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缩短与同修的差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我单位有一位临时工,已明白真相,并已“三退”,平时很有正念,爱看真相资料。后来因为工资低不干了,又经人介绍在县防暴队找了一份工作,就是那种穿着制服,专门吓唬百姓的那种。我听说后心中生出了一丝细微的“怕”念,细微的我几乎没有重视它。心想:咦,那可是一个邪恶的地方,他要是使坏心眼害我怎么办?以后可得注意了,不能再和他来往了。这样想过后也就忘了。虽然忘了,但毕竟是执著心啊,也得去,不去也达不到标准。后来我又遇上他了。

这一天我忙完工作刚回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他了,一下子吓我一跳,他怎么来了?坐那儿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他是因为当时走的匆忙,今天有空儿,特意带妻子一起和大家告别的,并把他的新电话号码给我留了下来,(仿佛间觉的,他明白的一面是来告诉我别忘了他)。虚惊一场!这一惊一乍的,把我隐藏的那一丝“怕”给暴露出来了,使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从而能够去掉它,心性得以纯净。

师父讲修炼人遇到的没有偶然的事,是不是在点醒我什么?所以我又针对这事清除了一下背后可能存在的邪恶因素。

一个给我修水管的二十八岁的小伙子,用常人标准看也算帅气。我从侧面给他讲了真相,讲了“三退”的事,他也准备退,只是想考虑一下。后来聊天中听说某某退休的公安局某副局长是他舅舅,我就有想法了,再加上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一身流气,進门后不安生,各屋乱窜,接连问了几句:嫂子哩,嫂子不在家?我的常人心出来了,决定不和他太近乎,每次路过他的店铺门口都扬长而去。但他好象总要说话的样子,我也察觉这好象是个有缘人,只是执著心放不下,总不理他,心想:我记着你吧,真到大淘汰开始的时候,关键时刻我再帮你一把,救你吧。零六年底,他忽然找我来了,進门稍坐一会儿后,面露难色,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们单位效益还可以,年底各种补助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上万元,再加上自己是修炼人,应先考虑别人,所以二话不说,从兜里拿出二百元给了他。他接了后还没有走的意思,好奇的看看这儿,看看那儿,看到我的电脑:噢,这就是电脑?我给了他一个《江泽民其人》光盘,他才高高兴兴的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我想:这人先天的生命不知道是谁?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份?用这种方法寻找真相来了,差一点儿被我给推出去。第二天,我又给他送去了一套《九评》光盘,一个护身符,他高兴的接了。

从上面两件事,我发现修炼越是到了最后,一点儿都不能回避,一点儿达不到标准都不行,一丝儿的“怕”都不行。怕见对方,对方偏偏出现。引申开来,不仅仅是“怕”呀,任何一种执著心,都可能因此而遇到麻烦,小执著可能遇到小麻烦,大执著可能遇到大麻烦。到现在还时不时有被绑架的同修,那某些方面的执著心可能就有点大了,因为“相生相克”的理的存在,所以就招来了大的麻烦,比如,被绑架呀什么的。还有求的,求麻烦的。听甲同修说,乙同修认为“進监狱树立的威德就是大呀”(师父没这样讲过),甲同修当时也这样认为。“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转法轮》)所以当天二人出去发资料就被人举报,甲同修被绑架(当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那麻烦很有可能是她自己求来的。据甲同修说,通过这件事,她去掉了“不服气儿”的心,和“不爱听不好听话儿”的心。听上去好象不错,问题在于,不在师父的安排中修,而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修,那能得到什么呢?为什么要通过这样的事儿去执著心,平时注意修炼心性,不积攒矛盾会不会更好一些?

执著心越多,常人的一面越强,心性越低,修炼的境界也越低。抱着执著心不放的同修已经是错了,得不偿失了,已经需要赶一赶了。如果一方面抱着执著不放,一方面又掩盖着,竭力证明自己修的好,那可能是大错特错了,那有什么用。即使大家都认为自己修的好,自己真修的好吗?衡量好坏的最终的标准是大法呀,是“真、善、忍”特性呀。其实旁观者清,自己再怎么掩盖,旁观者却很清楚:他在掩盖,他在证实自己没错。而有的同修,执著越不放,可能就越会遭遇麻烦,特别是对执著还加以掩盖的同修,怎么提高啊?

大法需要,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那是实修修出来的,现在可能有不少这样的同修。对这样的同修来说,即使迫害还没有结束,也已经是挥洒自如了。

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