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一切都会有新的突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师尊对我的再造之恩难以用语言表达。可惜由于自己人心和执著难放,至今离师尊的要求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都仍旧有差距,因此,虽然数次提笔想向明慧网投稿,却都因为惭愧而作罢。

但我深知,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每次看明慧网上同修们的切磋文章,都让我触动很深,近来我逐渐认识到投稿也是一个向内找、修自己、去人心、放下执著、提高心性的修炼过程。因此我写下此文,以自己十一年来的修炼经历和感悟,与同修们交流。

幸得大法 身心巨变

一九九六年,在同事介绍下,我找到了法轮功这方“人间净土”。最初只是觉的大法符合我心目中做人的道理,对于“修炼”只有一点模糊概念而已。但是通过参加炼功和集体学法,我沐浴佛恩,一步步踏上了修炼之路。是师尊把我这个人心凡重、俗情羁身的人,从常人的污泥浊水中救拔出来。

尤其是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参加了地区办的九天学法班,更让我沉浸在一种祥和气氛中,师尊的句句真言解开了我心头的各种迷惑,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从此我摆脱了怨天尤人的状态,心情也渐渐豁达开朗起来,原来火暴、急躁、好斗、受不得半点委屈的性格慢慢的被耐心、和气、任劳任怨所取代,很多熟悉我的人都惊讶的问我:“你怎么像变了个人?”

当我事事以大法标准衡量自己的时候,师尊开始帮我净化身体,“腹泻”是最主要的方式。我曾经保持“腹泻”的消业状态长达半年之久,甚至有一天出现类似脱水的状态,但我坚信大法,守住了心性,没有吃过半片药。无形中,我原来的皮肤病顽疾和坐骨神经痛、缺铁性贫血等各种疾病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和决心。

迫害突至 偏离大法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罗流氓集团开始丧心病狂的迫害大法徒,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一时间都对大法极尽污蔑造谣之能事,好象倒是我们这些一心向真、向善、向忍的人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在铺天盖地的谎话和恐怖镇压下,我心中无数次向苍天呐喊:师父啊!您在哪儿,如此好的法怎么竟遭此等诽谤?做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

以后,我只能在家偷着炼。常人的怕心,加上与其他同修失去联系,使我偏离了大法,甚至在派出所逼迫下违心的写了所谓“不炼功”保证书,因为怕被抄家发现,还含着眼泪撕毁了一本自己手抄的《转法轮》。现在回想起来,这些行为给旧势力和邪恶钻了空子,给我的修炼道路设置了障碍。以后我炼功、学法就更加松懈了。偶尔碰到昔日同修,听他们说到“走出去,讲真相”,我更加害怕,从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彻底不敢和他们接触。

那段时间,我长期处于迷茫、失望、无奈、不甘的状态下,痛苦压抑占据了我的内心。常人自我保护的心理和自己真正明白的一面一直在互相搏斗,使我整天不知所措,甚至心灰意冷。正象师父在《洪吟》里说的“执著太重迷方向”,慢慢的,我书也不看了,功也不能一气呵成的炼了,简直与常人没什么两样了。

师尊慈悲 梦中点化

我这样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常人,是师父把我领上了神路,但在邪恶肆虐的时候,我却因为怕心而差点放弃修炼,现在回头去看,实在不胜唏嘘。而慈悲的师尊并没有因为我不争气而就此放弃我,相反,师父一直在点化着我。

由于我是闭着修的,天目看不见,所以师尊对我的点化基本都是在梦中。我经常梦到自己去参加一场重要考试,本来满以为胸有成竹,但真正面对考卷时头脑里却完全是一片空白,半个字都想不起来,急得冷汗直冒。还有几次梦到,在去考试的路上失足跌入污水或粪坑里,但每次都会有人把我救出来。

上面这些梦只是使我觉的异样,但始终未能从法上去悟,直到有一个梦真正把我点醒,这个梦的内容是这样的:我急着要上一条船,但耽误了时间,等我赶到码头时,船已经离岸了。我看到昔日同修都在船上,急得捶胸顿足却无济于事,只能一个人呆呆看着船只远去。谁料到,原本已经走远的船突然间却掉头开回来了,我兴奋的哭喊着跳上了船与大家一起远航。经此一梦,我终于领悟到,是师父不愿让我落下,整条法船为我这么一个不精進的弟子而特意回返,这是何等慈悲苦心啊!现在回忆当时梦境,历历在目,总能使我热泪盈眶。

在师尊的点化下,我终于猛然醒悟了,我要回归到法中去,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二零零三年,我终于展开行动──去了一个久不联络的同修家,得到了九九年以来师父的新经文及明慧周刊等资料,我含着眼泪、如饥似渴的读着,对自己脱离大法浪费了四年宝贵时间深感痛悔。

刻苦精進 努力归正

向法回归的过程中,我走的每一步都倾注着师尊的慈悲救度和同修们的无私帮助。我首先声明,以前迫于邪恶而讲过的话和写过的“保证书”等全部作废,并退出了邪恶的附属组织少先队,尽管有时做得胆胆突突,但我终于又归正于法了。

我的丈夫是常人,由于被流氓集团的欺世谎言蒙蔽,他非常怕我们的儿子受到牵连。见我从新学法炼功,他竭力反对,甚至对我又骂又打。在同修启发下,我知道是他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干扰,家里的环境要靠自己强大正念去开创,于是我不断的对着他发正念,同时也努力使自己在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得更好。就这样,一生中从来不买菜、烧饭的我开始主动学着做起来,其它一切家务事我也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好,而且心态上从来没有埋怨和计较。即使这样,他还是经常挑剔、找茬,我知道其实他是在帮我提高心性,该感谢他都来不及。现在,虽然他还没完全变好,但我的家庭环境确实改变了许多,他看我学法也不总骂了,有时甚至会提醒我准时发正念。

我知道自己失去了太多宝贵的时间,所以在讲真相上下了一番工夫。我利用走亲访友的机会向熟人、亲戚讲真相、劝三退,尽管有时会被人误解或耻笑,甚至骂我是不识时务的“痴迷者”,但我从来没有半点怨恨。我把每天去公园作为我接触、救度众生的机会,努力不错过任何一个有缘人。在几次坐长途火车的路上,我也都能智慧的给身边的人讲真相,顺利的帮他们三退了,临走我还把真相材料和护身符等送给他们,看得出他们都很高兴。有的人当面赞扬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年妇女,说我“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好象“无所不知”,其实我知道,这是师尊给我的智慧,而且这些对于修炼人而言是不值一提的。

我每年都要到异乡亲戚家住小半年,这些日子里,我天天去菜场、商店传播真相币,路上碰到素昧平生的人,我也不失时机的向他们讲真相、传《九评》,就拿今年来说,我已经帮三百多人完成“三退”。与以前一听说“讲真相”就浑身发热、怕得要命的情况比起来,我的怕心确实去掉不少了。

虽然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总有各种强烈的、难以言表的感受时时刻刻告诉我:师尊就在我身边!我要用最大努力弥补我过去几年在修炼上的损失。

我很早就知道,有的同修一直是早上三点半就起来炼功的。但我以前总觉的,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刚刚睡下,只睡三个多小时就起来好象太难了。不久前我从明慧网上得知,师尊为我们开创了集体炼功的环境,我不能任由人心牵绊而不紧跟正法步伐。四月初以来,我开始了每晚十二时许睡、早晨三点四十分起床与全球同修一起炼功的新作息方式,一个月坚持下来,我不但没有疲倦不堪,反而每天精神抖擞,觉的好象又進入了九九年迫害之前的状态了。这使我更加坚信:大法弟子只要信师信法,一切都会有新的突破。

十一年来,我的修炼路是坎坷不平的。现在正法已到后期,师尊的法已是越讲越明,我应当象师尊说的那样“越最后越精進”,谨以此与所有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