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根除色欲之心的一些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要根除色欲之心,我觉的在法理上要对色欲执著有清晰的认识,对色欲执著要看透、看淡,能在法理上破除一切人中形成的变异思想观念,用法理破迷和树立正见、正念,才能做到“观念转,败物灭”(《洪吟》),从而达到根除解体色欲之心。

通过修大法,我有这样的认识:我们大法弟子是宇宙很高层次下来的,進入三界后到人类这儿才有了人的色身(有了生殖器官,让人类用来繁衍后代用)。那么,作为一个要返本归真的大法弟子,知道了生命存在形式的真相,人要修成神,跳出三界,就必须完全放下低级生命存在形式生成的低劣的色欲执著。从生命存在形式上知道了宇宙的真相,破了迷,我觉的自己就能从根本上否定色欲执著,不承认它是真我的思想,不容许它在自己思想上有根。

对生命存在形式破了迷,明白色身不是真我存在形式,有了正见,但正法修炼之路是险恶的,原因是旧势力的干扰。当今人类社会,色魔纵横,色欲低灵烂鬼充满人世间,变异的情又在浸泡着一切,密度、浓度大,也是一个很大的能量的存在。我虽明白“蛟龙原非池中物”,却也“误入浅滩遭虾戏”。

在修炼路上,我在男女关系问题上摔过跟头,犯了一次大错。二零零一年底我被邪恶非法劳教关押两年后又送市洗脑班迫害近半年,出来后自认为是堂堂正正闯出黑窝,没有意识到自己空间场被注入很多色欲低灵烂鬼,没有真正静下心高强度学一段时间法就忙于做证实法之事了。我妻子也因修大法被迫害关在劳教所里,有“曾经沧海难为水”人生阅历。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却在男女关系问题上犯大错,给大法抹黑,我痛悔万分。痛定思痛,我从心性上找出漏在哪里,在法上剖析,我是色欲执著未根除(我先前认为自己在梦中过色关守住了就行,思想不清净只是思想业的反映而已),被邪恶钻了空子,旧势力、邪恶的情魔,色欲低灵烂鬼等因素把自己的欲望加得特别重——这主要体现在生理上的反应;心理上,邪恶利用自己在以前被文艺作品中污染的色情思想观念,思想业力,再加上用人的贪心,占有欲――这些交织的因素构成了邪恶的能量,在邪恶的能量场的笼罩中,我没能关键时守住心性,没有体现对大法、对同修、对自己负责的正法大法弟子素质,没有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的能量场。可我在那时却自心生魔邪悟——“拥有了、满足了色欲执著再去掉它,犯一次错自己会摔倒爬起,师父会原谅我。”

我摔倒了,更要爬起来往前走。我对旧势力的因素讲:我虽犯此错,这抹煞、扼杀不了我的本性!旧势力要以此为把柄要让我再次身陷囹圄,我要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正法大法弟子的使命,绝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绝不能出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遗憾。旧势力抓到了把柄是不轻易放手的,二零零三年七月在一次晚上散发资料时,我被恶警劫持,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脱。同修给我找了一个地方让静下心来学法。我一个人时我就早上做一锅稀饭管一天三顿,用十个小时左右通看一遍《转法轮》,其余时间学新经文,炼功,发正念。整整两个月时间,我高强度学法,高密度发正念,使自身本体与空间场得到了很好的净化,特别是清理了自己犯大错与在劳教所洗脑班黑窝注入身体空间场的毒素败物(例如色欲低灵烂鬼与业力),给我这几年稳健走好正法路打下了很好的一个基础。

在这里顺便讲一下,我认为在这几年中,旧势力把大法弟子安排到劳教所迫害,黑窝女子劳教所里包夹基本上是卖淫吸毒的,黑窝男子劳教所也基本是吸毒的。这两类人空间场都充满了色欲低灵烂鬼,旧势力做这样的安排就是想在这方面耳濡目染污染大法弟子身体、思想与空间场。我处在邪恶劳教转化中队,恶警为了创收经常放黄色光碟给包夹们看(二元一场);有部份同修从黑窝出来后色欲之心较重,求安逸心重,可能与这有关系。我认为从劳教所等黑窝出来同修不要急于做事,一定要静下心来学一段时间的法,多发正念,高强度净化自己的空间场,清除旧势力利用黑窝给大法弟子注入的毒素败物。

旧宇宙、旧势力对“色”最看重,它们对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進行过安排,那么在思想观念上植入色欲执著上它们一定各方面做了很细致的阴险安排。它们邪恶的把“色”作为试金石来毁灭性地考验大法弟子达没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以前生生世世轮回中形成的什么东西我们现在不知道,就今生今世而言我知道有些大法弟子人生中经历一些事件,在思想观念上打下过很深的烙印(情结)与植入很强的色欲变异观念或思想业,其实都是旧势力在这方面作了伏笔,以便在正法时期恶毒的破坏性检验(干扰)大法弟子。正法中,大法有圆容不败之法力,旧势力想让我在“色”上摔倒并一蹶不起,但我通过学法,归正自己,在这方面痛定思痛,大彻大悟,犹如长了麻子,有了免疫能力,再也不会得天花。看到有些同修被色欲之心干扰,我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告诉他们,给了他们很大帮助,四十岁以上的同修也揭露了他们在上中学时,八十年代大陆校园流行黄色手抄本给他们带来的毒害:性幻想,想入非非形成的思想业与变异观念。

我也见证一些旧势力利用“色魔”如何毁掉修炼人的。年前,一年轻男大法弟子因犯色戒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成瘫痪,最后吐血而亡。在去世前一段时间,他给我们讲了他两年前犯了色戒,偶尔要吐血。

他由于色欲根本执著没去,在二零零四年底犯色戒,在近两个月里几乎完全被色欲低灵烂鬼操纵、造罪业巨大,犯大错后存侥幸心理,未严肃对待――严格按照慈悲伟大师父给予的机会,未按照《在大纽约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与后来《走出死关》要求做,曝光邪恶,彻底清理自己空间场的色欲低灵烂鬼,根除色欲根本执著。由于犯大错时,自身空间场招惹了大量色欲低灵烂鬼,在行为上等于承认、选择要了这些东西,旧势力因素就钻空子,说是他自己要的,就把这些色欲低灵烂鬼间隔潜伏并保护在他的小宇宙空间场里,如果他按照《在大纽约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或《走出死关》公开自己的大错就是选择了正法,也等于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才能给破除间隔,清除色欲低灵烂鬼,给他消去很多不好的东西。我能走过来,也因为我按师父《在大纽约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的要求做了的。他由于色欲根本执著未放下,自己身体迫害得瘦得不象样。

他给我讲了他色欲根本执著的形成,他在十一、十二岁时被一个大龄女子诱惑,做男女之事的“游戏”(因他未发育)。这“游戏”给他思想打下了很深的烙印,这也就是西方心理学家沸洛伊德所谓之的一个“情结”吧。我认为这是旧势力安排这件事使他形成人生的根本执著。他后来长大后又看了一些色情文学或影视作品,他一直都在想完成他少年时未完成的那个“游戏”。后来他开始修炼大法,思想得到了净化与升华。但不幸的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迫害大法,他被迫害非法劳教,从劳教所出来,他又被迫害成流离失所。邪恶的旧势力又利用他这个人生经历中形成的根本执著,给安排这样机会,创造这样条件,让他犯大错,造巨业而毁掉他。正法到最后,他却带着永远的遗憾匆匆走了——我给他合上眼睛,长长叹息,心力有些疲惫的我还要冷静地做好善后之事。

简单综述我的认识心得:《转法轮》中讲“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有一次读到这句法理,我就想大法弟子何等的根基,何等慧因,绝不能被“情”所困,被色所迷。我应无执著任何有形生命形式,也别留恋任何宇宙中任何层次,应层层突破,返本归真,达到“空”“无”至高境界。

我认为在神的境界里看性行为是人类夫妻间用来繁衍后代的行为,是低能、低级行为。人的肉体色身是分子构成,神把分子称为“泥”,概念中是粪便一样的脏东西。《转法轮》讲:“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人在迷中,不知神概念中“泥土”有多脏,又把这种低级行为注入了许多肮脏,败坏的变异观念的内涵。(例如类似小偷偷得东西,占了便宜,在邪念下视这为拥有、占有,或满足感官刺激为娱乐等等)任何物质密度大了,浓度高会体现出能量来。在人类这儿,情弥漫,色欲低灵烂鬼充斥,它们交织成一个能量场。在这些方面它们能影响人,以至带动人,也能给人带来感官刺激与相应感受。修炼人要达到高境界,要从情欲中走出来,不能被这种败坏的能量所屈服或收买而铸大错,要突破这些东西,去掉情与自私,不失不得,将获得慈悲那高能量,那是更美好、更美妙的境界。我们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用慈悲正念就能解体色欲之心,把坏能量溶解掉转化成自己的威德。根除色欲之心后,我真切体验到了内境的清净之美妙。

最后给那些有色欲执著方面问题的同修一点建议:

一、情、色是自私的,其本身就是魔,且在正法时期助恶为虐,与共产邪灵狼狈为奸,严重干扰(迫害)了正法与大法弟子。人在迷中,被情浸泡着,男女爱情是人类文学作品的主题,人类道德下滑后,分不清好坏,甚至把肮脏当作美好。作为修炼人应明白,情、色欲实质是很坏的东西,很肮脏,古人谓万恶淫为首,修炼人要分清真我与观念,不能把败坏变异观念当作自己,思想上不给情、色欲立足点或着力点(自私、贪婪、愚昧、无知都是情、色、共产邪灵能利用的着力点)。如果不能在思想意识中正本清源——分清真我本性与后天观念,甚至把变异观念(色欲执著)当作自己,修炼中谓之“抱着执著去执著”。这怎能去掉!只有法上认清情、色欲实质,不要把肮脏当成美好,分清真我本性与后天观念是去执著的基础之一。

二、在这方面犯过错的同修一定不要掩盖,一定要按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大纽约法会上讲法和解法》、或后来《走出死关》的要求做,公开、曝光邪恶,解体邪恶,去掉色欲根本执著。人的行为是思想所支配的,我认为曝光主要揭示变异思想观念,行为背后的思想动机,去掉邪恶情魔,色魔所能钻空子利用,带动的思想着力点。举一例子,二零零五年有一未婚女同修和男朋友在这方面犯错,出现长肿瘤现象,她自己觉的濒临死亡了。我们针对她高强度发正念清理迫害她的共产邪灵与色欲烂鬼,我建议她曝光邪恶,解体自己空间场因犯错而被旧势力间隔,潜伏的色欲低灵烂鬼,同时剖析公开思想意识中存在的色欲根本执著,考虑男女有别,难以启齿。我建议她用笔写出来然后烧掉。她文字表达能力强,她这样做了,写的过程中她也感受到了身体空间场被正法清理的能量,身体病业状况消失,很快恢复正常。

在法理上我有这样的认识,这方面犯错的同修等于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正法时期众生能否被救度取决于众生对正法的态度,修炼人按师父经文要求做,公开自己的罪错,就表示选择了正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上文去世同修讲了出于维护自己的“名”与妒嫉,不愿向我谈,掩盖自己的罪错。我们都是男同修,我对他公开剖析比较细,我问他为什么多次犯错,难以自拔,是什么邪念在支撑他的行为。他讲他由于色情文艺作品毒害(色情文艺作品渲染这种行为会给人带来飘飘然的感觉),他没体验到,不死心又期望下一次。我对他讲,你现在也算是过来人了,那只不过是一种能量外泄(色欲低灵烂鬼可能如鱼得水采集人体精华),给人一种感受而已(除了满足了人坏思想的期望),与梦中精满而泄有多大区别?就是那么回事儿。可见色情文艺作品误人不浅,让人想入非非,让人看重,产生执著与思想业,甚至神魂颠倒,身体被色欲低灵烂鬼所操控。

这几年资料点证实法不易,点上同修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但我觉的这也算正法时期的一种偏得。我们点三个男同修近一年多几乎吃素,基本上是吃咸菜。吃素对修炼人身体更有益,师父广州讲法也讲到:其实到很高层次修炼是要那样做的。我们三个男同修象出家人一样,我觉的自己本体转化得相当好,因为面对邪恶(情、色欲烂鬼、共产邪灵)在疯狂干扰,我感受到自己内境是清净,那些坏思想很飘也不入我心,坏能量会很快被自己正念解体后增添自己威德。物质都有自己属性,饭食清淡,我觉的对修炼人去七情六欲很重要,况且法对我们要求就是“食而不味——口断执著”(《洪吟》)。“世间的舍尽对在家弟子是渐渐去的执著”《出家弟子的原则》。正法已走到最后,夫妻之间都修炼的有的早已断欲。至于夫妻之间有一方不修炼的,做得好,正念强的修炼人真能使对方在能量场作用下没有那种低级的生理功能,从而去掉人间夫妻生活而保持和谐生活的(当然这不能强为)。

那些未婚的年轻大法弟子一定要心理平衡,不要为好奇心或结婚满足了体验再去情欲执著,从法中应该有正见,自己轮回中结过多少次婚,轮回中哪一生是男人,哪一生是女子,所以今生何以要对异性那么感兴趣。看一看小册子《修心断欲》,想一想明慧网的建议。在这特殊正法时期最后去掉想成家的想法,珍惜历史上从未有的正法修炼机缘。如果思想中有什么解不开的结也可向合适的同修讲一讲,让同修开导开导。

从师父最近一次讲法,我领会到色欲是共产邪灵破坏正法的得力工具。色是旧宇宙旧势力最看重的,我觉的它们把这东西当作“试金石”在毁灭性检验着大法弟子,真心希望在这方面不要被邪恶钻空子。从情欲中走出来难与不难,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讲法讲过,师父说“唉,有的时候我在想,今天我要是不度你们,我也是你们其中的一个,哎呀,叫我放下这点东西,太容易了!”,师父讲话是有地放矢的。我曾经承受过情丝绕绕、色心幽幽的状态,修炼过来了,觉的放下情、色已容易了。我深深证悟了师父讲的这段法,也证实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