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恶党的“变异政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大凡经历过恶党政治运动的人,所谈所忆中,至今仍有不少人神经兮兮,精神惶惶。因为所谓的“恶党政治”,是始终贯穿着假恶斗而凸现“中国特色”的变异政治,其核心是“独裁”,实质是“整治”,恶党通过一次次残暴血腥的政治运动,早已给广大中国民众强力输注了高浓度的邪灵毒素、高强度的淫威杀机和高敏度的政治嗅觉,搞的上上下下,谈“政”色变。

一、恶党的流氓政治

从党内到党外,从历史到今天,上至高官,下至百姓,谁都知道,独具特色的“恶党政治”所充斥和掩藏的穷凶极恶:意味着造假虚夸、瞒天过海(亩产过万、大炼钢铁);意味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反右);意味着指鹿为马、无中生有(大量的文革冤案);意味着生灵涂炭、草菅人命(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冥冥冤魂);意味着独裁专断、血腥镇压(土改杀地主、富农,六四屠城杀学生);意味着阴谋构陷、残酷迫害(天安门自焚、监狱〈所〉的酷刑虐杀);意味着正邪不辨、谎言欺骗(栽赃陷害和抹黑法轮功及创始人);意味着迫害正信、流氓残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焚尸灭迹);意味着邪恶输出、毒害世人(多次阴损干扰和诋毁新唐人晚会);……党是“政治流氓”的一切。

二、恶党是政治刽子手

共产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共贪党”,其政治是牢牢套在人民头上的精神枷锁,恶党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刽子手和谎言杀戮的恶魔。

恶党对现行宗教施之于冠冕堂皇的所谓“爱国爱教”,若撕下其伪装,其本质是地地道道的“害国害教”。为什么呢?因为“无神论”邪党,从未放松的渗透和把持着宗教中的一切,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一切要其听命于邪党,在邪党的魔控摆布中,处处以“党”为上,以“党”为先,以“党”为根本,以“党”为中心,从而对宗教正统文化在割裂灭绝中,进行全方位的偷梁换柱,政治渗透,魔乱人世,贻害教徒,最终以假、恶、斗的魔教党文化扼杀和替代中国的传统文化。

今天,越来越多的宗教人士明智的退出邪党,就是他们已清醒的觉醒到不能一脚跨在“有神论”的宗教中,一脚插在“无神论”邪教中,这决不单纯是一个“不二法门”的问题,这是对宗教的亵渎,更是对人格的侮辱。

我记的法轮功创始人曾严正指出过所谓九九年宇宙发生大灾难是不存在的,而邪党媒体却恶意把“不存在”硬是给“贪”掉了,从而歪曲事实,断章取义,肆意谎言诬陷法轮功及创始人,邪党真是邪恶和荒唐至极。

从贵州亿年“藏字石”神奇惊现的“中国共产党亡”,到预见中共灭亡的古代预言,如《推背图》、《梅花诗》、《马前课》等,再到今天两千万人的退党大潮,天灭中共在即,靠假恶斗起家的邪党,不久将要“不存在”了,正是天意难违、天理难欺,为此,越来越多的世人,找真相,明真相、自保平安退邪党。

三、恶党的变异政治

人不重德,天灾人祸。现在各种灾祸越来越多,恶性车祸、火灾、水灾、矿难、中毒、瘟疫等等,但恶党在统计上报伤亡数时,历来多冠以“政治高度”来瞒报,不管什么事,只要附加上“政治”台词,人人马上拉长了脸,没有了善恶,没有了是非,没有了正义,没有了良知。政治,在恶党手中真是一把漠视生命的变异“万花筒”,随意排列,随意组合,随意取舍,随意把玩。

几十年来,恶党成绩政治化,数字政治化,事事政治化,比比皆是:政治需要粮食高产,那就粮食亩产过万斤;政治需要没饿死人,那就硬把浮肿说撑的(当年我在某地委专做此统计,后因饿死数量太多,不符合政治要求,就不了了之);政治需要没流血,你就不能把嘴撇;今天还是港人治港,回头就给你甩出个二十三条;萨斯危机早已爆发,事关百姓生命安危,而恶党却非要从“政治高度”一再进行掩盖,不惜组织旅游、大型会展等;你讲法轮大法好,它说你搞政治;你揭穿“自焚谎言”,它也说你搞政治;你曝光邪恶迫害(酷刑虐杀、活摘器官),它还在说你搞政治;你传《九评》、讲真相、救众生,它仍在说你搞政治;恶党的变异政治实则在魔化和催生着变异的党文化。

不难看出,“中共党史”就是在魔胎中就浸透着假恶斗的一部典型的“政治变异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