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著 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我是一名与电脑专业相关的工程师。在以往常人的工作中养成了一种求名心,在单位里有点成绩沾沾自喜,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喜欢别人夸奖。这种心也带到修炼中来了,在同修中显示自己,抱着求名心、欢喜心在做事,做一点什么事就到处张扬、显示。

师父在《转法轮》中把显示心、欢喜心单拿出来讲,可见去这些心对修炼来讲是多么重要,可是由于自己没学好,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抱着这些心去做事,实际上是在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

正是由于这些心,被邪恶迫害找到了借口,二零零三年被当地六一零当成法轮功技术骨干非法抓捕,迫害。后被家中的人营救出来。

回来后自己反思,通过学法,与法对照认识到了自己的这些心,觉的再不能抱着这些心去做事了,于是决定不再和以前认识的同修联系了,只用化名和一些以前不认识我的同修联系,实际是带着怕又走入另一个极端,以前做事到处张扬,想让别人知道,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相反,恐怕别人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在做什么,不敢多接触同修,有些应该做的事都没做,没有发挥大法赋予我的能力。因为当地懂电脑技术的同修很少,有很多地方需要帮助,有的同修到处打听我找我,需要我帮忙,我明知道也不去和他们联系。

有一次到一个同修那去,她说有一个资料点的打印机有问题,需要我给看看。她领我去了,到那一看资料点的同修以前认识我,我勉强在那呆了一会,说过两天再去,过两天也没去,以后再也不去那个地方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

师父讲:“学法不怠变在其中”(《洪吟(二)》)。通过不断学法,自己渐渐认识到这种状态是不对的。以前抱着求名心做事,现在抱着怕心不想出名,这些不都是执著心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用正念去做事,把这些执著心去掉才能把事情做好。于是我努力的去克制自己这些执著心,抑制它不让它起作用,按着法的要求去做。渐渐接触同修,不管以前认识不认识只要正法需要我就去接触,维护的资料点也多了起来,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在这个过程中,这些执著心也时常往出返,当自己意识到时,就用正念对待它。比如:有时修好了机器自己的欢喜心就往起起,有时还显示自己有能力。有一次到一个资料点修电脑,一边修一边和同修交谈,不知不觉谈到我是如何懂电脑的,自己的显示心就起来了,跟同修讲自己是工程师,是电脑专业等。正说着呢,本来电脑能正常启动,一下子连启动都启动不起来了,我马上意识到是自己的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费了好一会工夫,才使电脑恢复了。还有一次和资料点的同修夸自己的小摩托,说自己小摩托怎样一天跑三个点,如何、如何,实际上是借夸小摩托夸自己。结果,晚上回来时,摩托坏了,又没有修理铺,自己推了很远的路,才回到家。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怕心也渐渐的在去,一开始接触一些不熟悉的同修,和一些资料点,总是想:同修可不可靠?资料点有没有蹲坑的?脑袋里胡思乱想。通过学法,自己认识到这是怕心在起作用,实际上还是自私的心理。这种想法是承认迫害,容忍邪恶迫害同修和破坏资料点。师父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我总这样想,不是在求了吗?不好的物质不是在形成吗?所以我努力抑制这样不好的思想,发正念铲除它。用正念去思维,再有资料点同修找我去的时候,我首先发正念铲除干扰资料点的邪恶,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渐渐的怕心没了,被正念代替了。

在技术方面也是从做事心态到修炼心态。一开始修机器,修不好时非常着急、学不進去法、发正念也不集中,思想中老想着机器存在的问题,结果适得其反。通过学法渐渐的认识到:我们懂技术的不是在搞常人的技术工作,是利用常人的技术在证实法中修炼,认识到以后,我尽量用正念对待技术上的事情。有一次编一个程序,怎么也编不出来,很着急。后来一下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不是在搞常人的技术。于是我学法,学了一上午法,到中午发正念时所有的程序都显现脑海里了,发完正念,一气呵成编出来了。还有一次修一个打印机,这种型号我以前没修过,结果装上以后打印机启动不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毛病,于是我就想我不是在搞技术,我是在证实法,然后我就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在发正念时,脑子里就出现打印机的毛病:是一个零件装反了。发完正念,把那个零件掉过来,打印机马上就好了。

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我们都经历了很多很多,我们只有学好法、心怀正念,才能逐渐的去掉各种执著心,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才能用正念对待各种执著心的干扰,才能完成我们史前大愿。

以上是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正之处敬请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