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里的见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我曾被北京女子劳教所劫持迫害。下面是我在这个黑窝里的见闻。

2005年5月底,北京女子劳教所集训队里劫持着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大高个,白头发,在洗澡的时候,都是三个人架着用毛巾堵着嘴,不让说话,6月就见不到这位学员了。还有我们在上所谓的“法律课”时,好几个学员问管教,我们学法轮功是犯了什么罪,判我们的刑?上课的管教说,你们道德高于法律就是犯罪。然后他们也不给解释,就说别的。

2005年6月底,我们正在干活呢,去了一批人不知是干什么的,把我们每班干活的情景给拍照下来带走了,恶警害怕了,就把劳教所里的水房和厕所的摄像头都给拆掉了。劳教所处处造假,就拿我们干活来说吧,外面一来人检查就提前收工,把工具藏得特别严,不让外人来发现。

2005年12月29日,早晨6:00-6:15集训队的人把法轮功学员们都用毛巾堵着嘴拉进了一辆司法部的车给拉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午饭前队长就一个班一个班的告诉我们,不接受采访,说不好的话就是“卖国”。中午12:00吃完饭就让脱衣服睡觉,每班都有队长看守,事后才知道是联合国到这里采访法轮功学员。

集训队一直有被强制灌食的,2005年集训队和攻坚队在夜间经常有人哭出声来,喊“法轮大法好”。劳教所一有人访问,他们就处处造假。

管教人员比土匪还土匪,过去土匪要自己下山劫持、抢劫,他们不用下山就可以得到。

2006年11月底的一天,管教人员拿着电棒戴着头盔,后来听说是别的队有四位女学员,写了“法轮大法好”,他们就迫害这四个老学员。

2006年10月13日,早晨6点半钟,集训队劫持的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喊了两声“法轮大法好”,对着那些被转化了的人说了一声:“你们还是师父的弟子吗?好痛心啊。”里面的恶人上来就打了她好几个嘴巴,拽着他的头发就把她摁在地上,不让喊出声来。

2006年12月22号早晨6:25分-35分,劳教所的人把坚定的大法学员用车运走了一批,到中午12点多就拉回来了两个学员,其余的学员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了。

2005年过年前,我们有一批学员,应该放回家和家人团聚了,可是恶警害怕,一直等到正月十五以后才放回家,别的犯人,吸毒的、卖淫的等等,春节前都放回家了。

女子劳教所不“转化”的,尤其是女学员,一个多月或两个月不让洗澡,不让洗换内裤,真是难以承受。一天24小时,就只让睡两个小时,还要在阴暗的屋子里头坐着,上厕所都要戒严,还要三四个人跟着。

2006年9-10月,集训队劫持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张金莲,50多岁,家是密云的,胳膊缠着纱布,老是到外面去看医生,看来她伤得不轻。

有坚持信仰的学员,别人要给做转化时,不说别的,就给背《九评》。

女子劳教所一队特别邪,郭凯阳带着帮教到老攻坚队去强制转化,现在已经改为二队,去了三四天,一班人一个也没转化得了,他们灰溜溜的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