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心迈出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昨天下午,我们几位同修在一起進行了短暂的交流,对我们县全体大法弟子如何才能“聚之成形,化之为粒”、分工有序的做好“三件事”進行了交流。大家都有信心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人虽不多,可是我感觉大家的心是走出来了,打破了自二零零四年发生在我县同修被抓被非法判刑事件后,旧势力一直给大家设定的界限。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去一同修家,同修说,外县同修都在帮助我县,大家都在鼓励我县同修形成整体,有同修做梦说,我县环境破烂不堪。其实我县状态一直不好,大家也都知道是整体上不去,包括我在内同修的怕心都很重,在怕心的严重干扰下,全县大法弟子犹如一盘散沙,聚不成形。当即我们商量,组织一些同修在一起交流(我们县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太少了,几乎没有)。决定了就找合适的地方,在找地点的事上,暴露出自己为私为我的心,我张口就说去谁谁家吧,后来又说去另外一家吧,丈夫(同修)说去我们门面楼吧,我不想去,怕给亲人找“麻烦”。我怕给自己亲人找“麻烦”就不怕给别人找“麻烦”吗?多自私呀。

找来找去就是向外找、怎么也不向内找,最后说那就来我家吧,我们回家跟母亲(同修)一说,她就不同意,找各种借口说不能来。丈夫不断帮她,让她清醒理智起来,我也在一旁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她的正念,后来商定,县城同修来我家,农村同修去另一同修家,这样人少,也减少了压力。就这样母亲还一晚上没睡着觉,白天也没睡着。我回家丈夫跟我说这件事,咱们怎么帮妈妈提高上来,让她放下心来,我一听就没了耐心,就开始指责埋怨母亲:又想修炼,又不愿意去掉怕心,你要想修炼就必须面对这颗怕心,还必须要修去它。她不想去我也没又办法,对母亲的行为很是不满。

随着商定时间的到来,丈夫的心态也越来越不好。我们去通知一位同修回来的路上他心态特别不好,我心里默默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让他们正念强大起来。他跟我说他很生气。我听了没吱声,我知道他们母子俩都承受不住这压力。当旧势力往我思想中强加那些不好的念头时,我用强大的正念排斥它。我想:旧势力你休想在大法弟子的思想中强加你的安排,我就是不承认你的安排,我就是信师信法,走我师父安排的路。请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直心态平稳没什么波动。我听了他的话很伤心,就对他说:“一会吃完饭你领着妈妈跟儿子走吧,我自己在家等同修们。”

饭后他们没走,同修们都来了,大家非常溶洽的在一起交流、切磋,形成共识,大家都有信心,相信自己都能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使我县整体跟上来。

在这件事当中,我感受最深的是母亲、我、丈夫我们的心向前迈了一大步。同修们在一起经常小范围交流,这在中国大陆许多地区已经不是什么困难了,可在我县仍然还是非常困难的。就在这次交流中,有同修就找各种借口没来 。交流中还发现了自己特别不能容忍同修的不足,看到同修的言谈行为不在法上,就非常恼火,说话口气不善,对他们有“恨铁不成钢”的心,这是情。今后我必须要遵照大法修正自己,做到宽容、包容同修的不足。我也悟到,其实同修的各种表现也都是正常的,没有这些表现,我们怎么修呢,只是我自己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不应该高标准要求别人。

我很高兴同修们能在我家進行交流。通过这次交流,让我们全县大法弟子形成一个强大整体,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