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自己对待大法的心态 从新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我是2004年请到《转法轮》的,当时先通读了一遍,觉的书中的内容解脱了自己不少的烦恼,心里得到了安慰,然后就处于“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之中。直到2006年1月,面对着健康检查报告,我才突然有所惊醒,才决心要“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去年一年,我从大法中得益很多,我的病(囊肿、肌瘤、肾积水)全都消得无影无踪。但我总觉的自己往上突破不了。师父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后,震醒了我,回顾自己的修炼路程,向内审视自己对大法的态度,才发现自己带着以下那么重的常人心在看待大法。

1.把大法当作常人中的好处。

自己认为大法可以消除我日常生活中的烦恼,我变得开朗了,活得比别人开心了。虽然我把《转法轮》中关于人从哪里来,做人的目地是什么这几段背得一字不漏,知道人应该返本归真,但还是执迷于解脱烦恼,可以健康,可以使我年轻,可以使我得到人生的福份,把得大法看成是得到了常人中的好处。以这样一种常人的私心,导致我背法时,老是集中不了,至今还没把第一讲背完,还一直认为这是邪恶的干扰。

2.一直希望师父把我们的修炼环境整理好。

看到《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有学员问:“部份俄国学员讲真相而被抓、被捕。请问俄国学员应如何改变这样的状态和环境?”以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浸透到海外,学员被遣返等事件,我们媒体上如何把握?” 时,自己心里就想了,是呀,我也是这么想问的,多么希望师父说:这些外国的当事人都要遭报应的,心里就等着师父的威力给那些当事人一些厉害看看,让他们学乖一点,不要给我们修炼人添麻烦。

看到师父说“通常哪里出问题大法弟子就到哪里去讲真相,持之以恒的、坚持不懈的。”我心里就冒出来:好难哟。

看到师父说“不是因为他们的宗教原因阻碍他们了解真相,是那个宗教中的乱神的因素在起着负作用。现在这方面越来越少,消减的越来越多,慢慢就会发生大的变化。你就看吧。(鼓掌)”师父说“从目前来看,邪党乱鬼对各个政府马上就控制不了了,随着邪恶大量的销毁,控制人的能力也急速的消减了。”我高兴了,心里就冒出了:哇,师父的威力真大!谢谢师父把我们的修炼环境整理得越来越好。

拜读师父的新经文时,我对自己冒出来这么多的人心非常的痛恨。自己对待师父,就象我的孩子每天问我:妈妈,今晚给我做什么好吃的?就象孩子期待父母给自己做这做那,可以大树底下好乘凉,让自己活得舒舒服服。那个私心是多么的大,这种由来已久、根扎得很深的私心,不去除的话,怎么能做到助师正法?怎么能称得上是大法弟子?自己也不想想师父度人有多难,为了拯救人类,为了整个宇宙的未来,真是“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洪吟》)。

3.不是在证实大法,是在证实自己。

在给公司里的同事、国内外的朋友、来日本访问的中国学者等等讲真相时,效果好的,我就起了欢喜心,效果不好时,就认为这是对方太顽固所造成的。去年底,在给海外朋友讲真相时,我把自己在大纪元网上发表的文章给两位朋友电邮过去,结果导致对方大吃一惊,其中一位来电邮讽刺我,另一位反过来劝我。当时,我虽然知道这是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造成的,但心里还是埋怨朋友在国外生活,还那么顽固不化。

拜读了师父的新经文,“大家知道,修炼中人心不去表现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证实大法,是在证实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坏作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才知道自己有时不是在证实大法,而是在证实自己有才能,对大法起了破坏的作用。

审视自己对大法的心态,找到那么多人心,决心从新做起。

就在我写完这篇体会文章时,一位刚刚从中国出差回来的中国同事打电话问我:“‘真、善、忍’中的‘真’,以及‘返本归真’是什么意思?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宁可失去生命也不愿放弃法轮功?”我给他读了《转法轮》的有关章节,对其他问题向他作了解释,这位同事高兴的说:明白了许多。就在我们刚刚通完电话后,另一位中国同事过来问我:如何能得到《转法轮》这本书?我立即送了她一本,她告诉我还想得到日语版的,因为有两位在日本出生的韩国朋友也想学。我听后真是热泪盈眶,自己去除了一些人心,就缩短了一些众生与大法的距离,有缘人就自己主动来到了你的跟前。自己的人心不去,就在众生与大法之间形成一堵墙,阻碍着众生得法。

以上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