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四•二五”和平上访 揭中共邪恶本质(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叶灵辉报道)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星期六,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中区唐人街,纪念一九九九年“四•二五”逾万名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抗议中共对法轮功近八年的残酷迫害,并揭露中共邪恶的本质。

高精度图片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中区唐人街纪念“四•二五”,抗议中共迫害

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代表张照进在发言中指出,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自愿前往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在天津被警察非法抓走、关押的四十五名学员,保障合法的炼功环境,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发行。“当时的总理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事情得到基本解决。”张照进说,“这就是著名的‘四•二五和平大上访’。当时国际社会对法轮功学员在上访中表现出的理性、信任、自律和高度公德深表震惊。”

法轮功学员代表李晓策说:当时在上访的万名法轮功学员,没有口号,没有任何暴力举动的静静等着,要向自己信赖的政府以和平的方式申述冤屈。而江氏集团却把和平上访说成了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威胁到国家和政权的安全。三个月后,即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开始了疯狂的镇压。

为了抹黑法轮功,罗干一手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在中共制作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录像中,人们可以看到,死者刘春玲是被警察用重物击打头部后倒下。一个月后刘春玲的女儿也离奇的死亡,家里剩下了八十多岁老母亲。当老人接受国际调查时,她说:不要问了,政府不让我讲话。自焚发生后,刘春玲的家乡被戒严,连出租车都不让进,直到刘春玲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失踪为止。

李晓策说:“这是一个多么残酷、邪恶的政权,为了抹黑一个修炼的群体,不惜杀人。”

法轮功学员张女士当时参加了当年“四•二五”上访。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当时听说天津的学员被抓,在天津无法解决,要到北京来上访。我知道法轮功对人民的健康、对道德的回升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我也参加了上访。”

张女士回忆道:那天北京的学员到的比较早,当时府右街四个路口被拦着不让进,大家在外面的马路边上等着。后来警察带着大家走,为了行人方便,大家排一行队,贴墙站着。大家非常平和,一心想向政府反映情况,也相信政府会为人民说话的。

“后来我看到朱镕基总理从外面回来了,几位学员代表跟他走了进去。”张女士说,“我们在外面等着。有人在学法、有人在炼功、有人在交流,很平和的。警察开始很紧张的,看到这情形也放松了,有的还和学员聊起天来。”

张女士最后说:“到晚上九点多时,海淀区副站长来告诉我们,有结果了,天津放人了。我们开始撤走,走时大家还把地上的垃圾收拾的干干净净。”

另一位“四•二五”见证人王女士告诉记者:“我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的一个炼功点上听说天津的学员被抓了,准备二十五日到北京向政府反映情况。我当时是一个有二十多年党龄的党员,以为中共会代表人民利益。没想到它竟然对这么好的一群人实施残酷无情的镇压,甚至残酷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回忆当天情形时,王女士说:“我上午八点左右到府右街,晚上九点后离开。整个过程都很平和,警察也只是在一边聊天。”

法轮功学员王公石在发言中表示,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开动全国所有的宣传机器,以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法轮功,毒害了无数百姓。

王公石说:“那天我问一个相信中共谎言的朋友:你知道邪教的最基本特征是什么吗?他居然说不出来。”

王公石接着指出,邪教的最基本特征就是从精神上、组织上,从方方面面把人控制起来,令人放弃自己的独立思考,放弃真正做一个人的资格。

“那么谁在这样做呢?”王公石说,“中共以它庞大的组织、三百万军队、五十万武警、一百万警察和数不清的特务来控制着中国百姓;中共通过各种残酷的政治运动来剥夺中国人独立思考的能力及做人的基本尊严。中共正是一个最大的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