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玉溪市邓智旭补述遭受的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云南省玉溪春和镇刘总旗村民邓智旭修炼法轮功受益,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反映法轮大法好,被玉溪红塔公安分局和春和镇政府人员非法劫持回本地,被非法送到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说的是劳教三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被绑架带到了玉溪红塔公安分局,目前被迫流离失所。

下面是邓智旭补述自己遭受的迫害情况。

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每天都被强制做奴工,有包夹看管,而自己的一切包括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漱等一切大小事均由包夹做主。而那些被迫放弃了修炼的所谓“转化”的学员,还要违背自己的良知写诽谤大法和师父、表明与大法和师父决裂的“揭批”,这些人可能没有包夹,每周会有半天或一天的休息,但是,她们会被统一编排到一个所谓“学习班”,统一做奴工,统一每天看邪党新闻,灌输邪党文化,观看邪党诽谤和污蔑师父与法轮大法的光盘、录像,隔三差五的还要写昧心揭批,还要经常唱歌功恶党的歌曲……

这样全套洗脑下来,人人都变的迟钝、麻木,家人都难以置信:她怎么会放弃?原来一直是:师父好,法轮大法好,我要坚修到底,要让更多人知道大法好!然而家属又岂会知道这个“转化”背后的内幕……更加可悲的是,他们有的还反过来感谢迫害亲人的劳教所。而劳教所这时也恬不知耻的说:“不用谢我们,这是我们的工作。但是,能有今天的成绩,我们所有的管教、干部都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关心她们的身、心、生活,找她们聊天、谈心事,把她们当作亲人一样对待……”当然,他们还会施些小恩小惠,逢年过节让所谓“转化表现好”的人回家过年,或者同家属到昆明的“民族村”、“世博园”等公园玩几个小时。

这里有一事要说明,这些被转化的学员,均在被引诱、误导的情况下,断章取义的看了《转法轮》或经文的某一段法、某一句讲法,从而片面、错误的理解法,再加以谎言栽赃、污蔑大法和师父,在得不到任何真实、正面的信息的情况下而被转化、邪悟。所以,当这些学员回家后,绝大部份又发表严正声明:在劳教所的所言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我也曾如此邪悟,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今天,因为坚修大法,为让更多的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别再受邪党的谎言欺骗,我被迫害的流离失所。

除姐姐邓翠萍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三年,被云南省二监非法关押迫害,丈夫陈光华又被云南省一监非法关押迫害。这个家被迫害的四分五裂、妻离子散,我的家人、亲友为此一次次的担惊受怕,我受苦,他们也在受苦。丈夫陈光华是玉溪市财政局──政府采购中心的职工,因为是玉溪市辅导站的站长,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劳教三年,一直被邪党视为“重点”监控、迫害的对象。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被玉溪红塔分局副局长张苏荣、国保大队的刘绍荣(现已调离)、恶警朱家勇、任海燕等十几人从家里绑架(当时我们结婚刚刚两个月),又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三年。

自丈夫零五年九月被绑架到省一监后,我前后三次去省一监,都没见到丈夫;七十多岁的老婆婆,不顾晕车和颠沛流离艰难的到了省一监,也没看着儿子一眼……

当亲友们知道这事后,都说:凭什么啊,杀人放火的及死刑犯都有见面的机会,炼法轮功的反而不让见?后来从红塔区六一零的恶人李美兰口中才知道,原来玉溪红塔区六一零和红塔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从中作梗,扣下了省一监寄来的会见通知单,且与省一监共同迫害,剥夺了丈夫的会见权利。

在此,奉劝所有迫害者: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分清善恶,切勿做红魔的陪葬品。赶快清醒过来,停止行恶,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留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