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善良 古稀老人也不放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我们夫妇是退休以后得法的老年人,现在都已年过古稀。由于在共产暴政下工作,生活贫困,工作劳累,积劳成疾,都身患多种疾病,常年求医用药,收效不大。尤其是老头,得法前冠心病急性发作,生命垂危;是法轮功使他转危为安,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得法修炼以后,我们的一切旧病顽疾都消失了。特别是大法使我们懂得了怎样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使我们得到了身心健康。

然而,共产邪党对深得人心的大法非常害怕,利用手中的权力和一言堂的宣传工具,造谣诬陷,并用武力残酷迫害大法修炼者。不许上访申辩,强制不准修炼,对我们这样的老年人也不放过,下面是我们受到的非法骚扰、抄家和遭到绑架的事实。

一、骚扰和抄家

由于我们修炼法轮功名声在外,所以,警察时常到我们家骚扰,特别是每到敏感日之前,包片民警王建秋必来观察并让我们签字保证不外出上访。开始我们向他们讲真相,他们还能听,后来每次来,我们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不让讲。

1999年7.20以后,警察多次到我们家要大法书。起初我们给两本修炼心得体会应付过去,后来把老头找到佳东分局让写保证书,局长派两名科长到我家,把师尊的像和书拿去10多本。这次是我们没做好,没有保护好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经多次学习师尊讲法,我们感到只有努力在救人中弥补。

2002年4月,建国路派出所一群恶警突然闯进我家,见面就问:“你还炼不炼了?”我们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黑大个(可能是所长)命令其他四人:“翻!”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溜走了。

2002年7月份一天下午,建国路派出所赵所长领一伙恶警到我家,进门就说:“有什么东西先交出来!”我们说:“没有。”他们就动手里外上下翻个够,什么也没找到,又溜走了。

2005年,王建秋最后一次来我家,我问他:“你说‘真、善、忍’与‘假、恶、斗’哪个是正的,哪个是邪的?”他无法回答,转身就走了,以后再没有来。听说他得了喉癌,这是他多次积极参加抄家和绑架大法弟子得到的恶报。

二、绑架和经济敲诈

2002年过小年,我市确定第一个法轮大法周,我们为庆祝大法周夜间出去,挂带有大法真相标语的条幅和塑料花。老太太在挂花时被巡逻的恶警强行绑架到派出所,一天的刑讯逼供,老太太不向他们屈服。夜间派出所向拘留所送人,由于年龄大,拘留所拒收,又拉回派出所,通知家人带钱去领人。家人去后,他们开口要3000元放人,家人不肯拿,反复讲,交了1500元才放人。敲诈勒索是他们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