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同颂”合唱团团员大陆家被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我参加澳洲法轮功“同颂”合唱团已经很长时间了,也可说是老队员了,本人经常参加演出及有关洪扬大法的各项活动。最近发生了一件令我非常震惊的事情。

今年的二月七日星期三晚上,我到同修家去练歌录音,手机又一次急促的响了起来。电话接通后,传到我耳朵里的第一个信息是,我的妻子惊慌恐惧的哭声。妻子反复问我:“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你别管了,你没事就行。咱家今天下午让公安局给抄了,你现在唱歌吗?练完歌给家打个电话。”接着挂断电话。

回到住处后,我迫不及待的给家里打个电话,接通后,还是妻子的哭诉:今天下午五点多,我儿子的女朋友从国外留学回国,来我家看我妻子,我儿子的几个大学同学来我家,为儿子的女朋友接风洗尘,几个孩子在一起很热闹,妻子心里很高兴,她在为几个孩子做菜。突然有人砸门,我妻子想,可能是儿子的其他同学来了,可也不能这么不懂礼貌啊,哪有这样敲门的,没规矩。门打开后,她惊呆了,有很多公安局的站在我家门外,问:“这是某某某的家么?”我妻子说:“是啊。”问:“你是他什么人?”答:“我是他妻子。”问:“他人呢?”妻子说:“不在家,他在国外五年了,有什么事吗?”“哪个国外?”答:“澳大利亚。”警察说:“早知道人在澳大利亚,你知道他在国外干什么吗?”妻子没说话。警察又问:“你知道你老公在澳大利亚参加反党活动吗?你知道他参加法轮功游行,参加什么合唱团,唱反党的歌吗?他在国外有多么猖狂,你知道吗?你知道他干的是什么?他的所作所为,我们全清楚,你也清楚会有什么后果……”

接下来就是非法抄家,共有六个警察,里面五个到处翻,门外站着一个不让外人看,妻子说也不知翻了多长时间,家被翻得乱七八糟,警察从电脑桌里搜出几张光碟,说:和他联系,让他回国把情况说清楚。

警察走后,妻子发现,我托朋友的妹妹带回去的两张光碟被收走了,一张是天安门自焚真相,一张是我们同颂合唱团录制的歌。

两天后,合唱团团长指挥给我妻子打电话,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并对我家人表示慰问。很多同修知道此事后,也都对我的家庭遭受不幸而表示慰问,现在我的家人已经联系不上了,我现在对我妻子、儿子的安全非常担心。

我多年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同修王新博,因为多次去北京上访,讲真相,先后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后来被抓捕,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十三年,在山东监狱八三厂遭到非人折磨。为了逼王新博“转化”,恶人连续四天四夜不许他睡觉,十几个恶徒轮番殴打折磨他,并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致他全身浮肿。二零零六年农历前夕把人放回家,二零零六年二月十日被迫害致死。象这样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在我的家乡何止王新博一人。

这个事件也证实了陈用林先生所揭露的中共邪党的特务在澳洲无处不在,他们用尽各种卑鄙的手段搜集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材料,以次来阻挠我们的修炼,并且中共寻找借口非法抄我的家,迫害我的妻子。

中共邪党越猖狂,越说明它的末日就要到来,万事到来终有报,邪党面临的将是彻底的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