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突破面对面讲真相难关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自从三退救世人以来我只能做到给亲戚讲,还想没有亲情,我把他(她)们都看成是该做的众生。可就不能给陌生人讲,心里也知道应该讲,就是觉的难、怕这怕那的,自己又给自己找借口,我发真相材料了不也一样吗?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做铺垫,其他同修去讲也容易了不一样吗?可是普救面很小,又想讲,又不敢讲,矛盾呀!就这样在零六年夏天,我到早市去,那里有露天理发的,理发师也是年岁大的妇女,我就试着向她讲真相,拐弯抹角只讲了法轮大法好。一个月后我又去理发,这回才讲到三退,结果人家已经退了。

又一次我骑车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没走到地方车就坏了,我借修车给修车人讲三退,结果讲什么他也不信,我又没成功,就这样几次失败。

我心想师尊说:“难行能行”,我不灰心,我能行。第二天我出去遇到一个爆苞米花的,我买了一锅苞米花,又和他讲,农民种地苦,现在当官的就知道自己捞等等,他说他干啥都不顺,说来说去就退了队,我答应明天给他送了平安符,以后遇到不顺了,默念“法轮大法好”。

第二天去到那去却换了个人,我就走了,走几步心想,可能今天是这个人来听真相的,我又返回去了,正好他爆出一锅苞米花,有点火大了,糊点,我说:这还能有人爱买吗?他说:这锅就换个阀,头一锅没崩好,我说多少钱我买了,他很高兴。我又给他讲三退,几句话就退了。护身符也给他了,他非常高兴。

过了两天我又想出去讲真相,出门之前我双手合十,对师尊法像说:师尊知道我心,请师尊助我。我又到了一个大部份房子已扒了、动迁的地方,慢慢的骑着车,我听到两个中年妇女说对社会不满的话,我又退回到她们跟前搭话。我说我是到这来找亲戚,她们搬走了,我听你俩说话,我就觉的你们俩像我的亲人似的,就跟你们唠唠,几句话就说退了两个。

后来又遇到两个小学生,我给他们讲“红色恶龙”,两个孩子都退了团。我继续往前骑又看到一个爆苞米花的,旁边站了个中年妇女,我看她很善良,我便下车和她搭话,她带的苞米能崩三锅,但她只想崩两锅,我就说也要一锅,于是给了她二斤多玉米钱,就和她一起站着等,我利用这点给她讲真相。我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什么事没有,我们又不吃亏,如果有大难,咱们退了,也不能跟着恶党吃锅烙,几句话她就退了团,就这样我讲三退就象“苞米花”一样爆开了。

师尊《彻底解体邪恶》经文发表了,我觉的正法進入了新阶段,得越最后越精進,快讲,什么走路帮人用小自行车驮东西、到早市、到小商店等等凡遇到一两个人认为时机来了,听真相的人来了就讲,我把亲人当作众生去掉亲情的讲,把陌生人又当成亲人一样去讲,因为世人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就这样出门遇到机会讲讲,我就越讲越爱讲。

师尊新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和《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后我觉的时间呀,正法救众生的时间太紧了,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大法弟子,每人讲退一个人,那就是上亿众生被救度了。如果同修还没走出这一步,你就赶快出来讲真相,你就试着讲,讲的不好别人也不认识你,你走你的,又不会危险。如果你能迈出这一步,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大法弟子是个整体让我们共同在师尊的指引下做好“三件事”,师尊在最新经文中说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我们大法弟子的回答是:师尊放心吧!请恩师放心: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能做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