到很震动。

炼完动作,我问这位学员,“学这个功要多少钱啊?明天我把钱带来吧。”这位学员笑着对我说“学大法是不要钱的,一分都不要。我们教功也都是义务的,不收费。”这更让我感到震动,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还有不要钱的事情啊?想想在大学校园里,上本班老师的课外辅导还要交几百,参加个“武舞协会”还要每月交几十呢,现在还有不收费的健身方法?还有不认识的人可以无条件教自己锻炼身体的吗?这个法轮功太与众不同了!怎么会这样正呢?!就这样,无意中我走進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开始了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开始了我修炼的人生之路。

刚开始,我只知道炼动作,不知道还有学法的事情。有一天炼完动作,辅导员对我说,晚上六点到八点没有事情的学员都在公园的幼儿园里一起学法,你有时间也可以来参加。我很好奇,也想了解一下其中的内容,我说好。就这样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转法轮》,看到了改变我一生的天书。由于当时书很是奇缺,我只能在学法时间看很少的部份,不能全读完,我很着急,也不好意思向同修借,心里期盼着自己能够拥有一本书就好了。

几天后偶然的机会,我看到办公室的同事也在看《转法轮》,我很兴奋,马上向同事借来读,同事的书也是借来的,她也很珍惜大法书,让我下班前还她。上完课,我马上如饥似渴的开始读法,九讲内容我以最快的速度读完,虽然有些内容还不是太理解,但是我对大法有了初步的印象,如同久旱逢甘雨,我感到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很活跃,似乎她们也都感到异常的兴奋与喜悦。

隔几天,一位老年同修借来师父的讲法录像带给我,为了不给同修添麻烦,我想早点还回去,于是利用下班时间我看完了师父的广州讲法。我清楚的记的第一天晚上,还没有看录像自己就反常的一次次去卫生间呕吐。在看录像的过程中,吐的次数更频繁了,最后吐的我都虚脱了,连坐着都坚持不了了,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好这些现象丝毫不影响我第二天的正常工作。第二天再看录像情况就好很多了,第三天恢复正常,没有什么反映了,身体却异常的轻松,浑身轻飘飘的,真是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上楼梯也不累了。这样在第三天晚上我看完了所有的内容,把录像带还了回去。我记的那位同修很惊讶这样快就还了录像带,我说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总好吐,尤其在看录像带的时候。同修高兴的对我说那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呢!你应该感谢师父啊!师父这么快就管你了!你有时间多读读书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于是那位同修把大法书借给了我,直到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大法书。

这样在《转法轮》的指导下,随着不断学法,我渐渐明白了很多法理,自己的观念与行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不再为亲人对自己无情而感到伤悲,不再为自己做了好事别人却不理解而感到难过,我不再感到厌世,不再活的无聊。师父也快速的给自己净化身体,多次热流通透全身(后来知道是师父给自己灌顶),天目也打开了(当时不明白,以为别人也能看到呢),我看到白色带状云一样的物质围绕在炼功人的身体周围,还看到随着冲灌的动作,白色物质随着学员两手上下而动,还看到小法轮在学员的头部等处不停的旋转移动。

我还清楚的记的一件事,那是一天清晨,自己还在睡梦中,我感到一股力量在自己的小腹部位一揪,同时只听到“吱”的一声动物叫,我惊醒起来。当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通过学法才明白那是师父为自己清除了附体。以前自己曾接触过会说“宇宙语”的那类人,也希望自己能够给别人看病,还接受了那些人的东西。看过大法书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昧无知,多么危险啊!师父无条件为自己做了那么多,更多的恐怕是自己永远都不能知道的,那么多的学员师父要付出多少心血啊!每每回想起来,禁不住泪流满面,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唯有精進,不负师恩。

自己层次有限,有做的不好或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