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运用神通 满屋警察却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前年初冬,在我地区六一零搞的一次所谓的某某行动中,由于邪悟者的出卖,他们编造了理由,一天晚上警察抄了我的家,抢走了跟随我六年的微机。看里面有什么内容,说是上边来了个微机高手,结果一无所获。(同时也证明了破网软件是安全的,可放心使用。)他们在屋内翻找材料时,我开始静静的发正念,清除干扰和迫害。当晚,他们没有带走我。

第二天上班,我以为没事了,八点多钟,来了两个警察,找我谈话,调查我上网的事(说有上网记录),我知道只要拨号上网就有记录(只有上互联网的记录),而上什么网站(破网软件和加密的)是不知道的。我说:“上互联网还犯法吗?”他们无言以对。中午,我给功友打了电话。

下午,他们要我到国保大队,说他们上级领导要见我,说清楚就可以回来,我知道是欺骗,当然不会去。他们凶相毕露,要强行绑架我,因为在单位,我又在营业大厅工作,他们有所顾忌。三点多钟,他们等的不耐烦了,两个警察進到营业大厅,站在我身边,让我赶快走,看他们迫不及待的样子,好象就要动手了。屋里静静的,空气仿佛要爆炸了,同事们都被惊呆了,默默的工作着。大厅外人来人往,也没人说话,他们不知道大厅内要发生什么事情,整个大厅出奇的静。只有冬日的斜阳暖暖的把大厅照的通亮。罪恶就发生在这光天化日之下。

我还是静静的发正念,不断的背着“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那时,我坚信师父的话。忽然,那个高个子警察目露凶光,不耐烦的低声吼道:“快点走。”我坐着不动,他伸手按在我的肩膀上,要强行抓我。我心中大喊:“师父!”他的手竟缩了回去。我感到了师父就在身边。心态非常平静,没有一点害怕,也没有一点杂念。一会儿,他又目露凶光,伸手要拽我,我还是喊师父,他的手在半空中就收了回去,都没碰到我的身体。记不清几次了,他再也没有动手。我不断的发着正念,请师父和护法神加持。心里大声的对另外空间的旧势力说:修炼法轮大法,跟我师父走,是我自己的选择,宇宙中谁也不配干涉。僵持了一会儿,两个警察转身出了大厅。我没有了压抑的感觉,浑身轻松、发热。(后来,整个一冬天我竟没穿棉裤。)

单位领导進来告诉我,他们没走,给上级打电话说他们两个抓不走我,上级说派人来。一会儿,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跑進来三个警察(当地派出所的),刚才那个高个子警察和后来的一个又高又胖的警察来到我身边,后来的警察对我大声咆哮:“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抬也得把你抬走!一会儿我们派出所的人全来!”

单位的一个女同事被吓的竟当着我的面哭了起来。我只是平静的对着吼叫的警察发正念,心想你小小警察不可能动了宇宙,你也动不了我。一会儿,他的声音小了,就象自言自语。转身走了,再也没见到他。

晚上五点多钟,天已经黑了,又跑進来几个警察。同事進来告诉我,那边一屋子警察。可他们谁也没有动手。后来听同事说,后来的三个警察听说是抓炼法轮功的,谁也不愿意动手,说你们两个就够了,用不着我们仨,先前两个说是上级让你们抓的,再后来的警察说,你们五个还抓不了一个人,根本用不着我们。互相推诿着一直僵持到晚上九点半,这时,進来一个警察拿着一张纸对我说:“你在上边签个字,就说不知道也行,我们回去也有个交代。我们马上就走。”

我不为所动,不给邪恶一点空子,就说:“我不签。”他们又给上级打了电话,一会儿走了。从早八点半到晚上九点半,近距离的、持续的发这么长时间的正念,并不觉的累。从此,每发正念能量都很强。警察走后,上级六一零和保卫科等部门的人在单位让我睡觉,他们在门外看着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我出门消失在漫天的风雪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