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市国安特务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邪恶迫害大法以来,金昌市国家安全局作为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暴力工具,利用掌控的一切社会资源使用流氓卑鄙手段对大法弟子秘密调查,监听、窃听电话,秘密蹲坑、跟踪、监视,搜集构陷、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证据”,破坏资料点,绑架大法弟子,非法抄家,酷刑逼供,制造伪证等。

流氓特务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管飞更是邪恶、卖力,一些特务因积极迫害大法弟子而“立功受奖”, 徐斌从一个普通侦察员升为科长,现在主管迫害法轮功

徐斌,男,五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八,微胖,圆脸。
梁柏,男,三十二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七,较胖,圆脸,皮肤较白。
贾俊,男,五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瘦小,脸色发青。
陈晶晶,女,五十多岁,身高一米六三,收拾得很时髦。
朱喜明,男,四十五岁左右,身材魁伟高大,国字脸,话不多。
管飞,男,三十岁左右,瘦高,嘴向前撅。

下面曝光的仅仅是国安特务所犯罪恶的冰山一角。

一、二零零零年期间国安特务恶行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四日,金昌市安全局流氓特务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等经过长期监视、跟踪,一次绑架大法弟子十几人,他们有王淑生、朱兰秀、侯有香、王淑花、王爱玲、杨成梅、孙爱玲、白淑芳、何斌英等,他们被分开单独迫害,两只手被分别铐在椅子两个扶手上三天三夜,昼夜提审逼供,不让睡觉,手和脚都肿了,只有上厕所才把手铐打开。

流氓特务调来了许多武警日夜轮流看管他们,每一个房子关一个人,每个房子都有两个武警看守,门口还有武警把守,整个走廊站满了武警。王淑生、孙爱玲被吊铐在安全局的地下室刑讯逼供,很长时间后孙爱玲的双手还留有深深的铐子印,双手麻木没有知觉。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被国安特务构陷,非法判劳教,历尽了魔难。大法弟子解教回家后,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继续跟踪、监视了很长时间。

二、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国安特务恶行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大法弟子李桂英经营一个小餐厅,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等在对面的楼上长期进行监视、摄像,对进出餐厅的人同时进行跟踪、监视。有时假扮成查电表的鬼鬼祟祟到小店到处窥探、盘问。餐厅附近隐蔽处经常停着奇怪的车,经常出现贼眉鼠眼的特务。

一次,李桂英送给一个亲戚一包衣服,出门被徐斌等跟踪到十九公里处,强行绑架到安全局搜查、讯问,流氓特务折腾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想要的,害怕恶行败露,竟无耻的撒谎掩盖说,还以为是贩毒的。李桂英的这个亲戚一眼看上去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李桂英也是公认的好人,怎么也跟贩毒扯不上边,流氓特务做贼心虚,撒谎也撒得太离谱了。

还有一次,李桂英的两个老乡是俩兄弟,来金昌打工,到小餐厅吃完饭出来,被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跟踪到大市场,企图绑架,兄弟俩分开跑才跑脱。一段时间后,兄弟俩跟别人提起此事,还不知道李桂英已经被绑架十几天了。

李桂英和崇金霞在大市场偶然见面,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跟踪偷拍照片,作为构陷大法弟子的所谓“证据”。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八时左右,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带十几个特务、恶警,强行闯入李桂英的小店,马志刚当时在地下室,不给开门,徐斌等用氧气、乙炔把门割开,破门而入,上去狠命一脚把马志刚踹翻在地,秘密绑架李桂英、马志刚,抄走大法书籍、复印机、刻录机、光盘等,李桂英经营小店的钱也被一同抢走。

四月二十四日晚七时左右,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带十几个特务、恶警闯入金川集团公司培训中心,秘密绑架单思源、崇金霞(培训中心电气教研室教师),破坏性非法搜查办公室、私人住宅,抄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家庭娱乐用的录像带等。

以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为骨干的流氓特务对四名大法弟子进行了灭绝人性的酷刑逼供。李桂英当时已是六十岁的老人,流氓特务不让她睡觉,轮流逼供,她被手铐铐得很长时间胳膊、手都抬不起来。马志刚被铐了八天七夜,不让睡觉,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等流氓特务对他进行恐吓、诱骗、叫骂、拳打脚踢。一天夜里,流氓特务管飞和一个四、五十岁的特务用绳子将马志刚双臂从后绑起,然后俩人从后背把他吊离地面,反复进行,最后又把绳子挂于高处,使脚尖刚刚点着地面进行折磨,痛苦不堪。当马志刚被放下时全身衣服都湿透了。由于他当时患有疥疮,身上奇痒难忍,经常要抓痒,流氓特务就将他反臂从铁椅后的双环中穿过铐上,不让他抓痒,还说这样对治疗疥疮有利。其中年龄大的那个特务还用脚在马志刚伤残的那只脚上又踩又碾。

马志刚双臂被长期吊绑疼痛难忍,流氓特务强行将马志刚双臂举起不许放下,说是让他“炼功”,让他“好好的炼”。因为长期站立,马志刚双腿、双脚肿大,流氓特务逼他盘腿,不从就强行按在地上,搬他的双腿。

一天一个年轻的流氓特务不断地用拳头打马志刚的头部和脸部,其他人说有疥疮,这个特务就去洗手,洗完后又打;别人又提醒,他又洗手,之后又打,反复几次。后来,他就用纸卷成筒往头上打。打完后还说:我们不打人,我们是国家正式公安,我们不打人我们也不想打,你要是其他刑事犯我们把你打个半死。并且多次说:你们法轮功学员上明慧网说我们是恶警,我们没有打人,我们不是对你很好吗?在以后的几天中这个特务还多次用脚踩手铐进行折磨,直接导致马志刚手腕肿大,大拇指一个月以后才恢复知觉。

单思源、崇金霞被秘密关押在永昌县看守所,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伙同其他流氓特务、恶警对单思源连续九天酷刑逼供,至少三天不让吃喝,不许睡觉,使单思源身体和精神备受煎熬,最后单思源被折磨的不能独立行走,必须有人搀着才行。

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在其他流氓特务对大法弟子实施酷刑的时候不动声色,躲在背后用伪善诱供,捏造伪证,罗列构陷、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证据”。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六日四名大法弟子被金川区伪法院非法判十一年至十三年的重刑。目前还在邪恶监狱遭受迫害。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一直参与了对四名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直至送入监狱。

三、二零零四年期间国安特务恶行

二零零四年,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对大法弟子郭群英、刘桂花、高吉银、王玉红秘密蹲坑、跟踪、监听电话。高吉银、王玉红夫妻俩经营一个小商店,梁柏等躲在暗处秘密蹲坑、监视,一天梁柏假装找人到小商店窥探、查看,对夫妻俩进行仔细观察、确认(以前恶人不知道小俩口也是修大法的)。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多次跟踪郭群英、刘桂花到公园、路口。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伙同金川公安分局、滨河路派出所恶警二十多人绑架大法弟子郭群英、刘桂花、高吉银(男)、王玉红,非法抄家,抄走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等,破坏了资料点。刑讯逼供,最后郭群英、刘桂花取保候审,高吉银、王玉红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三年。

四、国安特务良知泯灭继续作恶

尽管流氓特务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给大法弟子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损失,大法弟子还是本着善念讲给他们真相,邮寄“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希望他们能停止犯罪,赎回罪恶。而且国安特务自己就能上网,知道的真相比普通百姓多的多。但是他们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完全丧失了做人的道德底线,执意作恶。二零零五年至今,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继续对大法弟子长期监视,监听、窃听电话,秘密调查,收集情报,图谋继续迫害。一段时间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协同武威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务作恶。有时徐斌躲在车里在大法弟子住宅附近、公共场所蹲坑、监视、跟踪,拿着相机偷拍照片,捏造伪证。有时徐斌把车停在住宅小区附近,换上普通职工的工作服假扮成小区居民,骑着破自行车蹲坑、监视。有时开着天津大发面包车,假扮成出租车司机蹲坑、监视、跟踪大法弟子。有时雇人开出租车监视、跟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坐车给他讲真相,他就装作很感兴趣、悟性很好的样子,偶然说出一句话,让大法弟子都感到吃惊,觉的这人悟性真好,突然他会向大法弟子要资料,对资料的来源很感兴趣。有时骑摩托车监视、跟踪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面对日渐高涨的退党大潮,流氓特务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等仍然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在大面积监控已经顾不过来的情况下,从甘肃省国家安全厅请来电话监控特务,对所有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认为有可能是同情或支持法轮功的世人进行非法电话监控,打过的任何电话内容全部录音,而且通过移动电话进行定位,并且雇佣年轻人、老年人,用窃听器在公共场所对大法弟子在二十米以内非法窃听,搜集所谓“情报”。

大法弟子毛伟被绑架后,流氓特务徐斌、梁柏、贾俊、陈晶晶、朱喜明等一面采用极其邪恶、卑鄙的手段对毛伟秘密刑讯逼供,一面对大法弟子严密监控,设陷阱密谋企图迫害大法弟子。

特务徐斌、梁柏等心怀鬼胎,神色多疑,行为诡秘,住址、电话、车辆、衣着都经常变化。建议大法弟子多背几遍师父《除恶》的经文,强大正念,彻底解体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流氓特务现世现报。

金昌市安全局相关资料:
通讯地址:甘肃省金昌市建设路86号 邮编737100
局长:0935-8234536
办公室:0935-8234532、0935-8234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