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三月,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九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二零零七年的一至三月期间,三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三月;女性法轮功学员有四位,占百分之三十一;五十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有五位,占百分之三十八。

遇害者中有法官、工程师、工会主席、农民、工厂职工、信贷员、退休老人、年轻的母亲和普通居民;年纪最轻的是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和辽宁省鞍山市大法弟子王洪楠,年仅三十七岁。他们仅仅因为坚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坚持讲真话,而被中共摧残折磨致死。

十三宗被迫害致死案例中黑龙江省占五例;辽宁省三例;吉林省、山东省、贵州省、江西省和北京市各占一例。这些迫害案例所揭示的迫害事实,血腥、残忍、触目惊心。在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这一天内就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黑龙江齐齐哈尔市警察刑讯逼供致死;三月份的十三个案例中,至少有五人因为坚持不放弃信仰,在被残忍的精神洗脑和酷刑折磨的同时,遭受不明药物摧残,导致四肢麻木、大小便失禁、表情呆滞、记忆丧失、精神恍惚,精神失常等。

几年来,中共竭力掩盖和严密封锁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但事实证明,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以来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功修炼人的灭绝性迫害。明慧网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有三千零一十三位,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失踪、死亡案例正在调查证实中。

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徐宏梅、沈子力在同一天被折磨致死


徐宏梅

沈子力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四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徐宏梅、沈子力、侯雅倩三人被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警察衣湛晖等破门而入绑架至青云街派出所。绑架中,警察衣湛晖毫无人性的将徐宏梅从四楼拖至一楼。徐宏梅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对她拳打脚踢。

在青云街派出所,警察对她们进行刑讯逼供:徐宏梅被上大刑、上一字刑、四次反挂、一次正挂,又变换各种刑具把徐宏梅折磨致昏迷不醒,恶警衣湛晖用冷水把她浇醒后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沈子力被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清醒过来继续被毒打、上刑。

无论恶警怎样变换手法逼供,企图绑架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沈子力、徐宏梅始终不向邪党恶警妥协。一月十八日恶警们将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沈子力、徐宏梅转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非法拘押、继续迫害。

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无任何法律手续,也不通知家属。心急如焚的家人到处找人,当家人到青云街派出所打听亲人下落时,恶警竟逼问:“她们关在这里是谁告诉你的?!”沈子力、徐宏梅的家人四处求助,到齐市“六一零”办公室、青云街派出所、龙沙分局等处要求释放亲人。恶警们态度十分恶劣,青云街派出所所长宫延辉以各种借口躲避、拖延、刁难,无视百姓生死拒不放人。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生命垂危的徐宏梅、沈子力被脚戴镣铐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内科病房。由于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周环宇的刑讯逼供,导致徐宏梅、沈子力严重内伤: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口腔流血水、咳血、抽搐、全身水肿、五脏衰竭、电解质紊乱、低压四十、吃啥吐啥、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在警察和所谓的医务人员给徐宏梅、沈子力注射“白蛋白”之后,她们二人都出现双目呆滞、张嘴倒气儿、不省人事。徐宏梅九岁的女儿恬恬到医院哭着喊妈妈时,徐宏梅已不认得女儿了。

徐宏梅和沈子力分别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十六时三十分和二十时五十分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从被绑架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一个半月。徐宏梅年仅三十七岁,沈子力四十九岁。

徐宏梅的女儿恬恬一岁时便与爸爸妈妈一同被抓、被软禁,在恐怖、惊吓、被剥夺双亲爱抚、备受社会歧视中长大。如今妈妈永远的离开了,爸爸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唯有年迈的姥姥姥爷与她相伴。孩子不明白妈妈爸爸做好人为什么要被关押?!那些警察们为什么非要害死妈妈?!


徐宏梅的女儿恬恬

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
徐宏梅的丈夫孙维民

因坚持信仰,遭不明药物摧残的部份案例

邹永萍,女,五十四岁,原辽宁省新宾县医药管理局工会主席,曾多次进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被新宾县“六一零”定为“重点”迫害对象。邹永萍多次被拘留,被罚款,二次被劳教(一次被关押在抚顺市劳动教养院,一次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在教养期间,受到种种折磨,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高血压等心血管疾病,并出现理智不清,精神恍惚,表情呆滞,举止异常,行动迟缓等症状。二零零五年,马三家教养院怕承担责任,将其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在通往新宾县马塘村的路上被人发现死亡。

赵文鹏,四十多岁,贵州省贵阳市大法弟子。二零零六年八月,由于贵阳邮电通信设备厂邪党工会主席刘素芝等人举报,赵文鹏被绑架到贵阳市云岩区看守所。赵文鹏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几个月就被迫害的全身浮肿,左腿上部外侧腐烂,有一个大洞,不停的往外流脓水。后来赵文鹏被转送至贵阳公安医院,经过“打针、吃药、输液”等所谓的“治疗”后,赵的病情急剧恶化,跟着就出现了四肢麻木、大小便失禁等状况。赵文鹏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在贵阳公安医院去世。

周佐福,男,五十七岁,江西省瑞昌市麻纺厂职工,先后八次遭瑞昌市“六一零”和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洗脑、劳教迫害,遭受长期严刑摧残,体重由进劳教所时的一百三十三斤降到八十斤。马家垅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周佐福长期施行多种酷刑,仍无法改变他对真、善、忍的信念,就用不明药物渗入食物中进行毒害,导致周佐福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六时含冤离世。

吉林监狱血债累累,虐杀王启波

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弟子王启波,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吉林监狱,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被关进小号严管长时间迫害。王启波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死亡,年仅四十七岁。次日,王启波的遗体被吉林监狱强行火化。

王启波至少是第九名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吉林监狱长期以来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迄今为止被他们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刘成军、张建华、崔伟东、魏修山、何元慧、郝迎强、雷明、孙长德、王启波。

王启波是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妻子孙士英是小学教师。修炼大法前夫妻俩经常吵架,矛盾激烈;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修炼后,他们二人时时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孙士英的病症也不治自愈,整个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温馨之中。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启波遭到地方派出所姜喜明等人的多次绑架、毒打。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他被送至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几天后送往长春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王启波的儿子因散真相传单,被蹲点恶人扣押。之后派出所六七个人到王家抓人,恶警王明章、王胖子等撬开窗子铁筋,强行入室,抢走所有的大法书籍。恶警姜兴洲冲过去拽头发,强行绑架王启波、孙士英。王启波的二姐(非修炼人)见警察打人上前评理,也被恶警强行带走毒打。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杨树林派出所新所长王平领着前郭县公安局吴局长和两个持枪的恶警到王家绑架抓人。当家属质问为什么抓人时,他们支支吾吾,不做回答,并持枪威胁,将王启波强行带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零二年底,将王启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送往吉林省监狱迫害。

王启波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即三月二十九日,吉林监狱将王启波的尸体拉到虎牛沟殡仪馆。王启波家人要求看一下遗体,监狱方面竭力阻拦,并将王启波的遗体强行火化。现场停有一辆带有“司法”牌照的轿车和一辆警车,并有十多名警察,其中有吉林省司法厅副厅长刘振宇。

* * * * *

神目如电,天网恢恢,每一笔血债都必定在即将到来的天灭中共的时刻得以彻底清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1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