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不要在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下午,我去一位同修家取真相资料时被草堂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之前屋里的一名同修已被绑架。由于我不配合审问,几个恶警同时对我進行殴打,并用手铐反铐我的双手,把我推倒在地,其中一个恶警还叫嚣着:打死你活该,上面也不会有人追查的,对我威胁、恐吓。

当晚我就被转到东城派出所非法审问,由于下午恶警对我的威胁、恐吓,使我的心里很害怕,并联想到最近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除大法弟子器官的事,我的心里就更加恐惧。此时已经不是一个修炼人应有的状态了,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常人,没有了修炼人的正念,从而配合了恶警对我的非法审问,使它们顺利的从家中搜出了一本《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邪恶企图从我身上和家中搜出的真相资料为线索,進一步询问其他同修和资料点。但我对它们的这些提问均不配合,只承认自己所做的(拿资料,发资料),可也没悟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对待邪恶的迫害,还认为是自己有漏,这样就承认了邪恶的安排,邪恶也就没完没了的進行迫害。

第三天,恶警用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吊在墙壁上,只能用脚尖触地(托住身体),若要用脚后跟全部触地(省力),那手铐就会陷進肉里去,痛苦极了,我也痛的哭出声来,同时在心里请求师父帮我,加持弟子的正念。它们一看这个方法都问不出它们想要的东西来,就把我关進成都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天。

到看守所已是晚上。睡觉时一个在押人员告诉我炼法轮功的不用背监规、行为规范等,当时我没有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第二天早上,值日(在押人员)告诉我来这里的人都要背这些,在规定的时间里背会了,就可以给家里人写信了。听了这话,我心里想的就是:我要尽快背会,好给父母写信报告我的情况,听他们的话,留个好印象,以便能早点出去。却不知我的这一念又配合了邪恶的安排,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邪恶就是要给我洗脑,要在我的大脑里装進它们的东西。一个修炼人的头脑里装進去的都是恶党邪灵的东西,你说这个人还配是大法弟子吗?本来我就学法少,头脑里装得也就少,现在又让恶党邪灵的东西占据了,以前背熟的《论语》、《洪吟》有些都背不下来了,我真的觉得那时的我和在押常人没什么分别了,想的、说的、做的全是常人的那套,根本想不起自己是修炼人了,自己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还不自知。特别是听到在押人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写了保证书就可以出去,心就开始动摇,是写还是不写,心里觉得特别苦。因为身在牢笼失去自由,就特别想回到家里享受那人中的亲情,但又怕写了还是出不去,反而给自己留下污点,怕这怕那,患得患失,只想过安逸的生活,担心自己的得失,就象师父所说:“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这是多大的、多大的漏啊!

这时,多亏同监室的一个同修即时和我交流、切磋,才把我从危险的边缘上拉了回来。我立即调整自己的心态,努力地背记得住的经文,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使自己的正念战胜人念,但时常心态不稳,时不时的人心又冒出来了。这位同修又和我沟通,她悟到,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们虽然有漏,但邪恶旧势力也不配来迫害我们,旧势力说的不算,师父说了算,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并且师父点悟她,虽然身在牢笼,这里也有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她就用她的正念正行做着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最后带着个明白了真相,退出邪党组织的在押人员名单,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向其他不相信不写保证书也能出去的人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也给我很大的鼓舞,对我以后的讲真相有很大帮助,她的正念正行也戳穿了邪恶的谎言。

同修的离开更使我看到了师父的确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正如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只要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足、心态稳,就一定走的出去。

随后只要有机会,我就给在押人员讲真相、劝“三退”,但由于自己信师、信法还达不到金刚不动,正念不足,心里不稳,虽有几个明白大法真相,但还没有“三退”,有些是因为怕心、有些则是还不明白退的重要意义,都说等她们出去后了解清楚了再退,我真为她们着急,同时更为自己平时学法少,正念不强,说出的话没有威力,打动不了人心,使她们不能摆脱恶党邪灵几十年来的洗脑,救度不了她们而感到深深的愧疚。这时,我才明白自己带修不修的这几年掉队太久了,跟不上正法進程了,真是无颜面对师父、做师父的弟子。不过最后还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和外面同修正念的加持下走出了看守所。

回家后,我的干扰不断,使自己整天沉浸在繁忙的家务琐事中,根本没有时间学法,更不要说做三件事了,有时就是有点时间学法,也是拿起书来没看两篇就犯困。父亲一看见我学法就沉下脸来,并且还说些邪恶的话来打击我(被迫害之前是支持我的)。而邪恶的迫害也使我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后来我找了一份工作没做两天就被辞退了。从表面上来看,这事好象是我自己的原因,但我心里清楚这决不是一个正常的修炼状态,所有发生的这些事情使我的心里很累、很烦闷,一度产生悲观情绪,想放弃修炼了。

母亲(同修)和我交流后,使我猛然惊醒,认识到从看守所回来那天,由于自己刚被关押过,害怕再被迫害,再加上对亲情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旧势力就借口管我,让我承认它的安排,在它安排的魔难中修,最后在魔难面前失去信心,让我放弃修炼,以达到它毁灭性的检验。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当时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没有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

找到这个根本原因后,我就破除它,否定它对我的一切形式的安排。我惟有好好的修炼,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希望我的教训能对有类似经历和问题的同修有所启悟和帮助,同时也在揭露邪恶、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