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会理老人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我叫崔德利,今年65岁,四川会理老街乡沙坝村五组人。我因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可是99年7.20以后,因为我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几年来我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多种迫害。

由于生活的艰辛和几十年的辛苦劳作,身体留下了许多疾患,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痛,整天象背着一块大石板一样难受。1998年7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疾病不药而治,身体轻松了,简直是走路生风,过去我性情暴躁,爱发火。修大法后,我按师父要求修心向善,处处做好人。在家里任劳任怨为儿女们操劳,和乡亲邻里和睦相处,从不和人争斗,我家做生意,价钱公道,不赚昧心钱,遇有困难的人我还经常帮助,了解我的人都愿意和我打交道。

可是99年7.20以后,公安局、派出所、乡政府、村委会多次派人上来骚扰,利用恐吓、威逼手段要我放弃信仰,达不到目地后,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多次抄家。

2001年我参加了一次签名,要求还师父清白就被公安局一科传讯,并罚款200元,后来和同修聚会了一下又被传讯,罚款100元。

2001年,我女儿女婿在昆明办的托运部,公安一科怀疑是法轮功的,就抢去了我家保险柜中的货款14万多元,说调查清楚了再还。又把我女婿抓去关押了一星期。公安想罗织一些罪名,吞掉那笔钱。结果什么也没找到,还是不还我家的钱,因为我女婿被关押,我女儿在昆明银行取款又被坏人抢劫去13万多元。这时多家客户上门逼债,弄得我一家走投无路,万般无奈,儿女们八方求告,花钱请律师,找记者,求人情我又经常放下生意跑公安局找他们讲理要钱经过两年多的奔波讨要,公安看吞不下去,才还了我家款项。

经过这场变故,女儿女婿们饱受了身心的创伤,于是他们迁怒于我,说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使他们遭横祸,所以多次在家中发难,我几次被逼得要离家出走,又牵挂着两个小孙女没人照顾,事情化解后,他们仍然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哪一天又被敲去一杠子,还怕影响下一代的前程,所以提出分家。我被逼无奈,为了使儿女们不受到牵连,让他们生活快活点,我搬出来单独住。

06年4月9日时许,国保大队一行6人又平白无故撞到我家抄家,抄去了我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连5角钱一把的小剪刀、小镊子都抄去了,还把我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还敲诈了我1000元钱。

9月4日10时许,国保警察到南郊村大法弟子刘子会家抄家,正遇到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在那里,他们又把我绑架去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他们利用儿女们对母亲的孝心,恐吓他们说我如何如何要送去劳教,儿女们怕我受苦,赶紧抱了2000元血汗钱交给他们,我才被放出看守所。

因我坚修大法,12月恶警又无故将我判十三个月劳教,现还在楠木寺劳教所。

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超出宪法和法律规定,对人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就是向人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无辜迫害的真相,也是为别人好,让人们不受谎言的欺骗,对大法有个正确的认识,这使人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是大慈大悲的行为,也是符合宪法法律规定的言论自由的,可几年来,我被非法抄家7次,非法关押3次。勒索现金3300元,请大家用良知衡量一下谁邪、谁恶?善恶终有报,希望人们在大是大非面前守住那份良知,不要助恶为虐,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