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广州法轮功学习班上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看了《忆师恩》后,我很受感动。师父的高大身影,仿佛就在眼前。是恩师指给了我们回家的路;是恩师将我们从苦海迷途中带到回天的神路上;是恩师替我们消去天大的罪业,替我们化解怨缘,无时无刻的保护着我们,度化我们成为觉悟的生命。我将我在参加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时一些未写过的点滴回忆,写出与同修分享。

我一直是锁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的空间。是凭着心灵对佛法的诚信和回归走入大法中来的。一九九四年在本地的有缘之士的引领下,克服了阻难参加了师尊的讲法传功学习班。一下火车就看到许多先到的大法弟子在车站边举着有“法轮功”字样的牌子迎接晚来的同修。有的还不认识也主动帮着别的学员提东西。

在师父讲法班每堂课结束时,总看见有一些听课者主动留下捡场内的垃圾,打扫场地。有一次师父还当着全场学员的面,宣布有人交给他拾到的金项链、钱等东西,叫失主前去认领。师父身材高大,比普通人高出一头,周身散发着祥和、慈悲、威严的气息,那样和蔼可亲,那样平易近人。

我们辰溪有个学员蔡山的女儿自幼开着天目,曾元神离体游过极乐世界,看见过巨大的佛,据说她修行过九世。当时假气功祸乱全国,蔡山的妻子带着女儿去广州学了一个伪气功,他的女儿回来就替别人治病,最后自己一身病,此后上课(当时读初中)时经常昏倒,去了几家医院检查有家医院说是癌症,全家去了很多寺庙烧香求佛,但无济于事。在其女儿生命垂危之时,她在广州的朋友千里迢迢来到湖南辰溪向蔡山一家洪扬法轮功,经过三天的劝说介绍,最后蔡山一家去了广州参加了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当时蔡山的女儿是被抬着去的,几天课下来,她就由一个垂死的人变成一个健康的人了。蔡山多年的头风病也一扫而光,他妻子以前学了假气功后经常满地打滚、连喊带叫的,经过师尊的调整,也恢复了正常。

蔡山一家人被大法从苦海中救到了光芒的法船上,但是可惜的是这一家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后不愿走出来证实大法,失去了证实大法的万古机缘。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也没有放弃他们,还在不断的在梦中和生活中点化着他们回到大法中来,一次蔡山去庙里游玩,在庙外的“法轮常转”呈四方形排列的四个字前留影,回来照片洗出后,“常”字淡去了,“转法轮”三个字特别显眼。可他还是不悟,真心希望像蔡山这样走了弯路的学员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我们住在广州中医学院,食宿较优惠。还有许多东北的同修(如齐齐哈尔)、贵州的同修也住在这里,他(她)们大多很精進,早早就起来炼功。在这里我们目睹了广州上空出现的巨大旋转的法轮、彩色的祥云。

师尊在讲法时还用了许多生动的动作,我感觉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沐浴在师父祥和的慈悲之场中,静静的听师父讲法,只觉的师父那样亲切。一九九四年假气功已经祸乱全国,人的道德也下滑到了可怕的地步了,师父帮我们处理了许多害人的东西,告诉我们假气功师害人,有的一握手就往人身上发黑气,师父说:张震寰呀,就是被这样害死的(张震寰是当时国家气功事业的负责人,是一个主任,中共少将,一九九四年左右去世)。

师父讲吃肉问题时,我回到住处打了碗肉饭,立即闻到一股腥味,我立即放弃了吃肉的欲望。同去听法的肖姨不小心把头撞出了血,她立即合十,正信有师父保护,血立即止住了。师父讲课时许多人都说师父看了自己几眼,师父慈祥的笑容让人感动而亲切。

师父把收费压到了最低(租用越秀体育馆,每人学费八天八十元),付出巨大的心血,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有缘众生得大法,我真心的希望得过法的人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护法时间,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

今天回想起师尊的音容笑貌、谆谆教导,仿佛就象昨天刚结束办班一样。我从广州回来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哭着跪在师父面前,师父的装束和在广州传授班上一样,穿着西服。师父将我扶起说:“我什么都知道。”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