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周刊》:对器官移植采取行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明慧记者曾文远、章启明编译报导)爱尔兰《医学周刊》(Medicine Weekly)三月二十七日刊登两位爱尔兰医生就活摘器官报告所进行的检验,这两位医生表示,就发生在中国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有责任要求中国同行,那些有罪的,从伦理上歪曲治病救人医学的同行们,立即解释他们的行径。

文章说,爱尔兰都柏林圣•帕崔克医院的德克兰•莱恩(Declan Lyons)医生和恩琳•斯维内(Eileen Sweeney)医生调查中共滥用科学,销售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情况。

最近一份调查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摘取器官的报告,指控“过去六年多来,中共杀害大量但数目不详的法轮功良心犯”,并“同时摘取他们重要的器官高价出售”。

该报告作者(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及(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最近访问了爱尔兰,与国会外交事务联合委员会讨论了他们的忧虑。

本文将检验这些令人不安的指控被提出的背景以及医学实践的伦理道德。

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被迫害?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在中国是一个很普及的精神修炼,是基于佛、道及传统中国气功的修炼,因为有益身心而一直受到推崇和推广。

学员们自己炼功或参加集体炼功(包括缓慢的动功及打坐),以及遵循真、善、忍原则。

法轮功作为一个团体对中国的政治从没有任何诉求。

九十年代初,中国政府对人数越来越多的法轮功精神运动起初反应正面,老年学员在健康方面受益,被官员们视为既有效又能省钱。

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北京中心的和平请愿是中国一九八九年五月天安门抗议以来最大的公众请愿。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宣布法轮功应“在全中国禁止和铲除”。

从那时起,全国范围内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拘留、逮捕,关进监狱或劳改营数星期或数年,或者被判长达十八年的监禁。到二零零七年,至少有三千名被关押的学员由于当局的酷刑或虐待而死。

除了范围之广和极其残酷外,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最突出的一方面,是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强行关进精神病院。看起来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专门这样处理。

通过试图把该团体核心人士说成精神病来抹黑整个运动,中共当局希望法轮功会逐渐失去人们的喜爱。无疑从一九九九年以来,中共当局投入巨大时间和资源以铲除法轮功,虽然北京领导人更换了,一些局外观察人士相信这场持续的迫害让人想起中共在文革发动的政治运动的极端和无法无天,特别是中国历史上那个黑暗时期滥用精神病学进行的政治迫害。

中共当局在迫害前进行的官方统计表明,有七千万人炼法轮功,这个数字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

中国人权总体状况

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等机构长期以来表达了对中国人权总体状况的关注。在过去四十年中,非暴力政治和宗教异议人士处于被任意逮捕,拘留和受到酷刑折磨的危险之中。

成千上万的人被判处死刑或者处死,最近对媒体又开始新一轮的封杀,对互联网的控制也更加严厉。

在西藏和其它藏人居住区,言论和宗教自由持续受到严格限制,未被中共承认的教会成员在中共控制区内受到迫害。

中共当局继续用全球“反恐战争”的名义严厉镇压(新疆)维吾尔人。死刑继续被滥用,并且经常针对非暴力犯罪,有时是由于政治干预的结果。

根据已有的公开报道,大赦国际报告说,在中国许多年来每年都有近两千人被处死,而实际数字相信比这高的多。

摘取器官的指控

众所周知,二十多年来中共当局一直在死囚身上摘取器官(二零零五年中共已经承认),特别是过去五年中,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急剧增加,价格很高,有时卖给那些在自己国家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等到志愿捐献器官的外国人。

加拿大人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两人都不是法轮功学员)的独立报告揭示了人们的担忧,即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采取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新手段,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囚犯的器官被有组织的强行摘取,然后卖给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人。

这个报告是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得出的结论,调查包括采访目击者,对移植中心网站的调查和咨询电话的录音。

根据中国的公开报道,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期间大约有一万八千五百例移植,而根据中国医学器官移植学会,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间却有六万例移植(在这期间发生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全中国只有二十二个肝移植手术中心,而到了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已经有五百个这样的中心。一九九九年的肝移植手术为一百三十五例,而到了二零零五年却已经达到四千例。肾移植手术在过去的六年里也增加了三倍。

乔高和麦塔斯的主要忧虑是,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的四万一千五百例移植手术的供体无法从常规来源上解释。

和日本文化一样,在中国,人们通常不会捐赠器官,因此在中国没有建立起一个器官捐赠系统。

另外一些表明移植的大量增加的证据,和迫害法轮功的有关证据,包括逃离监禁的囚犯的证词,还包括死在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的证词,他们描述了他们至爱的亲人的尸体上有外科手术切口和不能解释的肢体损害。

一位中国外科医生的妻子向乔高和麦塔斯详细叙述了,她的丈夫在中国东北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期间是如何在二千位麻醉的被监禁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角膜的,这些学员没有一个存活下来,因为另外一些外科医生摘取了一些重要的生命器官,受害者的尸体被焚毁。

这两个律师录制了与中国三十个医院和移植中心的电话交谈录音,这些中心公开承认从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并说这些学员身体健康,适合做器官供体。

根据这份报告,广告中说的在短时间内就可提供器官,进一步提示存在着一个电脑匹配系统和一个非常大的活体器官供体库。众所周知,法轮功学员一关入拘留所便被进行“血液检查”,这是器官匹配的先决条件。

许多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来自偏远地区,二零零一年到北京上访的学员在被拘捕后拒绝说出姓名以免家人被迫害。

乔高和麦塔斯在报告中强调说,这些人构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不受保护的弱势群体,经常在劳改营里失踪,或许这些群体成了最近急剧增加的移植器官的来源。

作者承认他们报告的结论是归纳性的,尚没有被调查证实,部份原因是缺乏可证实的信息,这是因为中共的封锁。

然而,令人担忧的四万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数目和能够解释的数千个器官供体之间的巨大差距,令人起疑,而且需要解释,这不是进行宣传就能草草了结的。

过去,中共总是用主权不可侵犯为借口来搪塞对它的人权谴责,声称这纯粹是自己国家的问题。

然而中国的经济正在扩张,如果中国希望与西方对话的话,中共就必须允许对其移植机构进行任意的独立调查,这样才能缓解对法轮功良知犯人命运的担心。

职业性的回答不能够逃避在中国正在发生的痛苦。

而且,作为医生,我们不会象政治人物那样担心与中国的贸易受到损害,因此我们有责任要求我们的中国同行,那些有罪的,从伦理上歪曲治病救人医学的同行们,立即解释他们的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