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赵殿宾被迫害含冤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内蒙古赤峰市七十八岁大法弟子赵殿宾,三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两次被酷刑迫害、拘留,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都曾经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在邪党人员长期的骚扰迫害中,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高精度图片
赵殿宾

赵殿宾,男,原赤峰市松山区人。六岁丧母,出麻疹落下气管炎的病根,终年气喘吁吁,后转成哮喘、肺心病;四十几岁时,冬天得穿上秋衣、毛衣、棉袄,外面再穿上大衣。每年的药费几乎是上班的单位中花费最高的,哪个月他先报药费,别人就别报了,财务那的药费钱就所剩无几了。一九九六年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有名的“药篓子”百病全消,多种顽疾不见了,再不用穿那么多衣服,干活比原来有力气,面色红润,头发开始变黑,有光泽,柔顺,老人还经常骑车上街。从此再没花一分钱药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氏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大法修炼。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把正在赤峰市博物馆外广场炼功打坐的赵殿宾老人架着扔上汽车,拉到离市区很远的郊区山上,把老人和其他炼功的人推下车逃之夭夭,老人自己走回家。七月二十三日,红上区西屯派出所(所长刘启(音))恶警,从家中把老人绑架到派出所,又到儿子赵洪海上班的地方把正在上班的赵洪海也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强行让七十有余的老人在烈日下暴晒,直到老人虚脱,一有点同情心的警察才放老人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老人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邪恶绑架到北京郊区怀柔县,怀柔邪党人员以“枪毙”老人来威胁两天,老人拒不屈服,不说出家中地址,等待邪党恶徒的枪毙。后一恶人说老人枪毙后尸体无人认领他将下岗,老人可怜他,就告诉他取尸体可与何处联系,结果这恶人却演了一幕“农夫和蛇”,把老人交给了赤峰驻京办事处,将老人绑架回赤峰,邪恶郑洪超(涛?)把老人口袋中的钱抢走。

赤峰邪党人员恶开始了对赵殿宾老人及全家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非法拘留、酷刑折磨、敲诈钱财,直至后来陷害、制造假案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赤峰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两次非法抄家,当日绑架了老人及当时在家的妻子邹瑞环、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并用残忍手段摧残了每个被绑架者。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给七十多岁的赵殿宾老人施酷刑,电击、毒打老人,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让铐子越铐越紧,造成老人昏迷,神志不清,他们把伪造的所谓口供写在纸上,趁老人昏迷不清时使老人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说老人证实赵淑贞参与了“十月十五日”的全市真相资料张贴,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为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布仁等折磨赵洪洋、赵春风、邹瑞环等制造假证。

赤峰邪党人员把遍体鳞伤的赵殿宾老人非法拘留,让老人到红山区看守所拘留“养伤”,遮人耳目。邪恶把老人兜里的二百二十元抢走,又勒索六千元,恶警杨立平不给开票据,没给任何手续。

与此同时,邪党人员散布说“十月十五日”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北京的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声称破了大案要案。邪党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自焚的过程、结果与人员说的话都有矛盾、漏洞,明显是造假。”赵淑贞坚决抵制邪恶之徒的造假、迫害,说明那段时间她在北京的单位的上班情况,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一起做饭的情况,要求调查,赤峰红山区公、检、法三家办案单位都置之不理,红山区邪党法院判了她三年,劫持在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邪党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八年来,赵殿宾老人两次被酷刑迫害、拘留,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都曾经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经受过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老人及妻子的身心也同时被迫害。儿子赵洪海被迫害流离失所时,刚刚上学的孙子无人接送,老人只好每天骑车接送,其间两次出车祸,老人不讹诈他人,自己回家疗伤。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非法抄赵殿宾老人的儿子赵洪海的家,抢走老人家的讲法录音。二零零六年十月,红山区邪党人员又突然扑向老人的住处,开始疯狂抄家。

而且,红山区铁南派出所殷守明、居委会的徐采云、街道办事处的马某、邹景林等邪党恶人,长期登门骚扰,驱赶老人,不许住在他们的管片内,不分昼夜的上门威逼,疯狂砸门、嚎叫,害的四邻惊恐。这些邪党恶徒们还利诱一些恶人协助他们长期监视老人全家。就是在他们骚扰最疯狂时,老人出现了疝气症状,二零零五年及二零零六年老人两次突发脑溢血症状,一次老人四肢不能动,不会说话,在两个小时后恢复正常;另一次又出现症状,五天后恢复正常。

赵殿宾老人长期被邪党人员骚扰,全家都经受不同程度的迫害,老人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