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双目失明同修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八日】这是一位双目失明同修的修炼故事。今天整理出来与同修分享。回首八年风雨兼程的修炼之路,希望我们更加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机缘。

笔者为这位可敬的盲人同修取了化名“送明”,大法弟子送明今年四十九岁,九六年春天得法(完全依靠听录音),由于他无法与其他正常同修一样学法、炼功。所以,在初期的时候他要比常人多付出几十倍、几百倍的努力。炼功以后,非常严重的脉管炎不治自愈。因此,他对大法倍加珍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与当地同修一样,完成了進京助师护法的使命。在天安门打开横幅后,另两名同修安然返回,送明则被滞留在北京“龙凤”宾馆。当时,三个恶警强制他坐在一个旋转的椅子上,对他百般戏弄、侮辱。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拘留十六天,罚款五百元。在拘留期间,遭遇提审恶警一天二次电棍电击,同时拳脚相加。

回家后,送明的哥哥一气之下就将他送進了敬老院。此前送明一年有九百元钱的生活补助费,哥哥才收养他,可由于修炼法轮功一次被罚了五百元。所以,从那以后,他一直生活在敬老院。农村的敬老院不象其它的福利院等慈善机构,又由于中共腐败盛行,政府原本很低的拨款,再经官方层层扒皮后,到了“五保户”个人那里,已经是微乎其微了,所以环境极其艰苦,一天两顿饭,高粱米饭,熬白菜,吃豆腐就不错了,冬天两天只能烧一脸盆那么多的煤(煤量太小,他每天都要去地里捡引煤用的柴、草)。睡觉的时候,他要把热那一边给同屋一常人,自己住在另一边。刚来敬老院的时候,院长看他学法(只靠听)就捣乱,见他发正念就按他的手,不让他做,甚至扬言:要把他送進去。送明并未因此而动摇,依然不懈的坚持着。最后,也没人再管他了。他也经常夜里经过一个破门的窟窿把真相悄悄的给院长送去。去外村散发真相材料,他把几乎都是在半夜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出去,而且每次来回都要翻一米六、七的高墙(因敬老院天黑就锁门)。现在大铁门被盗,因此这位盲人同修再也不用翻墙去做真相了。

当地还没有真相资料的时候,其他同修从外地买回两面胶用手写。然后,送明就去三里五村贴。他比健全同修做的还多。由于看不见,夜里去做真相,撞墙上、撞树上、找不着回家的路,时有发生。在雨后曾经有好几次掉進齐腰深的水坑里。有时狗叫得厉害,他就拖下鞋光脚走……经历这一次一次的挫折,丝毫没有消弱他救度众生信心。现在仍然一如既往的一家一家摸着大门去送真相。

近三个月来,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送明又加入了向当地邪恶近距离发正念的正法行列。同修带他去两次后,他自己就能去了。他没有收入,每个月只有五元钱补贴。这些年来,他只买了一个mp3是花钱了,从没花过别的钱。而且,他还把他在敬老院的扫地钱(一个月五元)、干零活钱(正常人每天二十元,给他十五元)和姐姐给的零用钱全部转给资料点。

八年来,方圆十里、八里的村子他都去过。他说:“其他同修都有家有口的,或者有个忙不忙的,我一个人早点、晚点都行,远处我去”。他自己那么艰难,还想着把方便留给别人。

当地邪恶对这样的好人也不放过,有一次当地公安局的恶警打着送明熟悉的同修的幌子来他这诈真相资料,他在师尊的呵护下成功的否定了邪恶的伎俩。

他对大法与师尊的坚信,对救度众生的紧迫与渴望,令我深感惭愧。现在,还在麻木、徘徊、懈怠中的同修,但愿这位同修的修炼故事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个鞭策,以今天做个起点,为救度劫难中的众生尽上我们最后的一份努力吧。我们世界里的无量众生正在期待着我们的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