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神念才能无患

从同修遭受的经济迫害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昨天,有一位同修甲给我打电话说正月初八他在修车轮胎的时候,给公司捎带的三万多元货款被人给偷走了,而他所在的那家公司老板要求他赔偿,并且追的很急。同修打电话给我时,可以听出有点焦虑和失落,因为这笔钱相当于他三年的收入!

由于我跟同修甲走动的比较近,因此当时听了也感到很吃惊,同修在电话上让我帮着悟一下这算不算旧势力的迫害,自己究竟误在了什么地方,到底应当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因为丢了这笔钱,几乎都要断了他家人的生路了。

我当时听了,就觉的这肯定是旧势力迫害的一种形式,但当时除了能帮忙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和准备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约一万元)帮忙之外,觉的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帮他。

这件事情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件事情,也是一位与我关系比较近的同修乙被邪恶非法抓捕,并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同修乙平时也做了不少证实大法的工作,但显示心和争斗心有时比较突出,另外在与同修合做资料时,在金钱上表现的有点斤斤计较,而且经常不太注意安全,有同修善意的提醒他注意安全的时候,他总是说:没有事啊。我当时也开玩笑的说:你难道想有什么事吗?但当时我也是出于常人心认为他确实应该不会有事,一是三件事都在做,尤其是讲真相表现的比较精進;另外觉的邪恶“六一零”中的一个人是他们家的“朋友”。这位同修家里有点地位,邪恶迫害大法后,那个人曾经非法抓捕过这位同修,但后来经常到他们家,表现的比较“友善”和有“诚意”,并承诺没遮不住的大事决不会抓他,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依然邪恶。同修乙甚至跟别的同修说:你们得注意,他可能会抓你们,但不会抓我。

这位同修被非法抓捕后,我想起了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上讲的一段法:“我知道,有个别学员你可能接到了一些个中国大陆某某官员或者什么身份的人给你打过电话、给你捎过信,让你回去,给你保证什么,保证不迫害,保证如何如何。大家想一想,这个迫害政策是他定的吗?他能保证的本身不就是问题吗?”

而我们还把不受迫害的希望寄托于这些协助行恶之人的身上,本身是不是对自己和大法的羞辱呢?大家都有这样的想法时,旧势力是不是就有了迫害同修乙的理由?

同样,同修甲在邪恶迫害大法的几年里,也是比较平稳。在大部份曾经很精進的同修因恶党的迷惑而走弯路的时候,同修甲都没有随波逐流。甚至有一次因为同修的失误,导致当地多位同修被非法抓捕的时候,同修甲都没有被邪恶抓捕到,因此给了我们一种错觉,同修甲是精進的,他不会有事。同时,同修甲自己可能也产生了这种三件事都在做,不会出事的感觉。

回顾我们的整体环境,我还是发现了一个整体性的问题。那就是随着迫害时间的加长,以及外界邪恶环境的有所改善,许多人无论是学法、炼功,还是日常的修炼与表现上都有很大程度上的懈怠和求安逸。许多同修一天四个点发正念都保证不了,有时因为睡过头,有时是因为吃饭耽误了,其它正点更想不到发正念,还经常性的发正念静不下来。直到出现了问题,才想到发正念。

在我准备寄钱给同修甲的时候(我现在外地工作),他告诉我说,他的身份证早丢了,无法取钱。我这才发现其实邪恶对同修甲的迫害,早已初露端倪。因为,邪党伪政府及其派出所利用不给办户籍、身份证等方式阴谋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已屡见不鲜。

我体会到,这些事情向我们警示了一个道理:必要的安全措施是应当的,但安全更重要的是建立在我们大家正念正行基础上的。毋庸置疑,我们没重视发正念以及一些不正的想法纵容了邪恶,加重了对同修的迫害力度。

问题的出现,是邪恶利用同修的业力钻了空子。但无论如何在这种巨难之中大家不能再糊涂了,更不能对大法有不正确的想法,放下常人心,相信事情会有所转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