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蠡县、肃宁县45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简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

一、河北蠡县大法弟子部份被迫害简况

1.王向辉受迫害简况

王向辉,男,现年36岁,原河北省蠡县电力局郭丹站会计,因以电视插播的形式揭露迫害被判重刑,现被非法关押于保定监狱。

王向辉1998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2月18日进京证实大法,被县“610”抓回并非法关押于拘留所37天,期间因拒绝报号,被恶警杨大雪毒打,打耳光、拳打脚踢。恶警李国昌将他的衣服扒光,强迫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还用脚踢。放人时,被勒索13000元。

2001年邪党两会期间,因怕王向辉再次进京,又将他关押在单位多日,因他拒不配合,被单位宣布解除劳动合同,并停发工资。2001年4月,王向辉被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后,仍被强迫在原单位监管下劳动。站长韩小发经常逼迫他写“不修炼的保证”,被拒绝后,电力派出所将其押到电力局,就问一句话:炼还是不炼。因回答了一个炼字,就被关进拘留所13天。

2001年6月,王向辉正在家中休息,电力派出所及电力局人保科王玉卿等人把他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进行迫害。王向辉抵制迫害,从洗脑班逃出,流离失所一年多。

2002年8月27日,他以电视插播的形式揭露迫害,向人民讲清真相,遭到徐水县国保大队恶警抓捕,在该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年多。期间曾遭受严重迫害。王向辉为抵制迫害,曾绝食11次。

2003年10月,徐水邪恶法院非法将他判刑11年,关押于邪恶的保定监狱一监区二分队迫害至今。参与迫害的有:一监区教导员张建新,二分队指导员杨光辉,分队长李军等人。

2.贺荣苗受迫害简况

贺荣苗,女,45岁,1997年喜得大法。从前身体不好,失眠、胃痛,修炼法轮功后不久痊愈。1999年为反映炼功真实情况,与本村几名学员一起进京上访,被截回本地政府,后送到学校由辛兴镇看管。期间不许睡觉,当地政法委书记李贺芳逼迫写保证,不写不放人。同时遭到非法抄家,恶人抢走了《转法轮》及师父法像。

1999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她与本村弟子一同进京讲明真相,被北京便衣带到当地“驻京办”,县610恶人将学员面朝墙铐在一起。当晚被送进县看守所,并非法关押了47天,被勒索13000元。期间丈夫也被非法关押到镇政府,勒索3000元才放回家。

2001年期间不断受到李贺芳等人的监管和骚扰。2002年被绑架到镇政府,县洗脑班,后被送往涿州洗脑基地迫害。在那里经常被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象并遭受毒打,比如有一次只是用抓手摸了一下脸,就遭到恶人高雪飞的耳光并罚站。由于其绝食抵制迫害,高雪飞等恶人将她带到一间小屋内毒打,所用凶器是一种上面橡皮球,带有小钉,下面有螺旋丝的棍子。毒打后遭到野蛮灌食。1个多月后送回县洗脑班继续迫害,不许上厕所,铐在院子的树上冻,晚上铐在没暖气的小屋里。

恶人小辉还极其邪恶的将人铐在带刺的小树下,让人站不起、坐不下,一直冻到半夜。在县洗脑班折磨5、6天后,非法勒索4000元才放人。

3.宋雁霜受迫害简况

宋雁霜、女、1974年出生,是蠡县兴仁村小学的一名教师。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1999年法轮功被无辜迫害,她和几位大法弟子依法去北京反映情况。她们来到北京信访局的大门口,里面的人听说是练法轮功的,拿出一张登记表,教他们填写后便叫来了一辆警车,因为人多装不下,她和一位同修被装在后备箱里送到“驻京办事处”,在那每个人还被勒索了100元的饭费。最后她们被送到蠡县看守所。当时已有好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有的已经绝食多日,还被打骂 罚跪。一天,公安局的黄喜碌逼着宋雁霜放弃修炼被拒绝后,他暴跳如雷,“要不是看你是个小姑娘,今天非打你一顿不可。”后经家人多方请客送礼,又被敲诈了10000元的“保释金”后她才得以回家。

在此之后,教委、610、公安局等部门的人经常到她家骚扰,全家人整日提心吊胆,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2001年夏天,610牛海峰教委朱国玉突然带人闯入宋雁霜家中,强行把她带到“八里庄洗脑班”,她质问这些人“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这样做?出了事谁负责?”朱国玉大吼:“把她带走,出了事我负责。”拉扯中,宋雁霜摔倒在地,腿被划破了。在洗脑班里关了10天后,她被勒索了5000元钱后才回到了家。

4.陈喜彦受迫害简况

陈喜彦,女,32岁,蠡县中学工作。邪党流氓集团非法镇压以后,因印大法资料被抄家,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喜彦以绝食抗议,不法人员就给她上手铐、脚镣,捆起来拳打脚踢,更甚进行调戏。610不法人员多次到家进行骚扰,致使年迈的父亲抗不过精神压力,不久去世。他们不但不同情,还把喜彦送到保定劳教所,后改为判刑三年,送到石家庄第二监狱,外婆知道后气疯。三年过后,喜彦多次找教委、蠡中、县政府,才允许她到乡中(北埝中学)教学,工资扣到上班,至今未补。

5.陈文辉受迫害简况

陈文辉,女,35岁,蠡县法院工作。因给信访局写信:镇压是错误的。被非法劳教三年,开始在石家庄劳教所后转入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那不法人员让她罚站、电棍电、上死人床、超负荷劳动,不让睡觉,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转化”。三年后回到家。陈多次找法院、610、政府、找宁洪茂书记,他们没有一个有同情心的。三十多岁的女孩,至今未婚,就是不让上班,陈不得不外出打工。610不法人员,担心陈在外炼法轮功,就骗她说给她安排工作,可是陈回到家,根本不是那么回事。610多次到家骚扰,陈不得不在外打工至今。

6.刘小爱受迫害简况

刘小爱,女,1945年出生,蠡县兴仁村,2001年4月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吊起来打,不让睡觉,后被送回蠡县看守所。刘小爱绝食抗议十几天后身体出现危险才放回家,到家不到一个月,县政保股不法人员把她骗到公安局,后被劳教二年。在劳教所一去就先罚站,罚蹲,不让睡觉,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转化”,后加班、加点劳动,直到十月份才放回家。

7.张霞受迫害简况

张霞,女,1969年10月出生,在蠡县国土资源局工作,2000年底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驻京办事处,被搜走500多元钱,讲真相后被放回家。同样腊月又一次去北京,被劫持到满城看守所,多次非法提审,把钱搜光,后绝食抗议,才得以释放。每次敏感日,单位就看管起来,不让回家。2001年两会期间不让出局大门,在单位一呆就是十几天。

2001年4月,单位又不让回家,她借故走脱,又一次进京,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后被单位接回后送到县看守所,张霞不服,绝食抗争十几天,公安局局长韦占良指使小武警强行灌食,后身体出现异常,看守所让家里拿了200元钱(没开单),才得以回家。到家后,在土地局长姚小松的授意下,股长周良才派国土股人员每天到家看管张霞。没几天,县长李志刚、姚小松又到家里骚扰,说什么怕自杀,非把她弄到县招待所,又在那里关了十几天。回家没几天,公安局政保股王军昌和土地局国土股股长周良才又一次把她骗到公安局,下午便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一去就先罚站、罚蹲,不让睡觉,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转化”,后加班、加点奴工劳动。直到十月份才放回家。到家多次找局长姚小松,年底才让回单位上班,扣了八个月工资,至今未补。

8.蔡贵菊受迫害简况

蔡贵菊,女,39岁。99年1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押回,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罚款一万三千元。

2001年1月1日,被非法关押,后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被迫长时间超负荷(十二个时以上)劳动,磨有毒的铅板。不“转化”就被迫长时间罚站,经常从思想上洗脑,限制人身自由。在土地局的工作至今未被恢复。

9.12岁刘美佳被非法关押

刘美佳,女,12岁,2001年4月22日,跟随母亲(蔡贵菊)进京上访,后在顺义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宿。第二天被蠡县公安局接回,又非法关押在公安局4天。

10.刘锡坤受迫害简况

刘锡坤,男,38岁,电力局工作。99年1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押回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40多天,罚款一万三千元。2000年两会期间,被电力局局长陈大水勾结派出所无任何理由,强行关进看守所15天,只为省去陈大水“非法看管不严”之忧。2000年夏天被纪检委非法扣押在招待所一个月,非法双规,花去费用三千元。2001年4月25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押回后关押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二年。所遭受的迫害:在看守所被拳打脚踢,强迫睡冰床,即寒冬腊月,脱光衣服趴在水泥地上,恶警再踩上一只脚。直接责任者:杨大雪,此人不久便遭报死亡。在劳教所,被强制“坐板”。从早晨起来一直到睡觉都强制坐在水泥地面上不准动。

在电力局被非法降两级工资至今,扣工资一万多元。

以下是鲍墟乡野陈佐村部份大法学员受迫害简况

11.李朝英,女,65岁。从前疾病缠身,尿毒症严重,整日头晕目眩、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人送外号“大青衣”。第一天学法后,就感觉走路一身轻,仿佛有人将脑中脏东西掏走一样,体验到无病的轻松。1999年为了证实大法的清白与美好,进京上访,被遣送回本乡政府看管十多天。期间恶人不许睡觉,多次逼写“保证”。2001年,李朝英再次为大法进京,被非法关押于县看守所,遭受迫害折磨。老人被戴上手铐、上“死人床”,经常遭到毒打。一次,毫无人性的恶警将一大法学员的头拼命往墙上撞,李朝英老人用自己的身体去挡,被恶警一耳光打倒在地。由于她不配合邪恶迫害,被非法劳教3年。在保定劳教所又饱受折磨,上死人床、罚站、电棍电等等。2004年从劳教所回来后,仍时常受到乡派出所的骚扰。

12.齐云霄,女,47岁,也遭受了同李朝英同样的遭遇,被非法劳教2年。

13.齐小肖,女,41岁,1997年得法,炼功前有肺结核、气管炎等多种病症,炼功后不久康复。1999年7.20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齐小肖与同修一起进京上访,在保定被截住,于政府大院被关了一夜。次日送回本地一学校关押三天。在乡政府,恶人刘平江、刘建柱等人采取不让睡觉等方式对她们进行折磨。第二次,齐小肖与其他五位同修进京,被便衣带到当地“驻京办”,后押回本地公安局被铐了一夜。第二天,又将她们乡政府,铐在外面树上挨冻。刘建柱等恶人用电棍等作恶工具迫害大法弟子,十多天后每人勒索5000元放回。

2001年1月,齐小肖与一同修第三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炼功,遭到天安门及东城区看守所恶警关押及打骂。21天后转到朝阳区,之后被刘建柱、齐广平等人带回本乡,三天后送看守所继续迫害,王新斋等恶人不许炼功,迫害半个多月后非法判劳教二年。在劳教所,李秀琴、闫庆芬等恶警以不许睡觉、铐死人床、罚站、超时体力劳动等形式进行迫害,致使齐小肖炼功前的旧病复发。

14.李双,女,60岁,1997年得法修炼,之前全身是病,炼功后康复。1999年为法轮功进京上访申冤,在高碑店市被截留,押回乡政府关押数天。第二次,她们五位同修进京,被便衣带到当地“驻京办”,后押回本地公安局被铐了一夜。第二天,又将她们乡政府,铐在外面树上挨冻。恶人用电棍妄图迫害大法弟子,结果反而电到了自己。十多天后,恶人向她们分别勒索5000元后放人。第三次,李双女又与五位同修进京,在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便衣劫持到看守所关押数日。后押回当地,遭到以王新斋、康小路为首的恶警疯狂迫害,它们铐着大法弟子将头往墙上撞。一个多月后将她非法判劳教三年,在保定劳教所,又遭到李秀琴、闫庆芬等恶警的非人折磨。

以下是鲍墟乡东村学员受迫害简况

15.王从敏,女,40岁,2000年5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法时,被恶警绑架,由县“610”牛海峰等人带回本地公安局,遭到恶警陈贵星、鲍墟乡刘建柱等人的恐吓、挖苦、讽刺,有人威胁说,不拿出两万元不放人。后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非法拘留,关进县看守所。当日恶警威胁说,不许炼功,否则挨鞭子抽。一日因炼功遭到恶警郭军来殴打,被铐在门上半日。某晚,王从敏与同修教同室的犯人炼功,又遭到郭的殴打。被戴上手铐脚镣,手脚间再铐上手铐,使人无法站立,这样被迫害了两天,经绝食抗争才打开。恶人多次扬言,不写“保证”不放人,在这里炼到八十岁。遭非法关押8个月后,王从敏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恶人灌食未果才人放回。期间她的家人四处托关系,请客送礼花去七、八千元。

2002年恶党“十六大”前,鲍墟乡刘建柱、军正等带人对她非法抄家,次日被绑架到县洗脑班,后又送往所谓“涿州法制教育中心”继续迫害,那里有四、五十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全天不许说话,强制洗脑。为抵制迫害,他们绝食抗议,恶人就将学员铐在外面的树上冻着,一位女学员因绝食被灌辣椒面。20多天后,王从敏与另外三位同修被送回县洗脑班,晚上,万安乡一恶人将王从敏及另一贺姓学员铐到院子里的树上挨冻,恶人扬言,炼法轮功就冻死你们。这样一直冻到凌晨三点半才罢休。被非法罚款1000多元,家人请客送礼花去六、七百元后才放了人。

以下是林堡乡宋庄学员受迫害简况

16.李广义,男,63岁,1999年7月21日,常务副乡长祁小乐等人将其从家中绑架到乡政府,关进所谓的“学习班”半个月,期间连上厕所都有人监视。还要押金200元,后来退回。 2001年4月下旬,乡政府及派出所李立等多人将李广义父女二人从大街上绑架到乡政府,由邪党委书记李力指挥,对学员拳打脚踢,打耳光,罚站,用棍子打手背,打的手背肿的像蘑菇,吃饭都拿不住筷子。一次,有一个20多岁的小青年,穿着皮鞋,从背后一脚将李广义踢倒,差点昏死过去,接着李力、祁小乐各打了他一记耳光,打的眼都出了血。放人回家后,李力强行扣留他的工资4000元。

2002年11月8日“两会”期间,乡派出所长李立又将他骗到乡政府,然后送到县里所谓的“法制学习班”,期间不许出门,上厕所有人跟着,各乡都派人昼夜监视,一个月后才放人,并强行收取1000元(有发票),另500伙食费(不给收据)。

17.宋新苓,女,63岁,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劫持回乡。22日被关进乡政府所谓的“转化”班,期间不许出门,由家人送饭,上厕所有人监视。一次,乡干部展鹏辉将她带到乡邪党委书记李力屋内非法审问,并进行殴打。迫害10天后放人,收取押金200元,后退还。

18.翟瑞琴,女,42岁,1999年农历九月某晚,乡干部展鹏辉等四人及村干部宋小平将其绑架,送到洗脑班,期间不许出门,由家人送饭,上厕所有人监视。4天后放人,收取押金200元,后退还。同年农历十一月十二日晚十一时,村干部宋小国、宋寅未将她交给乡副书记张新跃、组织委员展鹏辉,在乡政府被迫害7天。

19.李红仙,女,38岁,1999年7月22日,怀抱仅二个月的婴儿被关进所谓的“学习班”,当时正值三伏天,酷热难当。同年农历十一月某日夜,当时天寒地冻、北风刺骨,恶人将村里修炼大法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全部连夜带到乡政府,当时有一百多位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会议室内,其中有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有几个月大的婴儿。有老年人想铺张报纸在地上休息,被恶人一脚踢开,不许睡觉、不许说话,婴儿的声音稍大一点,就遭到女乡长黄某的呵斥。被非法关押了10天左右,非法罚款后放人。李红仙坚持不配合邪恶,未交罚款被放回。

此后又数次被非法抓到乡政府遭受迫害,强迫说大法及师父的坏话,逼供有接触的同修姓名,李红仙均不配合邪恶。2004年4月下旬某日,李红仙撕毁了乡政府贴的恶毒诬陷大法的大字报,同父亲李广义一起被恶人抓到乡政府,遭到邪党委书记李力、李印铎、张新悦等以及多名打手的非法审问和殴打,次日父亲被扣工资2000元。此后,仍经常受到乡政府、派出所恶人的骚扰和威胁,恶人扬言,这是江××下的令,要一直闹到大法弟子放弃炼功为止。

以下是林堡乡孙庄村学员受迫害简况

20.李彩萍,女,40岁,1999年10月某日进京上访,被关进蠡县看守所2个月。期间邪乡党委书记李力、副书记张新跃等人对她非法审问,并将肋骨打断,经绝食抗争才放回。半月后,恶警陈桂星协同李力、张新跃又将她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关押50多天。

2005年农历腊月二十五,张新跃及副乡长黄某带领打手,将她劫持到乡政府迫害,恶人对她拳打脚踢,用木棍打的全身青紫,脸肿起来,三天才放回。

21.李小芳,女,45岁,1999年10月及2005年,两次分别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乡政府迫害达3个多月,罚款3000元。期间遭受严重迫害,一次,看守所恶徒用力向后扭她的胳膊,致使其昏死过去。

22.孙玉霞,女,66岁,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乡副书记张新跃及副乡长黄某将她劫持到乡政府关押2天,之后被恶警陈桂星等关进县看守所,半月后经绝食抗争被放回。2001年农历四月初六,张、黄二人再次将她绑架到乡政府,用木棍、树枝进行殴打,打的全身青紫,脸肿了一个月左右。

23.李小维,女,78岁,2001年农历四月初六也被带到乡政府遭到殴打,迫害三天。

24.孙兰敏,女,50岁,2000年农历腊月二十五,被张、黄等人劫持,2天后被关进县看守所迫害半月。2001年农历四月初六,在乡政府遭受殴打、迫害三天,当时恶人均由邪乡党委书记李力指挥,乡土地所、派出所、乡政府组成打手约20多人,共同对学员行凶作恶。

以下是林堡乡王辛庄村学员受迫害简况

25.朱彦芳,女,45岁,2005年6月12日晚10点左右,在本村张贴真相标语时遭恶人举报,乡派出所等5人将她非法绑架,次日送往县公安局,恶警刘文力、王军昌、李淑娟等人非法审问后,又送到市公安局,后转往高阳看守所迫害一个月,期间所长胡三、李某等曾以坐老虎凳的方式进行折磨迫害了一天一夜,并强迫劳役20天左右。

26.崔小改,女,46岁,2005年6月12日,因张贴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乡派出所绑架,遭到非法抄家,录音机、VCD、磁带、大法书籍等被抢走,崔小改被迫流离失所。期间家人还屡次受到恶人骚扰,使本来不完整的家更是雪上加霜。2005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晚十时左右,恶人再次到家中骚扰,给其家人精神造成极大创伤。

27.朱彦龙,男、42岁,2000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傍晚,乡派出所三四个恶警将朱彦龙及其妻红霞一起绑架至乡政府,遭到书记李力、副书记李银铎、乡长刘彦茹等人非法审问,李力、李银铎打其耳光达半小时,并强行脱掉其衣服进行殴打,直打到朱彦龙口中流血。次日,又被送公安局、看守所迫害13天。之后,610不法人员又多次到家中骚扰、恐吓。

28.周爱珍,女,46岁,2000年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凌晨二时,该村恶人董根立伙同该乡副乡长祁小乐等人,非法闯入家中将其绑架至乡政府,遭到书记李力、副书记李银铎、乡长刘彦茹、副乡长祁小乐等人非法审问,恶人轮流殴打其达三小时之久,致使周爱珍鼻青脸肿,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副乡长祁小乐甚至用笤帚打两腿。次日下午五点才让家人接回。

29.李喜梅,女,67岁。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左右,被非法绑架至乡政府,遭到非法审问和殴打。喜梅坚决抵制迫害,恶人不让其回家过年,致使她无法照顾家中的病人。李喜梅以死相逼,割破手腕动脉,恶人不敢担责任,才放其回家。(注:自残不符合大法法理,大法弟子用正念清除邪恶)

30、31.展新环,女,64岁;辛幸改,女,64岁。1999年7月20日,该村干部张东建、霍国忠等人,将她们强行绑架到乡政府,进行非法审问,期间不许出门、不许上厕所,由家人送饭吃,遭受迫害达半个月。1999年11月12日,村干部又将她们绑架到乡政府所谓“集中学习”,一周后分别勒索500元后放人。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左右,二人又被非法劫持到乡政府,关进小黑屋内三、四天。

以下是辛兴镇胡村学员受迫害简况

32.李贺峦,女,辛兴镇胡村人,曾患有肝炎病多年,久治不愈,1996年2月学炼法轮功后几个月痊愈。迫害开始后,一次与同修张贴真相标语时被辛兴镇派出所恶警劫持,关进县看守所。关押两个月期间,恶人多次逼迫其骂大法、骂师父,不给吃饱饭,不许睡觉,更不许炼功。家人向陈桂星请客送礼花去2000多元,又被勒索1000多元才放人。家人又向本村干部柏大贵、冯成张等请客送礼花了1000多元。

33.梁同芳,女,18岁,自幼体弱多病,经常求医问药,1997年跟父母学法炼功后身体康复。迫害开始后,2001年6月3日晚,父母遭到绑架。学校老师、领导也曾对其进行恐吓。

34.王素霞,女,57岁,曾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腰肌劳损、全身肿胀等病,1997年3月学法炼功后不久,全身病痛消失。迫害开始后与同修进京讲明真相,被恶警劫持,当晚被送回保定,后转到本地一所学校,由辛兴镇政府看管,期间不许睡觉。王素霞不配合政法委书记李贺芳等人的邪恶要求,不写保证书,遭到恶人抄家。1999年农历十一月十四日,与同修一起再次进京讲真相,于天安门广场遭恶人绑架至派出所,3小时后遭本地驻京办恶人刘某非法审问并罚站。后由恶警张永江、陈贵星关进县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期间不许家人探视。家人多次请客送礼,被驻京办非法收取“转押费”3000元,另200元。2000年2月23日,又被勒索所谓“教育”“转化”费10000元,“资料费”50元(经手人牛海峰)。回家后经常受到李贺芳等人的骚扰监视,2001年4月25日至5月2日期间受到全天监控。6月3日晚,恶人连同其丈夫一同非法绑架,向他们勒索20000元。恶人威胁说,江泽民有密令,打死炼法轮功的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拿出钱来是出不去的。被20关押多天期间,多次被恶人逼近写保证书、骂大法、骂师父,被王素霞拒绝。后被勒索2000元,又逼迫打下2000元欠条放人,而且仍不断派人蹲坑、骚扰、拍照。在一次与同修张贴真相时,又被李贺芳等人绑架,关进监狱4个多月,期间王素霞不配合邪恶要求,曾遭到恶警张大伟用三角带毒打,后被非法送到保定劳教所,仍不配合邪恶,遭到酷刑折磨,不许睡觉,被迫抱蹲、罚站、面壁,昼夜劳役,直至被迫害的旧病复发,血压225,心跳214/分。经检查有高血压、心脏病、高血脂、糖尿病等多种病症,于2002年11月20日被转送回家。2003年农历10月16日,劳教所来人查访,问王素霞身体好没好,如何好的;答曰:炼法轮功炼好了。

以下是鲍墟乡野陈佐村学员受迫害简况

35.张××,女,38岁,修炼前身体不好,脾气坏,1997年喜得大法,修炼后全身疾病消失,脾气也变好了。镇压开始后,张与一同修进京上访,在保定被截留,次日被押回蠡县城西小学非法关押三天,后转回本乡政府拘禁五天。期间以刘平江、刘建柱为首的恶人,不许学员睡觉,关在小屋里任凭蚊虫叮咬。第二次张与五位同修一同进京上访,被便衣劫持到驻京办,后被押回本地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期间遭到所长王新斋、恶警陈桂星等人用手铐、电棍折磨及非法打骂。家人请客送礼,以及被非法罚款共计花去20000元左右,才被放回家。2001年末,张与一同修再进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到东城区派出所非法拘禁20多天,后转至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判劳教,送保定劳教所迫害,期间遭受铐大板、铐死人床等酷刑折磨。

36.朱军民,男,39岁。2000年6月因散发真相传单遭到非法关押一个月,车辆、手机被扣,非法搜身时被抢去390元,未开任何收据。期间曾遭到长时间吊铐,被陈桂星等三四个恶警用电棍轮流折磨,但是电棍却电不到朱军民,反而电到恶警身上,它们还以为是电棍坏了。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长时间劳役等非法迫害。

以下是辛兴镇东河村学员受迫害简况

37.苏瑞先,女,67岁,辛兴镇东河村人。曾患有肩周炎、胃炎、胆囊炎、颈椎病,腿疼走不了路。炼功不到半年全部病症消失,走起路一阵风,年轻人都跟不上。迫害开始后,遭到恶人多次骚扰。2002年腊月初三,辛兴镇杨永群等十多人将苏瑞先非法绑架并抄家,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家人拿出三千元才放了人。三天后追还2500元,另500元被恶人吃喝了。

38.石小花,女,63岁。2001年春某晚,村治保主任田老卢与乡干部齐海涛闯到其家中,逼迫其骂师父,遭到严词拒绝。2001年夏天某晚,辛兴镇副镇长李贺芳等人将其带到镇政府非法关押,次日,书记张永江逼迫写保证,被石小花拒绝。八九天后,家人被迫交了2000元才放了人。

39.王慧芳,女,38岁,1998年得法。1999年7.20进京上访,被关押在城关镇十多天。1999年12月18日,再次进京上访,被关押到县看守所40多天。期间遭到恶警李淑娟、陈贵星等人多次非法审讯,并被勒索13000元。2001年4月25日三次上访,又被关押到看守所,经绝食抗议11天,生命垂危后才放回。20天后遭非法劳教,期间家人被勒索价值5000元的香烟。

40.刘素花,女,70岁。曾早年丧夫,中年又痛失二个儿子和二个小孙子,由于精神创伤造成多种疾病缠身,生活痛苦。得法后身体恢复健康,精神焕发,喜获新生。迫害开始后,2002年某日晚,朱国玉、解东海等人将刘素花老人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迫害致使其血压高达222,全身浮肿,生命垂危。2003年某日晚12时,被非法绑架到县招待所,关进一间小屋,日夜不许休息,遭到恶人轮流恐吓。几年来,恶人朱国玉多次指使人非法骚扰、恐吓刘素花及其家人,致使老人出现严重病态。

41.刘桂玲,女,62岁。2001年9月某日,连同孙子一起被带到所谓“县610办公室”,后被送八里庄洗脑班。由于其丈夫和儿子都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恶人也对刘桂玲进行跟踪盯梢,老家的大门、屋门、院墙都被恶人损坏。2001年农历十月初三,县公安局陈贵星、王申、李光辉等人闯到其家,非法抢走大法书、香炉、衣服等物,并将其非法绑架拘留,期间随身带的400元也被抢走,7个月后又转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二个星期后才放人。

42.刘彦举,生产资料公司职工,1999年10月被当时公安局政保股长陈贵星等人绑架,在看守所遭迫害18天,并被非法勒索3000元。2000年被单位送到八里庄洗脑班迫害。2002年4月25日,又遭陈贵星绑架,非法关押3个月,其丈夫也被拘留5天。2003年农历正月初八,又遭恶警绑架迫害3个多月,非法罚款3000元。二零零三年农历八月十二日,被非法劳教2年。

43.王喜顺,1951年生人,北埝乡七器村学员。1999年7.20后,被乡政府拘留半个月,勒索罚款未遂后放出。2000年被送北埝乡洗脑班10天左右。2001年又遭洗脑班迫害,并被非法罚款80元。2005年3月,由于恶人举报,被衡水市饶阳县公安局恶警抓捕,非法劳教1年。在高阳劳教所遭迫害6个月后转保定劳教所11个月,期间曾遭受电击等酷刑。

二、河北肃宁县大法弟子部份被迫害简况

44.于凤兰,女,66岁,河北肃宁付佐乡元佐村人。1999年12月2日,于凤兰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途中就被遣回原籍。为了防止她走脱,恶人们给她戴上手铐。中间手铐自己脱落,她当时没有悟到这是师尊让她走开,所以被押到肃宁凤凰宾馆。12月4号,肃宁公安局将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其间,公安恶人还非法搜身,于凤兰所带钱物均被没收。恶人们还将这位老人关在铁笼子里囚禁,让老人的亲人和其他人观看,恶人还用大法书打她耳光。直至2000年1月4号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才将人放出,还勒索大法弟子押金5000元(后退还4000)。2000年夏天,李臣祥(原610头目)许秋立(公安局)非法抄家,抓人罚款8000元,18天后才放人。

45.刘淑兰,女,54岁,河北肃宁付佐乡元佐村人。1999年12月2日,刘淑兰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途中 就被遣回原籍。为了防止她走脱,恶人们给她戴上手铐。中间手铐自己脱落,她当时没有悟到这是师尊让她走开,所以被押到肃宁凤凰宾馆。12月4号,肃宁公安局将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其间,公安恶人还非法搜身,刘淑兰所带钱物均被没收。恶人们还将刘淑兰关在铁笼子里囚禁,让她的亲人和其他人观看。直至2000年1月4号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才将人放出,还勒索大法弟子押金5000元(后退还)。2000年夏天,李臣祥(原610头目)许秋立(公安局)非法抄家,抓人罚款6000元,一个月后才放人。在2003——2004年间,付佐祥(乡派出所)带人非法抓捕了刘淑兰,恶人们把她用手铐吊起来,不许吃不许喝不许解手,后来村大队才保出来。李臣祥(原610头目)曾对大法弟子耍流氓,打骂大法弟子。在他耍流氓未遂后,扬言“我找几个糟老头子来糟蹋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河北蠡县、肃宁县45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简况-152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