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曾找我给他们传递情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我叫刘德勤。二零零三年七月份开始在德国工作。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我顺利拿到德国签证。德国大使馆把签证寄给我的时候,我发现信件被拆开了。

“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在七月份找我谈话,主要内容是说,我已拿到了出国的签证,必须为他们服务,替他们在德国拍一些照片,就是让我做所谓的情报人员(特务)传递关于法轮功学员和活动的消息。当时我保持沉默,但内心里想,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后来我尽快订了飞机票,离开了中国。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我顺利安全的到达德国柏林。没过几天我打电话回家,家中电话出现问题,拨通之后经常听到这样的话:这里是查号台,或者说你拨的是空号。

后来证实我家的电话被监听,我在德国的手机号只有我太太知道,其他人不可能知道。二零零三年八月底,有一天中午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前面是0086——中国的前拨号,我就接了,没想到竟是一个国安局姓赵的特务打来的,当时我问她,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她说自有办法,还问我给他们做事怎么样,我当时拒绝并关掉电话。后来又有几次这个电话号码的电话,我一看就挂了。

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再找过我,可能是因为我没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里,我不给他们做事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他们就不抱什么希望了。

本来我没有想把这个公布出来,因为我没有答应他们做事情,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但现在我认为,他们这也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方式,所以我应该把这个公布于众,让人们看到中共的邪恶无孔不入,但是只要我们心正,它们就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