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甘露,润四方”,救度恩山高水长(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当今之世,有史以来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正在向人类逼近。这是一个用人的语言难以言传描画的刻骨铭心的时刻。以这个时刻为参照,人心决定生命未来的“生死大抉择”正处在倒计时,充满无限悬念而又殊胜无比的人间大戏揭晓大幕正徐徐升起。

这个时刻被各个国家各个民族流传久远的古老预言所确认,这些预言曾经精准地预告过以往的历史。人类在惊叹不已之余,亦对预言中表达的“天意”不敢等闲视之。同时,这些预言都无一例外地传达了与这个时刻相关的信息:

1〕人是神的儿女。尽管人难以猜度神关于人及其所在时〔历史舞台〕空〔银河系太阳系及地球生物圈〕的一切安排的目地性;但是不难相信,必有他的美意;

顺便提一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科学家曾经建造过一个“生物圈二号”,希望这个人造的生态系统,能够象地球生物圈那样封闭自足,但以失败告终。可见,神做的事人未必能做。

2〕神与人有约。在经受魔鬼的历炼中等待神的归来,并将道德评判每个生命。〔圣经中用“审判”一词〕

不过,一切古老预言对于人间大戏揭晓一幕具体将要发生什么全部语焉不详。如果将古老预言的制作称作天意,那么“天意”似乎也不预知揭晓一幕以后的节目安排与剧情发展,显见得编导权掌握在超越“天意”的主宰手中。

一、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头修得金塑身。

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法轮功创始人发表《法正人间预》,世人才开始明白人间大戏揭晓大幕联系着宇宙的更新与净化,联系着不道德生命的大淘汰,联系着一个被称为“法正人间”的新纪元:

“正法行于世间,神佛大显,乱世冤缘皆得善解。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余者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万物更新,众生无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庆、同祝、同颂。大法在世间全盛之时始于此时。”

古老预言语焉不详的空白被当代预言说得明明白白:经过新生的阵痛,人类必将迎来一个无限美好的真正春天。

特别,二零零七年元旦法轮功创始人在《谢谢众生的问候》一文中,再一次将那不可逆转轰隆逼近的历史脚步声传达给人类:

“众生啊!你们几千年来希望的、等待的和你们担心的都来了,而且正在发生着,从中人人都在自觉和不自觉的选择着自己的未来。”

他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真相,识恶魔,

“走出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真心希望众生都能得救!”

笔者以为,这段雷霆万钧的文字至少传递了以下重要信息:

〔1〕当今之世,人心魔变,道德倾危,正是释迦牟尼预言的二千五百年后的末法时期;

〔2〕神的儿女偏离佛法,与共产恶魔结下不解之缘,走上背弃神的不归路。诱因固然在魔,但选择在人;是人亲手造下了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因此,解“劫”还须造“劫”人,选择仍在人。

其实,早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七日发表的《向世间转轮》中,法轮大法创始人就告诫众生:被“天灭中共”大势趋迫,生命必须选择未来:

“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生命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

面对这惊世警言,慧心厚德者肯定听明白了,也听进去了;但是,听惯了邪党谎言的人则不一定肯听,尤其是依赖谎言中毒成瘾者。既然连听都不肯,信就更谈不上了。有人甚至想:说是“都来了”,在哪儿呢?其实,如果那“担心的”马上就来,一定会象唐山大地震南太平洋海啸那样来得刻不容,届时只怕呼天喊地哭叫爹娘都来不及,不会再有容人思索改变心意的时间,也绝对不会再有福份恭逢那几千年来“希望的”与“等待的”光临之盛了。须知,唯有“走出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的人,才有资格亲见亲验当代预言的全过程。

清代名臣纪晓岚曾经记载其曾祖与高僧的一夕谈,似乎是一份专门为末劫众生预备的备忘录,值得借鉴:

〔1〕明末杀戮淫掠之惨,令唐末黄巢流血三千里微不足道,原因何在?盖因明末官吏率贪虐,豪绅率暴横,民俗率奸盗诈伪,无所不至。下伏怨毒,上干天怒,积百年冤愤之气而发于一朝。〔率,带头之谓〕

〔2〕劫数人所为,非天所加也!

〔3〕以我所见闻,其受祸最酷者,皆作恶最甚者也。

应当指出,受祸范围自然包括在轮回中偿还罪业的今生后世,并祸延家族及后代儿孙;而受祸程度也有多个层面:人间道德法律的正义审判;取消身体的天惩;以及下无生之门的形神全灭。虽然被中共洗过脑的无神论框民不敢相信,但是不相信不等于不要立此存照,更不等于不存在。

末法时期,恶魔逞凶,令三“率”登峰,令“无所不至”造极,造就了这历史上众生最大的“劫”,一旦发于一朝,必令人类过往遭逢的惨烈灾祸如小巫之见大巫。主佛慈悲,善解这乱世冤缘,再一次将生命得救的机会与生命重塑的希望交到每个生命的手里,他什么都可以为人做,只要人这颗“心”。正是:

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头修得金塑身。

二、预言如东风乍起,天象似春花催发。

笔者相信:以下的事实与雄辩,将会有助于更多人听和信:

一.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敢作当代预言者旷世未闻一人!他必须

1〕预言出,天象托,历史随行;

2〕堂堂正正宣示天下,一而再再而三达闻于众生之耳,佛法慈悲与佛法威严一齐兑现于当代。

二.预言当代者是真善忍佛法首传者,他的亿万弟子则是真善忍躬行实践者,邪恶中共更是真善忍破坏性检验者。

中共抗法八年,挖地三尺,大海捞针。甚至捞不到一根稻草。事实上,中共只须找到一个不真不善不忍的反例,佛法就不攻自破,中共就不会遭遇滑铁卢。应该谢谢中共以身试法,倾力完成了“真善忍是真佛法”命题的逆否证明,并推论出当代预言必真。

三.当代预言受天象之烘托,被神迹奇事所印证。一系列天象神工对当代预言的呼应,有如群山峻岭之激荡回声,构成了时代交响乐的宏伟序章。因篇幅所限,摘其要者记述如下:

1〕圣像垂泪

近年来,美欧亚澳各大洲圣母耶稣像泣血垂泪的神迹时有发生,警示人类正面临史无前例的生关死劫,致使证悟博爱的西方之神因之泣血洒泪人间。

另一方面,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洪传神州大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转法轮》首发北京。

〔1〕法轮大法的来历非同小可;

〔2〕法轮大法洪传当世乃是用佛法归正人间;

〔3〕中共与佛法为敌,镇压一亿人的正信,犯下了恶贯满穹的万古大罪。

2〕二零零五年六月,于庐山黄岩瀑布绝壁处,千百年来首次赫然显现巨幅摩崖石刻:

心慈悲,体清凉。垂甘露,润四方。四时熟,万民康。干戈戢,正教昌。

这二十四个字写得苍劲古朴,大开大合,见之如彩虹经天;闻之若天籁传音。

“心慈悲,体清凉。”

只六个字极简炼的概括赞誉了一个慈悲于心,清纯于体,凉薄物欲名利的伟大修炼群体。

“垂甘露,润四方。”

除了生命救度之恩山高水长之外,试问:这天上人间还存在任何别一种恩德爱,例如父母养育之恩,圣人教化之德,夫妻相濡以沫之爱等等,可以普天垂降,如甘露一样滋润宇宙众生嗷嗷待哺的身心灵三者,足以使生命得救,令生命升华,因而配称“垂甘露,润四方”的吗?答曰:不存在了。

“四时熟,万民康。”

万民之康不只康在体健身强,更在“人心归正”。人若“重德行善”,天必呈祥现瑞,风调雨顺以应之。

“干戈戢,正教昌。”

冤缘善解,邪恶剪除,乱源靖灭,干戈自然止息,大同景象呈现人间。由“心慈悲,体清凉”可以推知:摩崖石刻上“正教昌”三字系指一种佛家高德大法盛传于世。可见,“正教昌”直接呼应了《法正人间预》中“正法行于世间”“大法在世间全盛之时始于此时”的断言。

象一位历尽沧桑的耄耋老人,巨幅摩崖石刻站立在庐山绝壁之巅,拨开千古笼罩的瀑布烟云,在人间大戏揭晓大幕上启前夕,与《法正人间预》相唱和,无疑是造化神功对《法正人间预》作出的一种向应诠释与确认。

〔三〕二零零二年六月贵州平塘县掌布河谷发现一块长七米高三米的藏字石,赫然书写着六个颜体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每个字约一尺见方,若依概率计算,形成这六个字的概率为无穷大三次方分之一,亦即可能性为零。这块亡党石有两点特异之处,令世人惊觉:

第一,亡党石一字不差地直接点名中共。特别,为了强调它的必然灭亡,最后一个“亡”字写得特别大。

第二,经三次专家组鉴定,亡党石决非人工雕琢,实乃书法天成。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的以石头为载体的预言,例如秦末“始皇帝死而地分”,元末“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尽管预言得到历史的验证,但是后人常常怀疑是否是当时人故意为之。

这次不同了!这块二亿七千万岁的石头千真万确在五百年前坠地中分,又在中共亡象毕露的关键时刻显现,明白无误地喊出了亿万民众埋藏心中最想说而不敢说的一句话,岂天意昭昭?

藏字石的神奇出现,令人想起法轮功创始人在《向世间转轮》的庄严宣判:

“是中共自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

与这一庄严宣判相呼应,一份深藏于岩心之内的,等待了亿万年之后显现人间的“中共死刑判决书”,在举世瞩目之下,向中共下达了!天灭中共,以石为证,藏字石表达了上天坚如磐石般意志,佐证了《向世间转轮》的无限庄严神圣,使人感受到佛法之威严,天意之昭然,实在令智者震撼,令中共胆寒!

等等。

预言如东风乍起,天象似春花催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对当代预言以及天灭中共的天象烘托,俯拾即是,只待有心人慧眼识玄机了。例如,笔者下面这首诗中,就包含了很多耐人寻味的信息:

“中原半壁覆沙尘”,
中海南海集乌鸦。
死〔四〕日同辉照两会,
孤坟老水蛇鼠蛙。

“中原半壁覆沙尘”〔见法轮大法创始人诗《劫》〕,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当然是上天对邪恶暴政的严厉警告;理智正常的国人决不会认同魔鬼幕僚们的神经错乱,附和他们的热昏胡话,跟着去欢呼红色沙尘暴来得更猛烈,去礼赞革命乌鸦们参拜中南海。

我们的老祖宗还告诉我们:天日变色乃是天之盛怒的一种表达。这样看来,二零零六年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大庆出现死〔四〕日同辉,不但是对国人的警示,更是预告中共的死日来临了。

诗的第四句揭示中共三代执政邪教主均为水中卑劣一族:毛生于癸巳为水蛇之命,邓的前世是只老鼠〔高人天目所见〕,江的元神则是泽国之民癞蛤蟆〔高人天目所见〕,而胡则为非活性老水〔老水即:寿+水=涛〕,比如蒸锅水。所以,只待胡锦涛主政,非活性老水中畜养的一群水妖大限就该到了!可见,连国家剧院建成水坟式都很有点意思。

其实,中共九常委的名字也充满亡党丧音,比如,胡紧逃〔有心救党,无力回天,紧急逃离,可保无虞〕,无邦国,瘟家〔权势集团爆发户大〕饱〔私囊〕,假庆〔甘〕霖〔邪党自吹雨露滋润禾苗壮〕,曾〔经而已〕庆〔河山一片〕红,无官正,黄局〔黄定了的残棋一局〕等等。这么多不吉祥的名字不经意地汇聚在末代邪党中枢,颇具上苍揶揄嘲弄之意,处处在显示天意昭昭,令人警醒。显见得:

当代预言惊世俗,
天象烘托动心魄。
造化神功唱然喏!
大限将临恶魔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