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之舞(3)

初探《神韵艺术》美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

III.

在文以载道的道德美学被抛入人类文明下水道的后现代,《神韵》把伦理嵌入了自己的艺术。正如人们恢复传统的努力难免遭遇种种陷阱,这与现代美学为敌的行动往往陷入僵化的说教,并使与之隔阂太深的观者生出反弹。犹如为了使传统活转,重寻古典精神是第一义,在把伦理放回人类生活的救赎计划中,对于德行的切身体悟是首要的。舞者必须是一个完整的,深刻理解人伦精神的人。如果可能,他/她应该是一个以自身生命触摸了真、善之光谱中丰富色泽的人。只有这样,他才能在空间舞动伦理不乏悲剧向度的肢体语言,把人再度感动。

舞剧《精忠报国》阐述在现代语境中早已失效的人伦:「忠」。它之所以能避免僵化和无效,乃是由于舞者可贵的特质。当岳母笔直的身体为悲痛入侵,在空间艰难的移转,我们看见的,是压在她身上的伦理的重量。由于她身穿的那件古代衣袍,这伦理的重量同时被裹在时间之中。透过辗转沉吟的,裹身在一件端庄古袍中的身体,母爱的沉重美学式的呈现了自身。这一名舞者坚挺如一株树的身体内贯穿的柔韧的力量、尊严是使这伦理的重量动人、悲怆的必要之因。

青年岳飞所呈现的则是来自生命的天真。他赤裸上身在空中飞舞,有一种孩童似的纯真。这纯真来自他裹在白绸长裤里的,结实的双腿,也来自他宽厚而诚实的胸脯。在青年岳飞舞者身上,我们看见了舞者作为一个人的本质性的美德:“真”,是舞蹈艺术的最终保证。

《神韵艺术》的终极美学是把「人」放回来—— 一起被放回来的,是使人之所以为人的德行。被放回来的,是洗涤过的人。

正如法轮大法在人间的洪传是一个现代神话,《神韵》把天上众神搬到人间的另一个现代神话,大大挑战了信奉无神论一个多世纪的现代人类。如何解释这规范庞大,与时代逆向而行的冒险行动?

舞剧中,天上世界的生命使人想起了佛经中佛陀宣示佛法时菩萨、飞天殊美的舞蹈。《创世》中手持小竖琴如弓、肩带如水的飞天在云上旋舞,众神在后错落有致而立,这一切展现的奇妙的空间感、透明的色相直如敦煌壁画上的景致。这里所勾画的神话世界除了渲染力惊人的美感之外,是平和的情感,以及使众神可亲的细节。《创世》中,佛领着众神下世时以急促的步伐瞬间即已离开,暗示救度众生的迫切,以及神做事的专心一致。《归位》里,从天而降的白衣女神宽大的襟袍、头上的世界/光圈使得她圣洁的形像介乎天使与菩萨之间,把天国水乳交融的美感预示在世人眼前。《造像》中,塑像底座走下来的诸神呼应着天幕壁穴里的众佛舞起手臂,以不落言诠的意象道破了众神的无处不在。石壁内无数手臂挥动的微型佛像增加了神秘感;半空中平卧而飞,粉色披肩在风中漫舞的飞天更添了几许烂漫。这些丝丝入扣的细节赋予了形上世界可信赖的真实感。

不要低估这真实感:它降落在尘世的幻象之中,以自身绵密的真实把虚幻代换。这细腻的真实启示着人,邀请他把自己所自以为知道的世界重新思量。《神韵艺术》默默进行的,是一种大胆的,人意识的开启。在这崭新的纪元,或许没有比这大胆更适合的行动了。

对于何谓真正的美感,《神韵艺术》也提出了探问。在绝妙的天幕、色彩和庄严曼妙的人体动作中,是人类美感的回归。这里隐藏的信息是:美蕴藏在真和善之中,属于探得了真、善之真义的人。

在这人与美感的携手重返之外,《神韵》另有其沉重的蕴涵。以从云端打下来的雷电,《归位》判别了善恶,并昭示了二十世纪以来的人不再相信的最后的审判。正是对于「死后还有审判」信念的背弃,导致了种种末世的征兆。

在中国,法轮功承受的非人迫害却成为这崛起中的大国隐匿在其繁华表象下的黑暗核心。

中国共产党的终极企图,正如毛亲口道出的,是改造人。中国大陆的极权真相深埋在晚期资本主义的消费文化下;捂不住的浮现在社会表层的,是人良知的泯灭。《神韵艺术》出现在这人处于危险地位的历史关头。以中国正统的神传文化破解让人与自身生命阻绝的党文化,使人被蒙蔽的生命苏醒。

可怖的美感是宗教舞蹈的一部份。周所确立的傩祭、藏族的羌姆、蒙古的查玛把对于神灵的惧怖透过艺术手法表现,以降魔祈福。神的惩戒使人心生畏惧——有时候,如果不是出于虔信,人必须被恐吓而进入驯服。最后的审判即是这恐吓的戒尺。法轮大法无数的修炼者为了信仰而受尽了屈辱、牺牲了生命,然而《神韵艺术》仅仅短暂的、象征式的把惩戒的雷电在殊胜的舞蹈、劝善的乐曲中打了下来。也就是说,在《神韵艺术》中,慈悲远远压过了惩戒。

通过舞和高妙的音乐,法轮大法展现了自身。现身在人类文明的歧路,法轮大法使世人再度正视以正义为唯一天平的,最后的审判。各民族的舞蹈注入了气息而活转过来——也就是说,人活转了过来;舞剧中天上的世界殊胜而充满了可感的细节。在这奇妙的时刻,最后的审判,这被人忘怀太久的最高正义,在世间再度确立。

神的尺度是慈悲的,也是可畏的。舞蹈早已在主流世界中脱离了史前祭祀的功能;盛大,具有说服力的宗教舞蹈从世间销声匿迹,仅在边缘地带保存了自身。在这时,《神韵》挟带着能量丰沛的民族舞蹈和与世间逆向而行的舞剧来到世人面前,冲击人的意识,提醒他另一种生活的可能。唤醒人身体中熟睡的,与天无限亲近的记忆。这意味着十分重要的一件事实:人类逼近尽头的文明回到了它奥秘的开端。

当流淌着源头活水的舞被创造出来,世界也被重新创造。呼唤生灵的舞带领我们回到了最初的世界,并指向了新的开端与无限的可能。神赐予人的舞蹈重新开始;与这同时,人类也将再度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