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论在提醒大家各自都该提高了

从某地区关于确定“法轮大法日”的争论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师父在2003年的元宵节讲法中讲到了大法弟子中争执不休、僵持不下的问题。当一名韩国学员问“我是韩国来的学员,在正法活动中与同修配合中经常发生冲突与矛盾,一定是自己有执著心,不知道该怎么办?”

师父回答说:“不止是在韩国,因为在其它地区矛盾也会出现,当年在中国大陆学员中也有这些问题。如果每个人哪他们都觉得自己有本事,他们都觉得自己能力强,他们都觉得自己说的对,僵持不下,其实那个时候,僵持不下的人是有问题的。他思想想的是我这个办法能为法做得更好,他绝不会想我在表现我自己,可是旧势力就捉住他僵持的这一点,不断的加强它——你的对、你的对、你就做得对!所以那个时候是不清醒的。真正的理智的想一想自己,再想一想别人的意见,我想事情就会做好。那个时候为什么都不想自己哪?别怕失去了采用自己办法的机会,更不应该有不服气的心。

  神哪,他不看你的办法采用还是没被采用,在那个时候他看你的心放下还是没放下。放下了,没有采用你的办法,你在这件事情上你放得下,又能协助将事情做得更好,你就是提高,你就能提高层次。什么是修炼?这就是修炼哪。我就僵持在那儿,我就非得强调我自己这个,看上去是为法,实际上是不理智的,没有真正的切身去想一想,更好的前后去考虑考虑。但是真有考虑问题不全面会给大法带来损失的当然不行,看到有执著与心不纯的更不行。所以要在法中成熟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师父讲法发表后,各地争论不休的现象大部消失了。但一段时间以来,大陆各地总是还有一些学员,围着着几件事情,争来争去很长时间。争论的双方都坚持己见,一味的把自己的意见陈述清楚、再清楚,强调再强调,以争取更多人的认同。做法荒唐的、明显不在法上的,一直吸引着部份学员的注意力,看法正确的变成了执著他人的错误,本来能更圆容认识的却宁肯走极端。争论造成心浮气躁,造成注意力转移,造成心潮澎湃,实际是偏离了修炼,在内耗和内部干扰。也给一些来干扰的、来破坏的、偏离法的,造成了市场。

其实,修炼人和常人看问题有许多本质的不同。常人为情活着、为观念活着、为名利色气活着,而修炼人不为这些活着,反而是要彻底放下这些东西。矛盾面前,常人只看分子构成的这层空间的表面现象,而大法弟子则要找自己、在更微观粒子组成的境界中认识事物的本质。

就争论现象来说,其实引起争论的表面原因都很简单,关键是卷入争论的每个人都有一些心该放下了。如果不针对自己那颗起伏跌宕的心下功夫,而是纠缠于表面的对错,就流于常人了。该去的心不去,这个问题不争论,下一个问题也会争论,甚至造成隔阂重重。即使我有错也要证明你更错,即使你有理也要证明我更有理,使好的意见的得不到接受,错的地方翻来覆去说不清,好象常人吵架争强。

最近听到,某地同修为确定哪天为当地“法轮大法日”而争论,同修在表达意见时的心情很迫切、强烈。事情的缘由是,该地部份同修曾于二零零二年正月宣布“正月十五”为当地“法轮大法日”。五年来,每年的“法轮大法日”前后,当地全体大法弟子都散发大量真相资料、光碟、挂真相条幅,证实法救度众生,有力的震慑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清除了大量另外空间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然而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近日有同修想到,“法轮大法日”应该改为师尊到当地传法的日子,以纪念历史上曾使当地众生感到殊胜、荣幸和最值得纪念的那一天。

从外地同修的角度看,前后的提议都是好事,只要是为了证实大法,总有两全其美或者取中的做法。比如再公布一个“师父传法纪念日”,多一次全地区讲真相的机会,或者大家心平气和的商定,改日期也未尝不可。但同修却起了争论之意,我认为这个正确就要坚决否定那个,思想不圆容,一股火药味,而不是善意。甚至写文章,想干脆到网上从新宣布一个当地“法轮大法日”。好在文章没被发表,否则怎么体现是修炼人在考虑问题、商量问题呢?怎么体现是大法弟子在证实大法呢?不但没看到自己不好的心,失去一个和大家共同提高的机会,还会在环境中造成负面影响,而不是证实法。

希望各地卷入不同争论的同修,都从新学学师父的2003年元宵节讲法,换个更高的角度看待“争论现象”,从新审视自己在争论中的态度和想法,放下证实自己的心,从此走出争论的怪圈,更好的证实法。

一点个人看法。仅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