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不漏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本来和两个室友分享一个大房子的,但前不久室友们搬出去了,偌大的房子剩下我一个人。我原本是个喜欢清静的人,所以觉得没人挺好,自己一个人在这个安静的环境里读书、学法再好不过了。

室友搬出不久,晚上我在房间里翻译稿子(业余做大纪元的翻译工作)或者学法炼功的时候,总是听到外面有滴水的声音,想起自己明明是把厨房的水龙头关紧了的,哪里来的滴水声呢,出去看看,水龙头是关紧的,并没有水滴出来,回房间继续工作,可一会儿又听到滴水的声音。我想滴就滴吧,可能是水管不畅通,所以时不时会喷一两滴水出来,也就不去管它。可是连续两三天,每天晚上三更半夜我开始工作的时候,滴水的声音又出来了,搅得我心烦,想是不是有魔在干扰?于是发正念清除,可是发了正念它还是照滴不误,搞得自己头脑里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都翻出来了,转念又想,我是修炼人怕什么?我有师父看着,谁敢来干扰我,来一个就销毁一个,是它怕我,不是我怕他。

到了第四天晚上,我又听到了,心中一阵恼火,跳起来跑到厨房,结果两个水龙头关得紧紧的,没有一点滴水的迹象。正当我纳闷时,听到滴水声从厕所传出来,我才想到是楼上的厕所。平时我只去楼下的厕所,两个前室友用楼上的厕所。于是我跑上楼,進去一看,原来是厕所的浴池的喷头在滴水,浴池的排水孔被一些浴巾上落下的纤维塞住了,滴了四天四夜,浴池里积攒了小半池水,喷头的水滴答滴答落下,打在水面上,就形成了近日一直在烦扰我的滴水声。我用刷子清理了排水孔,水慢慢从洞里流走。回到房间里我仔细想了想,这是怎样一件“偶然”的事情,到底是要告诉我什么?到最后我悟到的就是那个“漏”字。

看看自己,平时三件事情都在做,学法、交流时也经常谈谈自己的体悟,还喜欢指出其他同修潜在的执著,努力想使我们这个学法小组、这个团体的每一个人都能走正每一步修炼的路。但在这个过程中却暴露出了自己的一个非常大的执著心——执著于自我。特别是前不久过的一个心性关,给我敲了一棒。

在学法小组里,看到一个悟性“差”的学员,总是为她“着急”,别的同修也觉得她悟性差、正念不足,所以自己就越发觉得自己的任务重,要“帮”这位同修突破她的执著,自己就更加觉得自己悟的正,自己是站在“法”的基点,希望她按照我的所悟去做,希望帮助她赶快提高上来,却没有看到自己已经是陷在执著自我之中了。总认为“自己”怎么怎么样,用自己的想法去套别人,去局限别人,没有真正的从无私的、完全为他人着想的纯正的念头去考虑问题、对待同修。直到有一天,那位同修受不了了,对我狠狠的发了顿脾气,我才把我自己的这个最根本的执著看清楚了。同修发脾气时非常激动,但是她的句句话都点在我那深深的执著上。

我从新反过来看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所为,表面上是在帮助她,其实是在把她往下拽,要不是师父演化了这一关,那我不就是干大坏事了吗?释迦牟尼为了不把后人局限在如来或者如来以下的层次中,于是讲了“法无定法”。这是在为后人负责的一种大觉者的慈悲啊,而自己是个修炼中的人,有何德何能去局限别的修炼者呢。我们都是修炼中的人,修的是同一部宇宙的大法,修到哪一个层次就只能知道自己那一层次的法,而更高的法理,也是要在不断的修去执著与心性提高后才能给显现的。帮助同修提高是慈悲,但决不能用自己悟到的法去局限同修,如若那样,不就当了干扰正法的魔了吗?修炼人都希望能“修得执著无一漏”,这无漏可不是把执著盛着,不让它流走。要把所有执著的根源找到,把干扰扫清,把执著去掉。

也许这个道理我们早就知道,可是有的时候问题出现了,我们却可能一直在某一个方面找问题,一直在烦恼问题为什么解决不了,那么也许在这个时候,换个方向,换个角度找找,端正一下自己的心态,也许就能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