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某六一零头头的母亲退党后病愈(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中共邪灵的根都被拔出来了,你还等什么”。看到退党集会上的横幅,您也许不禁要问,这些究竟是口号,还是真的?大陆人究竟如何看待退党?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芝加哥的退党集会上,新唐人记者杨晓玫采访到了一位曾在大陆做退党工作的义工──去年十月来美的李妈妈。


李妈妈(左)接受记者采访


几十张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纸头。纸上写满了人名,有“来福”,“阿宝”,也有真名真姓。纸上还写着“我自愿退出共产党”或“自愿退出共青团”等等字样。李妈妈说,这是她从大陆带出来的“退党声明”。

李妈妈听说要采访,赶快跑回家,拿来一大叠,几十张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纸头。纸上写满了人名,有“来福”、“阿宝”,也有真名真姓。纸上还写着“我自愿退出共产党”或“自愿退出共青团”等等字样。李妈妈说,这是她从大陆带出来的“退党声明”。她说,两年来经她一人办理“三退”的人数不下三千人。年龄最大的八十多岁,最小的二十岁。党龄最长的五十年,最短的只有一个星期。

记者问到,在大陆人们对“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这些话能理解吗?李妈妈说:“很多人都理解。”她说,在大陆做退党工作虽然十分危险,但没有人出卖她们。因为许多人,尤其是一些老干部,退党之后,像脑血栓一类的病都好了。她们在回访这些退党的人的时候,很多人都把他们当成救命恩人。

李妈妈还告诉我们,一次她们去一家医院去劝退党,在一个病房遇见一个患胰腺癌的老太太。李妈妈劝这个老太太:“退党吧!”老人家说:“我都病成这样,退不退党有什么用。”李妈妈说:“有用。您到了那个世界也会好的。”老太太将信将疑,反正病成这样了,你说退,那就退了吧。于是老太太退了党。结果奇迹出现了,不久,老太太能下地,胰腺癌好了。随后,老太太找到了儿子的办公室,大声说:“我退党病好了。你们这么孝顺,有谁把我的病治好了?”儿子吓坏了,拉着妈妈说:“妈您别说了。要说咱回家说,您别在办公室说。”老太说:“我就是要在这儿说,告诉你们少做伤天害理的事。”原来,这是当地的六一零办公室,即中共设置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部门。老太太的儿子还是这里的头儿。

李妈妈最后表示,海外这种声援活动,对在大陆的人真是一种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