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童年与青春最有意义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我从八岁开始修炼,至今已在大法中修炼了十一个年头。我的体会是,修炼的童年与青春才是最有意义的。

修炼的童年

八岁时,在同学父母的介绍下,我和妈妈走入大法修炼。儿时的我玩心很重,没有珍视修炼。但母亲对我的修炼要求很严,每天都要求我去炼功点,那时我对此会有些怨言。

后来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自愿与母亲到北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我随母亲来到北京,那时我只有十二岁,当我和妈妈在天安门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几名警察恶狠狠的将我们连踢带打的推上警车,当我看到平日课本上和蔼可亲的警察叔叔霎时变成眼前发狂的恶魔,当时我真是害怕极了,别说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就连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的手脚都毫不留情,但是我们仍在坚定的高呼我们的口号,后来恶警把我们劫持到了清河分局,在那里由于我拒说我们的任何消息,在一间屋里,我还遭到了三名恶警的毒打,但由于师父的保护,我并没有觉的疼,后来妈妈就被非法劳教三年,而我则由于年龄不够,被爸爸领回了家。

一年后,妈妈回来了。我们仍坚修大法。

修炼的青春:劝同学三退

在学校里,对那些比较喜欢探索知识,喜欢科学的同学,我经常和他们讲一些从师父讲法中知道的有关外星人或隐身、灵魂的东西,他们会听得津津有味,因为他们从没接触过这些,他们便会问我从那看到的这些知识,这时我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将他们引入正题,告诉他们邪党造谣、诬蔑的迫害,和法轮功在国外的发展情况,如他们不信还可以举一些身边的同学有亲戚在外国知道的法轮功的事情,再告诉他们用化名退团队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对于和自己不是很近的同学,可以主动接近,比如在他同桌没在的时候,找个理由坐过去,劝三退;在别的宿舍有同学没来有空床时,过去睡一觉,就可以借此机会再劝三退。我会和同学们讲天安门假自焚事件,我觉的这件事是恶党诬蔑大法最严重的,常人对这件事肯定会知道,所以从这切入话题,但最好不要暴露自己,以第三者的身份讲,如有些顽固的同学不肯三退,要智慧的劝。对于和自己关系较好的同学,直接诚心实意的给他说一些自己炼功的一些心得、好处,三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有些同学的家人是恶警或迫害过法轮功的人,这样的人一定要给他讲明真相,这样连他的家人都有可能得救,但一定要用第三者的身份给他讲,说自己有亲人炼法轮功,还接到过一些真相小册子,一定要讲一些恶警现世现报的例子,这更有助于他转告他的家人。

三年高中,我换了三次班,在每个班里我都把讲真相作为我主要的事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理解了母亲的良苦用心,在她的严格教导下我一直没有脱离大法,没有放弃修炼。修炼的童年和青春,才是最有意义的童年和青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