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发“真相护身符”的一点粗浅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看了零七年三月八日一位同修写的是“保命”不是“保平安”的文章后,我基本上同意该同修的观点,下面想提出自己的一点认识和见解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对发“护身符”的想法。我也曾怕如果发“护身符”起不到那个应有的效果时,反而引起人家对大法的怀疑。有一次在公交车上背《论语》时,其中一句话:“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老是在我脑子出现,使我想起了中国人受邪党无神论的影响那么大,很多人都不信神,如果把“护身符”发到有缘人手里,得到了福报,就会改变他们的观念,从而宣传大法好。同时又看到明慧周刊上,那么多同修举例说明常人办了“三退”或得了“大法护身符”从中受益得到了福报。我相信大法弟子写的东西不会是假的,于是我也给常人发过一些“护身符”,也见证了神奇。

给我原单位一名高级工程师讲真相后,他非常相信大法和真善忍,所有的真相资料他都看并且保存的很好,讲到“三退”时,他主动退了党,并且非常珍惜给他的“护身符”。隔了几个月见到他时,他原来有病的身体,面色呈黑黄色,现在变的红光满面。他说:有一次晚间散步时,被一辆带人的摩托车给撞了,当时他想到“护身符”没有害怕,也没有责怪对方,回家一看胳膊也没有肿,也不疼,他觉的很神奇,他说要是以前就得骨折了。这样使他更相信大法了。

谈到“护身符”还有一个小故事。我有一个外孙女,才四岁多,她很喜欢“护身符”,老跟我要,我怕她乱讲惹麻烦,没给她,后来她看到了又要,我就给她带上了,小孙女高兴的跟我说:姥姥,我谁都不讲,就我们两个知道,我感到奇怪,我从来没有说过不让别人知道,后来我悟到可能是师父借小孙女的嘴叫我放心的给孩子带上。后来我看到小孙女老从衣服里拿出来看,怕她用手摸脏了,对法不敬,我又给她拿下来了。后来有几天晚上睡觉到十二点至一点钟左右,小孙女就不停的咳嗽,白天很好,也不发烧,我知道是邪魔在干扰,我发正念清理,叫她念“法轮大法好”可是作用不大,我就把“护身符”给她带在身上,马上不咳嗽了,这时我心里有点激动,想了很多,过了一个多小时,小孙女又开始咳嗽,我想肯定是我的什么心引起的,我就静下心找自己的原因,然后她的咳嗽逐渐停下来。我就一直把“护身符”给她带在身上。可是她妈妈(常人)给她洗澡换衣服就不给带了,每次都是给她要过来,再带上,有一次洗澡脱衣服,竟然把“护身符”放到沙发上不管了,我看到赶紧收起来放好,从那以后孩子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情况了,晚上睡的很好。我悟到也是师父在考验我信师信法的成度。

大法救度有缘人。在普度众生的过程中,那么多人退了党团队,或得到了“大法护身符”,从中受益得到了福报,个别少数人没有完全见效也是正常的,也许她(他)的缘份差,业力大所致。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对业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例如佳木斯郊区望江镇的李双男遇车祸,就因为他母亲和他姑姑在手里放了一个“大法护身符”,并在他耳边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结果奇迹出现了,没动手术全好了,很多例子证明了大法的神奇。

要根据具体情况理智的做。不可说的过高,不能自己一厢情愿的百分之百的打保票,因为还牵扯到本人的缘份,福份(业力)的大小,心诚不诚的问题。师父告诉我们,旧宇宙的生命留与不留就看其对大法的态度问题。中国大陆环境很特殊,城市流动人口很多,特别北京这地方农村来的很多,为了救人不走极端适当的发一些“护身符”是必要的。就象我们开始修炼时,多数也是抱着祛病健身進来的。我相信常人只要认同大法留下来,以后消业的问题是会清楚的。现在常人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大部份都讲实惠,看眼前利益,我想以讲真相为主,智慧的做,智慧的说,顺着常人的执著讲“留下来的人将来如何美好”是可以的,目地是为了救人,助师正法,善用正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