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

  • 公道自在人心

  • 给双城市城乡各派出所的劝善信

  • 正告万家劳教所恶警:立即停止作恶

  • 给王彦、李桂英家乡父老乡亲的一封公开信

  • 撕、烧真相资料的人是在断送自己的未来

  • 给锦州市国安局局长陈晓松的一封公开信

  • 公道自在人心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近八年了。善恶两面在这场迫害中的表现,让世人越来越清楚,已经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法轮大法传遍世界八十多个国家,《转法轮》一书被翻译近三十种语言,造福人类。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大师在世界各国得到褒奖二千多项。而在中国大陆,由于江泽民勾结中共恶党,造下了这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冤案,所以这几年天怒人怨、天灾人祸不断,如禽流感、“非典”、艾滋病、沙尘暴、洪水、蝗灾等等。而那些残酷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人员等人,还有帮助这些恶人盯梢、监视、举报大法弟子的人,连连遭到恶报的事例大量出现。

    远的不说,湖南省新化县公安局原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方面的伍福全,三次遭恶报,第一次被人在公安局门口打断肋骨住院;第二次吃官司撤职坐牢;用钱买出后,第三次又判刑。还有原政保股长李世元、副股长黄少甫等人疾病缠身,医治见效不大,现已知道后悔。

    历史走到今天,法轮佛法的福音已经传遍世界。在大是大非面前,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希望下面善恶两报的实例能保住你判断。

    事情发生在常德市汉寿县西湖农场五分场五队。袁细云,女,现年六十八岁。她邻近住着夫妻俩大法弟子,时常听到俩口子讲大法真相,弄明白了“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等人为了非法镇压法轮功制造的骗局。她眼看着大法弟子的言行举止,心里非常相信法轮大法和大法的师父。

    有一次,“六一零”等人去干扰大法弟子时,她站出来说公道话,按“真、善、忍”做好人对国家不好吗?他们学法轮功以后带头缴纳多年拖欠的上交款,以后你们不要再来找他们的麻烦了。真是公道自在人心。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袁细云家里检修房子,在换横梁时,丈夫手里的撬棍不小心把袁细云的左手大拇指第一节生生地撬掉了。当时她痛彻心脾,血流如注,马上请来医生,可伤势过重,无法止血、止痛。这时袁细云想起法轮大法的师父,在大法弟子的家求讨敬师父的香灰,把香灰敷在伤处,用布扎住、几分钟就止住了血、痛。第二天早上再次敬香换灰。大法弟子告诉她,因为你心诚念正,手一定会复原的。果然后来慢慢地又长出了一节指头,再后来连指甲也长出来了,看上去比右手大拇指要小一点。那是她诚心敬重佛法的见证。周围的人无不传颂大法的神奇,她女儿和一个远房亲戚因为此事也得法炼功了。

    与上同一个地方,自九九年七月迫害大法弟子以来、一些是非不分的人紧跟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在当地安排一个叫朱决心的人,每月五十元监视这一对夫妻的大法弟子。夫妻俩遵循师父的教诲,本着救度世人的慈悲善心对朱决心讲法轮功的真相。而朱钱迷心窍,公然谩骂、诋毁大法。二零零四年农历八月二十日,朱检查火铳时,莫名其妙地炸掉左手无名指、中指各一节,花医药费上千元。之前不久,朱的儿子启动抽水机、被风叶削掉整个食指的皮肉。之后,大法弟子又对其讲真相、朱决心不听不信,反驳说:“我不信中央电视台的、难道要信你的吗?”同时还用抽水机启动摇手柄,毁坏大法弟子门上写的对联……

    第三次,朱左手掌又被火铳炸掉,在医院花了四万多元,落得左手残废。更为悲惨的是,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十,朱的妻子卿美云,不信大法,参与干坏事,在家里看电视烤火,离奇地被烧死,最后只剩一边上身和一个头。惨不忍睹啊!当地凡是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看到后都胆颤心惊。有一个人对他的朋友说:“千万莫找上我呀!以后再不干这样的事了。”现朱决心已经落得家破人亡了,是因为不信神佛,为了金钱无知造下的罪恶,不但自己承受痛苦,还连累家人。这些铁的事实和血的教训是后来人应该记取为戒的。

    八年来,法轮大法弟子以“真、善、忍”为人生准则、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给家庭、社会、国家带来了诸多好处,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国宪法规定:宗教信仰自由。何罪之有呢?现在江泽民之流已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等被起诉,他们终有伏法的一天,历史必将做出公正无私的判决。如伊拉克的专制独裁者萨达姆被判绞刑就是明证。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和事,不论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相关人员,以后都要承担自己为了名利而作恶的相关责任。

    请看到这份真相资料的人们,转告自己的亲人、朋友,擦亮眼睛、切莫上当受骗、做出后悔莫及的事,为自己和家人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俗话说的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恶必报是天理啊!奉劝参与其中的人们快快醒悟、弃恶从善、天赐幸福平安。


    给双城市城乡各派出所的劝善信

    近日明慧网一篇文章报道了大陆某派出所警察不愿在为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当走狗,集体化名退党,从新做人,保护大法弟子。看到这个报道,我们为这些明白真相的警察能在天灭中共的大劫中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选择美好的未来而感到高兴。同时,也更加激起我们要慈悲救度双城城乡各派出所所有民警的善念。

    在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欺骗及唆使、诱惑下,你们中许多警察对万古未有的救度世人的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焚烧大法书籍和大法的宣传品、对大法学员骚扰、恐吓、跟踪、绑架、酷刑折磨、暴力转化,等等,双城市至今有近百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数十人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他们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等魔窟,遭受各种酷刑非人迫害。

    善恶有报是天理,而迫害大法的人在神的眼里更是罪不可赦。在近八年的迫害中,大法弟子坚持向世人讲着真相,就是不愿看到被谎言毒害的人失去被救度的机会,遭到上苍的惩处。你们也许早就知道,双城市就有许多警察迫害大法而遭恶报的案例,这里再次罗列出来,希望能够警醒你们。

    双城市看守所管教李怀新,四十多岁,唆使犯人卜京义用手指使劲弹农丰中学历史教师、大法弟子王金国的眼球,用穿着硬皮鞋的脚使劲踹王金国的腹部、胸部,致使王金国呼吸困难、尿血、呕吐等内脏器官损伤,导致死亡。二零零六年二月,李怀新的恶报来临,被他车撞伤头部,医院开颅抢救无效,死亡。白白为邪党江鬼赔上性命。

    双城市联兴乡派出所所长吴建华,不遗余力的跟随江鬼迫害大法学员,坏事做尽,抓捕、殴打大法弟子,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给老婆看病,绑架大法弟子家属做人质,抓捕大法弟子送看守所进而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等魔窟迫害。但吴建华没疯狂多久就遭了天报死亡,成了邪党的牺牲品。

    原太平公社现哈市太平镇派出所指导员孙连福,参与邪党镇委及哈市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劫持到哈市鸭子圈看守所,进而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万家劳教所、呼兰监狱迫害。其中有的大法学员已经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残、有的现在还在呼兰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作恶有时要殃及家人。孙连福大学毕业、在飞机场做检修机械师的儿子不幸成了其爹迫害大法的牺牲品,他第一天上班,在检修完毕,驾驶员在启动飞机时,他离奇般的从机尾走向机头,被螺旋桨的强大风力吸进去,瞬间被绞成肉酱,只剩两条半截腿,和他一起维修的同事眼睁睁的看到这一幕,当时吓的呕吐出一大口血。现在孙连福和老伴承受精神折磨,身体每况愈下,真是害人害己。

    双城市恶人遭恶报比比皆是,无论对大法行过恶的人从事的工作怎么变,但善恶有报的天理不会变。只有彻底弃恶从善,脱离邪党,才能在天灭中共的大劫中保住性命。


    正告万家劳教所恶警:立即停止作恶

    万家劳教所在所长卢振山的唆使下,恶警赵国庆、姚福昌、张波、霍书平等邪恶之徒,几年来一直把大法师父的法像放在探监人员的必经之处,迫使所有探监人员在上面践踏,并逼迫其骂师骂法。

    前来探视的大法弟子不愿看到众生在无知中犯罪,一次次拿走大法师父的法像。而恶警们竟改用油漆画在地上逼人践踏,最近还把大法师父的法像影印到白色编织布上,放在门槛上,里一张外一张,旁边写着谤法言词,四、五个警察把守,逼迫过往家属践踏之后,还要骂上几句方可探视,否则就野蛮剥夺探视权利。

    这些丧尽天良、无人性的恶警,死心塌地的成为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恶棍,把诽谤师父、谩骂大法当成了工作,为一点利益犯下滔天大罪,被共产邪灵控制的疯狂迫害好人,连自己的生命及家人的安危都不顾,把善恶有报的天理当儿戏。

    天灭中共已拉开历史的大幕,坏事干绝的恶徒已经大量遭到恶报,有的在车祸中死亡,有的在重病暴死,有的祸及家人,有的遭天打雷劈致死等案例,频频发生着,就是上天在警示你们这些作恶多端的恶警,如还不清醒继续行恶,等待的就是天灭中共的大劫。

    在上天给你们最后仅有的一点改过的时间,痛改前非,认清邪党,从新做人,为自己和家人在大劫难中选择未来吧!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


    给王彦、李桂英家乡父老乡亲的一封公开信

    尊贵的家乡父老乡亲们:大家好!

    我们是您身边的大法弟子,我们带着对您的美好祝福给各位父老乡亲写这封信。

    一天之际在于晨,一年之际在于春,眼下又到了人们播种希望种子的季节。在此之际,我们本着救度一切众生的愿望,再给您讲一个发生在你身边,迷惑您心智的真相:犹大。

    二千多年前,东方出现了释迦牟尼佛,西方出现了耶稣,在人们的心目中他们是伟大的神。然而提起耶稣人们就会想到,耶稣被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的惨象。一个神为什么会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因为耶稣的一个门徒出卖了他。当时,在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中,其中有一个门徒是加略人,名字叫犹大。当耶稣带领他的门徒经过耶路撒冷时,犹大被不相信耶稣是来拯救人们脱离苦海的犹太人所收买,为了得到三十块银圆,而出卖了能拯救他生命的神——耶稣。当犹大看到,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时,他痛悔莫及,而自杀身亡。犹大因出卖灵魂得到的三十块银圆,连收买他的人都觉得脏,都不要,把它称为“血钱”。从此,人们便把背信弃义、出卖师友、诬陷良善的人叫“犹大”;把出卖灵魂而得到的钱称为“血钱”。

    法轮大法的传出,尽破世人心中之迷,使上亿的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其中你们身边的王彦、李桂英也是在大法修炼中的受益者。王彦九八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当时家里是炼功点,他的母亲及兄弟姐妹中有七人修炼,修炼中每个人都在大法中受益,就连没修炼的家人,也得到了大法的恩惠。一次,王彦的父亲得了脑出血,十几天就好了,他逢人就说:我老伴学法轮功我也受益了。还有一次,王彦骑着摩托车,带着没修炼的妻子去串门,途中发生了车祸,摩托车的前脸都撞报废了,可他们二人却安然无恙,王彦的妻子从心里说:这是法轮大法保护了我们。从此,一家人都沉浸在喜得大法的欢乐之中。九九年大法遭到镇压时,王彦的妻子,当听到派出所,要到大法弟子家中搜书时,她不忘在大法中受益之恩,非常着急,急忙想法把大法书藏了起来,在关键时刻保护了大法。李桂英没得法前也是一身毛病、婆媳不合,经常打仗,有时还打到一起。学法轮功以后,她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身体好了,还化解了婆媳的矛盾,家庭和睦了,夫妻关系也好了。她用自己在大法中身心的变化,把法轮大法介绍给许多有缘人。李桂英发自肺腑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的迫害从天而降,像当年耶稣被迫害一样,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开始了。面对谎言和诬陷,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去向政府讲清大法被冤枉的真相。当时的王彦、李桂英也挺身而出,上北京上访,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由于恶党的邪恶本性根本不许百姓说话,他们二人分别被关押到张士教养院和马三家教养院。在此过程中,恶警对他们软硬兼施、威逼利诱,迫使二人背离大法,接受了所谓的转化。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他们二人,忘记了大法曾给他们和他们家人带来的好处,也忘记了自己也曾经被恶警迫害过,却反而帮助曾经迫害他们的人,去迫害别的大法弟子,成了恶党的帮凶,沦为“犹大”。

    王彦到期被释放后,不但不思以前的过错,在良知与金钱的抉择中,又泯灭良心的回到张士教养院,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继续做着助恶为虐的事,和当年的犹大一样用良知换取着“血钱”。当洗脑班人手不够时,王彦又把李桂英拉去,和他一起作恶,充当犹大。在洗脑班他们被恶党所操控,完全失去了自己。他们在恶警的指使下,打骂不接受转化的大法弟子,叫大法弟子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坐小板凳,不让睡觉、掐眼皮、打脑袋、用书卷成筒对着大法弟子的耳朵高声叫喊,叫骂人,叫说下流话。当大法弟子告诉他们这样做,是既害人又害己时,他们也无动于衷,还在无知的为恶党卖命。恶党用他们时,就把他们唤去,用不着时,就把他们打发回家,他们不知道是在被恶党所利用,还在心甘情愿的充当着犹大,替恶党卖命,做着令人不齿的事,他们的可耻行为,已完全失去了人格,就连利用他们的警察都瞧不起他们。为得到“血钱”,他们为恶党卖命不遗余力。当王彦的儿子患阑尾炎刚做完手术,李桂英的丈夫,也检查出肺部有气泡的严重病情,他们都需要各自的亲人在身边时,他们不听家人的哀求与阻止,不顾亲人的痛苦,抛下亲人,急忙奔向洗脑班,用亲人的痛苦和自己的良知去换取“血钱”。

    王彦和李桂英的亲人、及柳树乡的父老乡亲们,在他们二人身上你们最清楚,当年他们学大法给家人带来了益处;现在他们背离大法,又给家人带来的是什么?在这里我们可以给你们举两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替恶党卖命充当“犹大”,不但自己遭报还祸及家人的事。

    例一:原法轮功学员闫继辉,是法库县灯仕堡镇村民,学法后身心受益。九九年中共恶党对法轮功非法镇压开始时,也曾为说明法轮功真相进京上访。然而被非法劳教后,闫继辉在臭名昭著的张士教养院恶警及邪悟者们的欺骗利诱下,完全改变了正义的立场,被所谓转化后积极配合教养院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参与对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打骂、野蛮灌食、严管等迫害,曾先后参与了张士教养院在铁西办的洗脑班、张士小楼洗脑班、法库洗脑班、阜新洗脑班。他解教回来后,有多名大法弟子到他家劝其悔改,他非但不听还说:“如果谈别的事可以,谈法轮功的事就请走。”就这样闫继辉失去了一次次悔过、改过的机会。二零零六年秋天,闫继辉骑摩托车在灯仕堡粮库附近,追另一摩托车车尾,连人带车摔倒。另一摩托车安然无损且扬长而去。闫继辉趴在地上许久无人过问,警察赶到时人已死。

    例二:田丽荣,女,五十三岁,家住沈阳市皇姑区华山路小白楼。原来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后被抓回沈阳马三家子教养院,被邪恶洗脑、背叛信仰后,成为帮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她被六一零办公室看中,留到六一零上班,每月给开一千多元工资。她经常带警车到处抓大法弟子,并亲自和恶警往教养院去送。恶有恶报。田丽荣于二零零二年得腰脱,贴膏药已腐烂,每天疼痛难忍。她的女儿郑小晶,原也是炼功人,被她洗脑,放弃了修炼,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与辽宁大学讲师李长治结婚。婚后去长春、成都、昆明等地旅游,于四月三十日晚回沈阳。第二天早有人发现她屋里冒烟,报警一一九来看,两人都已死在屋里。女的头上有个洞,身上还有刀伤,男的手腕大动脉割断。死者家住:沈阳市皇姑区怒江街五单元五楼一号。这就是田丽荣替恶党卖命充当“犹大”,不但自己遭报还祸及家人的实例。

    一个人有幸走近了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在大法蒙难时不能维护正义,却站到了邪恶的迫害者一边,残害善良犯下迫害大法的重罪,又不思悔改以至恶报。明白真相的人都为其惋惜。

    王彦和李桂英的亲人们,我们告诉您这些,只是为了让灾难远离您,不幸不再发生。如今,法轮大法已深入人心,被越来越多的世人所接受。在中国大陆以外,已有八十多个国家的人修炼法轮功,更多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而你的亲人却沦为“犹大”,是可惜可悲的。希望王彦和李桂英的亲人,早日明白真相,别再被他们的骗人伎俩所迷惑,规劝你们的亲人别再继续助恶为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最后,真心的希望王彦、李桂英和他们的亲人、以及柳树乡的父老乡亲们,都能明白真相,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一条幸福、美好的人生之路!

    康平县全体大法弟子


    撕、烧真相资料的人是在断送自己的未来

    ──给清洁工兄弟姐妹们公开信

    清洁工兄弟姐妹们:你们好!

    得知你们中的有些人,将树上挂的、墙上贴的、门前放的真相资料撕下、拿走,更有甚者,把真相传单带到家里引火用不禁令我感到心痛,也替你们担心。兄弟姐妹呀,你们知道这“真相”传单的分量吗?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我也是一名打工人员,深知你们的辛勤劳作与生活的艰辛,可能是在不得已中做着事与愿违的事情。当然,清理街道没有错,扫的干净是你们分内之事。但真相资料跟你们扫街没有关系。这些真相传单,不是普普通通的几张纸,它是大法弟子用省吃俭用的钱,历尽千辛万苦制作出来,又冒着生命危险给老百姓传递救命的信息,老百姓有权知道中共邪党禁锢的真相。真相传单上的每个字都是大法弟子一颗赤诚的心呀。

    你们可知道撕、烧真相资料的人在做着一件多么傻的事呀!他是在撕、烧自己的生命和断送自己的未来。

    你们知道吗,钻机厂有一个的退休工人,叫夏荣江,他受中共谎言蒙骗,不信大法真相,见了真相资料就撕,还口出狂言:“我不信撕就遭报。”结果他在一次撕完真相资料后,觉得身体不适,去哈市检查,结果回来死在半路上。

    兄弟姐妹们呀,快快醒悟吧,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去赌哇,咱输不起呀!大法弟子真是为你们好啊。望看到此传单的兄弟姐妹们切记!切记!!


    给锦州市国安局局长陈晓松的一封公开信

    陈晓松:

    不久前,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你们国安局参与绑架了大法弟子王军凯的消息一事,心中真的很为你难过。因为谁干了这样助纣为虐的事都会让自己的生命又背上了一项沉重的负罪。

    听了这话你们别不以为然。也许你们通过各种方式看到了法轮功的真相,但却不愿承认这一切是真实的,甚至为了安慰自己那有时也会不安的心,在理不直气不壮的想:自己吃共产党的饭,就要听共产党的话,法轮功现在发传单、传《九评》、搞退党就是参与政治,所以尽管修炼者是善良的人,也该抓、该打。

    其实,一个正常的人行为应该是根据自己的判断而进行的,这种判断需要以准确的资讯和普世的道德准则作为基础。人之所以不同于机器,就在于人的自主行为和判断能力。但在中共的宣传里,却时时提倡“听党话”,而把这当成“党性强”、“觉悟高”的表现。

    回首过去:在几十年前的疯狂年代里,很多人满怀激情的响应“愿做革命一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党叫干啥就干啥”。这个“干啥”在中文里就包括了一切可能的行为,可能是正常的事情,也可能是谋财害命、杀人放火等天理不容、绝不能干的事情。“党叫干啥就干啥”一句话,就泯灭了中国社会几千年来的天理要求和善恶标准,可是,人们由于盲从和迷信中共,因此就有了从荒唐的大跃进,造成的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同胞);到文革中父子相残、师生相斗等人间惨剧遍山河;从八九年六四开枪屠杀和平请愿的大学生,到九九年迫害法轮功,通过给法轮功制造谎言,想要消灭所有人的良知,苍天见证:这一切华丽的谎言却掩盖不了血写的罄竹难书的事实。

    其实中共说的“政治”就是对“同共产党保持高度一致”的抽象概括。它说的“政治觉悟”就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几十年来中国人对“政治”形成了模式:共产党整你,迫害你了,你得忍着,等着平反,你不应该和它讲权利,你如果不顺从,要反抗,要揭露中共,要制止中共的恶行,你就是超出了在中共统治下讨生活的最大想象力,于是你就会被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一旦你被认为在“搞政治”,性质也立即被改变了,它能把人最基本的对善恶是非的标准扭曲了。人们不去同情受害者,谴责施暴者,反过来责备受害者。好象“搞政治”是比中共杀人还要可怕的东西。这种“良知错位”正是中共求之不得的,也是你们现在的真实大状态而不自知的。可以说“搞政治这顶大帽子成了中共用来煽动人们漠视其暴行的恶毒的武器。

    有头脑的人都会思考:“搞政治”真的那么可怕吗?正是世界各国法轮功学员的不断呼吁,在全球讲真相起诉犯罪元凶,才有力的制止了中共的残暴。而法轮功学员创办报纸、电台、电视台,才使法轮功的真相得以广泛传播,才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的恶行在全世界曝光。

    八年来,法轮功学员不过就是在各种环境中讲清真相,揭露中共流氓嘴脸,从而制止迫害。《九评共产党》揭开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很多人读过这本风靡海内外的奇书后,都恍然大悟,也彻底的了解了中共的本质和历史的真相,随之而掀起了退党大潮,使人们退出中共的“政治”,从而彻底跳出中共的政治怪圈,恢复正常的思维和人的正常生活。(相信你如果仔细阅读后一定也会受益良多的)如果说这样理性和平、坚忍、慈悲的讲清真相,揭露迫害、制止迫害,也被算作“搞政治”的话,那么,这样“搞政治”有什么不好吗?要知道:人类的“政治”不是为迫害者而准备的。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的人,他们对人的权力没有诉求,他们这样做的出发点是制止迫害,而不是为了人的政权而搞“政治”。相反,修炼人是放弃人对权力执著的欲望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世间,无论谁犯下了罪恶,都逃不过天理的惩罚。记得西方一位著名哲人曾说过;“历史总是忍耐的等待着屈辱者的胜利”。事实也必然雄辩的说明那些正邪不分、泯灭人性、残害忠良的奸邪之辈,一定会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那些在文革中打砸抢的人,文革过后不是该抓的抓,该判的判了吗?!他们当时不也是理直气壮的在执行上级的命令吗?再看看眼前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受恶报的前车之鉴吧!

    谎言包装成全国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女,四十岁,由于迫害大法弟子终遭恶报。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的车撞上前面一辆车的尾巴,任长霞坐在后排却惨死,而其他人安然无恙。登封市四名大法弟子因救人在市政府大院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任长霞得知后恶狠狠的说:“传单发到政府院里来了,我非治治他们不可。”结果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五年。不久任长霞一命呜呼,坠入地狱万劫不复。

    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恶报频频:四十六岁的公安局副局长李文军、四十二岁的城东公安分局局长周海林、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谈小平、城北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杨永宁相继突然死去,一时间整个公安局人心惶惶。是什么导致四位红人离奇死亡呢?

    今年八月,西宁市开展打压法轮功专项月活动,公安局副局长李文军负责抓捕法轮功学员。八月十八日,他们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兴福、袁爱荣。第二天,李文军突然死去。医生说是突然得了腹股癌,死时年仅四十六岁。李文军死后,西宁市委号召公安干警向他学习,继续抓捕法轮功。十月二十三日,西宁市城东公安分局局长周海林突发脑溢血,死时年仅四十二岁。

    十几天后,西宁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谈小平因患肝癌在北京医治无效回西宁,并于十一月七日死亡。死时谈小平双目圆睁,怎么也无法使其闭眼,样子十分恐怖。二十天后,西宁市公安局城北分局治安大队长杨永宁也突然死亡。家人称早晨见他躺在床上,以为他要多睡会,哪知中午回家,发现他还躺在被窝里,浑身早已冰凉。

    不到四个月里,几百人的西宁市公安局接连死了四位领导,而且都是突然得病,壮年暴死,这让局里上上下下人心惶惶,以至于对最后杨永宁的死,公安局不敢公开发布告,对外称杨永宁出差了。

    西宁位于青藏高原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所见所闻使得不少人不得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目前,西宁市很多人经常烧香拜佛,其中有不少是公安干警。他们私下议论,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迫害这些人,不是对神佛的最大不敬吗?他们四人是遭报应死的。

    以上这些仅仅是诸多恶报的冰山一角。真心希望你看完这些后能想起中国的那句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这可是警世名言,你可不要只图眼前的一点什么利益就肆意妄为,将自己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啊!如果你继续糊涂下去那就只能是自身的悲哀了。

    希望这封信能将你沉睡的良知唤醒,不再参与这惨绝人寰的迫害。愿大法弟子博大的胸怀能使你真正叩问自己良知何存,正念安在?!更希望你速速清醒,不再徘徊,快快弥补,将大错更改,找回良知重拾正念,让自己和家人都真正活得踏实、平安、幸福、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