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同恶者难逃 无辜者必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这事发生在元朝年间,广东的盗匪,渡过长江,占据了瓜州和镇江两地。朝廷派大军,集中水军兵船在焦山,堵住他们顺江入海之通路。水军中有一名姓李的,原来是军船上的舵工,因劳绩资深当上了把总。他行为放肆,经常夜间出去抢劫。

丙辰年的冬天,有一对老年夫妇携带全家人,从扬州乘船南渡。驾了一只渔船顺风下驶,从李把总的船旁驶过。

李就用钩索把渔船抓住,借口要对之进行盘查,带领他一伙人登上渔船,入舱搜索,翻筐倒箱,得银二百余两和满满一匣金银首饰,全部没收。老年夫妇不服,和他再三争要,李就威胁吓唬,老人怕了,愿意把首饰给他,而求把银子还给他们,李不答应。老人又求他不要全部拿去,稍给留点行李路费,李又不同意。

老翁一怒之下说:“世道反复多变,难道就没有重见天日的时候!”竟然拨转船头,解了缆绳要走。

李把总担心他会控告自己,就换了副面孔骗他说:“我特地跟老先生开个玩笑!现在已天黑,搬动东西不方便。请等到明天早晨,全部原璧奉还!”并把老翁的渔船用索系在军船舵楼下方。

到了深夜,李用船上的巨舵把渔船压沉,老翁夫妇及两个儿子等共十一人,全部淹死。李把总却洋洋自得。当时,与李同船有二十多人,其中只有五人没有参与这场谋杀,其他的人都插了手。

其中有一水兵某甲,一直信奉神佛,只要不是出兵打仗,总是跪在头舱甲板上拜神念佛。他听到这件谋财害命之事,感到十分忧虑,说:“这件事必然会招显著的报应!咱们共事在一条船上,有什么办法呢?”李把总一伙人,都讥笑他迷信。

第二天,李把总到另一条船上去拜访朋友,骤然间头痛起来,急忙唤随从用船载他回去。船到江心,划手突然停手不划了。李把总问为什么停下来,划手指着李把总的船说:“船头打雷呢,你没看见船头上站着雷神,怒目瞪着我们哩!”李听后大怒,骂他是妖言惑众,用刀背狠击他,船手不得已,只好摇动船桨靠了上去。

李把总刚登上自己的船,一声霹雳把他殛毙。

船上的人见船头打雷,都向后艄跑,雷又轰鸣起来,把船拦腰劈为两截,后半截随着雷声连人带船全部沉没。

前半截此时还浮在水面,某甲仍在头舱底念佛,听到雷声几次发作,就走上甲板来看,只见李把总已然被殛毙,一只完整的船只剩一半,同船之人不见一个。十分恐慌,伸手抓起行囊,大声号叫呼救,有人划着小船来救他。某甲上船后未及划出丈把远,又听一声炸雷,回头看到前半截也当即沉入水中。

没有参与谋杀的那五个人,都被雷电挟将提到对岸沙滩,过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有人问他们当时的情形,都说:“在李把总被殛毙时,他们也随着大伙向船尾躲避,恍惚中见有金甲神挟着自己,如梦如醉,根本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里的。”

后有诗曰:“肆意江中起盗心 伤心巨柁压船沉 隔宵同伙皆天殛 莫道无神却有神”。

李把总等这些参与谋杀的恶人,仗恃自己在江上之淫威,借着月黑风高之暗夜,弱肉强食,认为又有谁能奈何他们呢!何况一船之上,谁善谁恶,又依据什么去辨别?然而上天明鉴,惩恶扬善,报应何快何速,分毫不差!雷霆一震,黑白立分,同恶者定杀,无辜者必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