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正定县公安局副局长胡军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河北省正定县负责政保科的公安局副局长胡军及其下属99年7月22日之后,在河北省610、石家庄市610的胁迫利诱下,充当急先锋,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地残酷迫害。

一、抄家抢劫、绑架勒索

恶警们如土匪般对法轮功人员进行抄家,并且大量罚款,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在城区各街道非法关押数百名法轮功学员,不交钱不让回家,连罚款的收据都没有。就这样,把这些善良的老百姓罚得倾家荡产。

我自己被非法拘留过两次,罚了我们家五千,我家人不得不四处借钱交罚款。妇幼站一个学员被几次抄家,每次都罚几千元,一共罚款一万二千元,既不退款,也没给收据,现在她只有700元的退休金养活全家,女儿都快三十了,由于邪恶的迫害,到现在还没结婚。

李家庄李瑞彩李金香夫妇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以种地和榨油为生。就因二人炼法轮功,也几次被非法抄家,勒索罚款一万多元。这还不够,还把二人送到市法教中心强制洗脑,回来后,县里还派人监视他们。他们刚买了榨油机,就又把李金香送到了市里,不但没挣上钱,儿子结婚都没让回来。从此,二人穷困潦倒,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七吉村郑建格全家因炼法轮功,受到严重迫害,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女婿都被非法判刑,一人被非法关入洗脑班,留下两个孩子无依无靠,现在家中几乎没有经济来源。即使这样,县、乡、村及“610”恶人还到其家中骚扰,对他们家几次罚款,这使70多岁的老太太雪上加霜,痛不欲生,邪党回访人员刚走,就晕倒在路旁,两次都是如此,打针输液,住医院,总算保住了性命。

郑建格的女儿郑兰瑞,在看守所绝食后,身体极度虚弱,取保候审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一直在家人的陪护下度日,现在还不能下地。即使这样,有关单位还要对她严密监控。

象这样的情况,在正定县的所有法轮功人员中数不胜数,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善良老百姓。而这些老百姓纳税养活的邪党执法人员让法轮功弟子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他们不仅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却用这些搜刮的钱财来吃喝嫖赌,玩乐享受。

二、肉体折磨、强制洗脑

邪党执法人员们不但在经济上制裁,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的折磨。凡是被他们抓到政保科审讯的法轮功人员,没有一个不挨打的。不但殴打年轻力壮的男学员,连下至二十几岁、上至五十多岁的妇女也不放过,轻则打耳光,重则用刑具。

化肥厂的王爱琴被绑架到政保科审讯时,胡军手下的打手用警棍将王爱琴的尾骨打折,罚完款后,又将其送入市法教中心强行洗脑。

2000下半年,我在工作时,公安局派人来把我抓走了,到了政保科后,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人就打了我六个耳光,紧接着两三个人就抓住我,强迫我按手印,我不从有人就抓住我的头发,另外两个人就把我按倒沙发上掰我手指,他们使出浑身力气,也没达到目的。

2000年12月,在胡军的安排部署下,将进京上访的吴某在驻京办吊起来,脱去其外套和长裤,用腰带狠抽吴某,又让他在外面冻了一夜。回到乡派出所,又有恶徒把我们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血,到县公安局政保科后,几名打手又把吴某打晕,躺倒在地上,嘴里流着血,还向他的头部泼冷水。

2004年,职教中心教师杨某,在政保科被非法审讯期间,由我陪同杨某吃住,他们来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当天晚上就把杨某提到隔壁。半夜,我亲耳听到杨某在隔壁房间不断惨叫,过了好一会儿,打手唐某出来了,气喘吁吁的,满头大汗,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嘴里还骂着脏话。当杨某出来时,头发蓬乱,脸发肿,嘴角流血,腿脚也不灵便了。

2002年—2004年办班期间,胡军利用各种手段,如罚款、恐吓、哄、骗、强制等手段将法轮功学员送到市法教中心洗脑,后来又用同样的办法在正定县办洗脑班,连高血压、心脏病、乙肝等患者都不放过。在晚上,不准学员出门,连同陪教反锁到屋里,大小便都在屋里,还有的学员晚上不让睡觉。强制洗脑时,不让随便上厕所,有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还尿湿了裤子……

胡军还利用多种手段哄骗利用意志不坚定的人为其效力,以达到为自己升职的目的。如在班上,他用花言巧语和假慈悲获得这些人对他的好感和信任,从而让人为他送锦旗,每期班结束前都是如此,如果学员不送,他就自己花钱买锦旗。还让这些人以“已转化人员”的身份向县委县政府写联名信,称赞胡军对转化工作做得如何到位,效果如何明显。胡军为了让这些所谓的“已转化人员”心甘情愿地为他效力,在这些人面前他会表现出自己多伟大多负责任,甚至他都会摆几桌宴席招待这些人,并且称兄道弟,让这些人随叫随到,死心塌地为他效力,配合他的洗脑。如市里、县里来检查,他就会让这些人冒充学员,需要录像了,也是这些人,他就靠这些,提高政绩,获得高额奖金;单位手头紧了,他也是以办班名义向财政局要钱。

每期办班结束后,他都承诺,只要进了班以后再也不会找他们的麻烦。可事实并非如此,他不但安排人员所谓的“回访”,实际上是骚扰和恐吓,多的甚至一个月一次,而且在所谓的回访过程中,导致两人死亡,三人几乎丧命,多人工作家庭受影响。

朱河村的赵留春,被县公安局和610办列为重点监控对象,多次到其家中回访骚扰。由于赵留春有高血压,血压最高时达240,再加上心理压力,承受不住多次打击和恐吓,2004年4月连续两天政保科和610都到其家中回访时,死于家中。

七吉村的于瑞兰,炼法轮功之前重病缠身,都是穿过寿衣的人,炼了法轮功后,曾经从鬼门关两次捡回一条命,自己的确是受益了。从洗脑班回来后,610人认为她死不改悔,就经常派610、派出所和村干部经常到其家中骚扰,并严重监控,对其身心造成很大影响,致使疾病缠身,不治身亡。

恒州小区秦秀娥从洗脑班回来后,仍被列为重点人员,于是610和街道办事处人员多次到其家中所谓“谈话”,对其施加压力并加以恐吓,并称再次送她到洗脑班,秦秀娥无奈之下转身服下剧毒农药(注:自杀有违大法修炼法理),幸亏抢救及时,才没出现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