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彷徨人生时 女律师走入法轮功

写在「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具备台湾与美国纽约州律师的资格,曾担任美国全友电脑公司法律顾问与台湾专利代理人的童文薰,在她三十八岁的那一年,跌破律师界众人眼镜放下显赫的律师光环;那时童文薰已经经营到拥有一百个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所长。

是什么原因让她毅然决然的放下?童文薰说,有多少法律人在进入法律系时,是抱着济世救人的雄心壮志呢?但不分中外的,许多学子却在步出法学院的大门后,背叛了自己最初的志向!加上多年来的法律工作,让童文薰对人性及社会的走向感到非常的失望与沮丧。

当她正走在困惑与彷徨的人生路口时,一位帮童文薰装潢房子的设计师给了她一本书--《转法轮》。当时童文薰虽然看过一遍《转法轮》,但也安排自己前往西藏寻找生命的意义,只是寻寻觅觅之下,她终究没有找到答案。

回国后的童文薰,开始深入了解「法轮功」,想要明白修炼到底是什么,人生究竟所为何来?原本觉的法轮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法门而已,但当时大陆的残酷镇压与成千上万不畏生死、想为法轮功说句真话的修炼民众引起了童文薰强烈的好奇心。

「之前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大陆进进出出很多次,我知道大陆人民有一种非常讲究利害关系的习性。我就一直思考,在中共强烈的打压下,有那么多人因为修炼被抓进劳教所,这时只要签个名说不炼了就可以放出来,他们为什么不出来呢?我真觉的不可思议!」

说一句不炼就放人,说一句炼就判刑,这个差异实在太大,童文薰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修炼人仍然愿意前仆后继的站出来捍卫着法轮大法?就在童文薰反复阅读《转法轮》与相关书籍后,她感动的泪如泉涌。

「我在看一个个迫害案例时,我就知道那些故事都是真的,每个人叙述的口气都不一样,这真的是活生生的生命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我一边看一边哭,看到太多数不清的感人事迹,太多舍身取义的壮举,我本来是很能承受压力的,却还是被深深的触动着。我想那这一定是这部法有那么大的精神力量!」

于是,被深深感动着的童文薰,也走进了修炼的行列。修炼后的童文薰在平日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实践,时时检视自己的言行有没有符合真?有没有符合善?有没有符合忍?修炼一段时间后,童文薰发现自己有了很大的改变。

「去年突然发现自己怎么最近开车都不会生气,两年多来开车没按过喇叭,我想是台北人的交通习惯变好了吗?是交通状况变好了吗?不,我发现乱开车的还是乱开车,交通情况甚至更糟糕,但为什么我却不动心了呢?原来我过去那股急躁与冲动的一面已在不知不觉中修去了。」

看到自己的改变,童文薰突然感叹的表示,如果她在当律师的时候就能得法,也许自己就不会辞职,也可以将律师这个工作做的更好,跟合伙人也不会有着许多摩擦了。童文薰更进一步和我们分享她修炼后对目前律师这个职业的想法:

童文薰表示,「真、善、忍」的相反就是「假、恶、斗」,如果从真来看,现在律师上法庭不讲真话,因为我们知道被告拥有缄默权,人被抓了,只要打定主意不讲实话,没有指证人,就可以不承认。「缄默权」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立生命,它使这个社会越来越看不到讲真话的美德,无论如何就是死不认错,理所当然不用说真话。

如果从恶来看,举个例子来说,一个消费者为了购买预售屋而缴交几百万的订金后,家里发生了事情,没有办法继续付款并想要退屋,这时很多建商会因为消费者没有履行合约,而使用契约关系将他之前所付的订金全部吞下去。想一想,如果都照着法律走,很多是非标准都已经偏离了比较高的道德对人的要求。有了法律人就会忘了道德,因为只要用最低的法律标准做事就好,就可以获得利益。

再来看看斗,律师在法庭上会交互诘问,字字句句计较对方说了些什么,但如果真的是要解决纠纷,是不是应该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错,同时站在对方立场想,如果任何事情都走出「真、善、忍」的道德标准,跑到法庭上去争斗,就会把是非对错的判断都让给法官,而不是自己身为一个人对自己的所做的行为勇于承担,这已经是本末倒置了。

童文薰深有感触的表示,法律没有办法箝制人心,人如果一心要做恶的话,法律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人应该要有心法的约束,而不是靠外在的法律。童文薰接着诉说一段十几年前的故事:

十几年前,童文薰接过一个义务扶助的案件。那是个怨气冲天的妇人,先生骑机车被一个女子开车追撞,结果变成植物人,但这个肇事女子却不愿赔偿一分钱。妇人对女子提起刑事告诉与民事求偿官司。可是女子的未婚夫是警察,请来当天一一零勤务中心的员警,证称当天有报案记录(但没有电话录音),女子在事发当时曾拜托路人代为打电话报警,因此是「自首」,符合自首减刑或免除其刑的要件,得到了缓刑的判决。

至于民事求偿官司,因为女子脱产逃避责任,官司打了几年,年轻女子从未婚到结婚,从怀孕到生子,最后终究没有赔偿一分钱。那位妇人,查出作证的警察是那名肇事女子先生的同学,因而认定做证的警察是伪证,坚持要告该名员警伪证罪。但在欠缺证据之下,这样的提告只会在法庭上招来检察官对提告人的羞辱,不会有任何结果。

最后如愿拿到诉状的妇人,自己走向法院走过所有的程序。果不其然,她在法庭上提不出任何证据,受尽了言词的凌辱,但是她的恨支撑着她的执著,就是不肯放弃,虽然败诉了,但那名员警也因为不堪其扰,请调桃园县长官邸的警卫工作,离开台北一一零报案中心的工作。

知道这个案子的结果是什么吗?在一个官邸血案中,死在警卫室的员警,就是这个警察。多年后的今天,童文薰仍不能确认究竟谁是谁非,但她清楚的了解,冥冥之中,另有一个审判的法庭。法庭上的胜利,是人生真正的胜利吗?介入人与人之间的纠纷,不为正义而来,却为了名利而来,算不算昧着良心过日子?

在这世界法轮功日来临之际,童文薰真诚的盼望,如果律师界、法律界甚至社会上的老百姓们都能遵循「真、善、忍」的话,那对社会、对全人类的影响将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在当今物欲横流、道德沦丧的世界里,唯有提升人类道德心性的法轮大法能真正带给人们内心真正的宁静,真正和平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