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在贵阳举办第一期法轮功传功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四日】甲同修满怀感慨的心情说,法轮功的洪传,不靠打广告,不用写海报,就是先得者喜之,觉的太好了,于是口传口,心传心,在贵州吸引了众多气功爱好者,有缘人踊跃报名参加了师父在贵阳举办的第一期传功班。

九三年五月二十五日该班在省地矿局楼上大厅开课,参加者三百余人。师父为方便上班的学员听课,把上课时间安排在下午七时。法轮功第一期班传功场庄严肃穆,七时师父准时出现在讲台上,用炯炯有神目光扫视会场一周,大家顿时感觉到慈悲祥和的状态,顿时大家肃然起敬,静心恭听师父传出的法轮佛法的洪音。

师父讲课时不用讲稿,语言干净利落,娓娓道来。大法真理强大的感染力,一下子吸住了学员的心。正当大家听得入神时,突然熄灯,而且连续三次。修理人员总查不出故障,(后来知道其实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书中提及的那蛇怪在作祟、捣乱。)很快,只听得师父用沉着冷静的声音说,大家不要急,一会儿就好,接着,师父打了几个手印,拍拍手说好了,马上电灯复明。

清理完后,继续讲课。讲课中师父根据学员们接受的情况,随时变换采取相应的传授方式,用浅白易懂的语言,阐明了博大精深的宇宙真理,迅速开启了学员的心扉,使听课者心灵产生强烈震撼,使世界观产生巨变。真可谓:“悠悠万世行,寻他千百度。缘者登归途,法光散迷雾。慧者心自清,苦中乐长驻。俗世洪流醒,方惊天地殊。”(大法弟子歌曲《登归途》)

在第一期法轮功传功期间,贵阳天气一直很阴沉,浓雾密布,但雨总下不起来,是师父要让学员们安心听课啊!在学习班快结束时,师父让我们跺脚祛病,给每个学员清理身体,因为师父打出的功太大,当时有些学员反应猛烈、头晕、发热、发麻。有学员急忙去告诉师父,师父马上慈悲安慰说,给你们清理身体,那些东西被销毁,它是有反应的,但不会有什么问题,有师在呢,大家放心。

师父讲完课就亲自给我们教功,并认真的手把手纠正学员的动作,有些学员在炼站桩功和第五套“神通加持法”时,不能坚持的,师父不断鼓励要坚持!教完功后,还让学员们提问题,然后耐心给予解答。人人都感到沐浴在慈悲的关切中。开班的后几天,师父还亲自和学员一道选出辅导员和选择炼功场,并给清场。真是关怀备至。

师父生活简朴,不住宾馆,就住附近的小旅社。师父初到贵阳时,接待方仅出十元给师父用餐,对随行人员不管,后被师父拒绝,亲自安排并和弟子们一道用餐和住宿。每次下课,师父徒步回旅社途中经常会遇到学员,有时或请师父签字或请师父合影,或提些细小问题,师父欣然允诺。如我问师父:“炼法轮功后,能不能吃生凉的东西?”师父说,想吃就吃,能吃就吃,炼法轮功很随和,大法大道至简至易。师父时时处处言传身教,以身作则,给我们留下光彩照人的楷模。

乙同修也无不感慨的说,也不知我是若干世修来的奇缘,有幸参加了师父多次传功班。自在贵阳参加了师尊的咨询报告会后,就觉的这法轮功造诣高深,天上人间独有,加上实修心、勤炼功受益匪浅,真是美不胜收。于是总想把世上最珍贵、最好的事告诉更多的人,让他们都能受益。就以现身说法,奔走相告,希望亲友与同事们莫失这万古良机,千万不要与这瞬间即逝,将来不会再有的,佛法洪传于世度人的机缘擦肩而过,否则将是人永远追悔莫及的!结果,我们单位,一下有几车人去贵阳参加法轮功第一期传功班。

我家三代人与恩师也结下了这万古圣缘,而且,一直幸得师尊洪大慈悲的呵护。由于我对法轮佛法百分之百的虔诚,使我越听越想听,越学越想学。师尊在贵州传功后又赶往成都办法轮功传功班,于是与同修们相约,过了这村可没有那个店,失去的每一次机会不会再有,赴成都听师父传功讲法一定成行。

就在我准备动身的前几天,老伴突发胆结石,必须紧急送医院动手术。面对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我心想学佛法是最正最好的,谁也阻挡不了,师父会呵护的。于是从容把老伴送到医院动了手术,结果奇迹出现了,老伴动手术后,包括输血、输氧、康复仅三天时间,老伴就能下地活动了。并对我说:“我没事了,你安心去成都吧。”当时,医生说象这样的病人,不得住院几个月,半年的。怎么几天就好了?!称奇不已,我流着泪告诉医生,这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后,给我家亲人带来的福份啊!谢谢恩师!我如期启程赴成都取经去了。

师父在成都传功很忙,但还抽时间来看望,心里常牵挂着贵州大法弟子,了解我们修炼的情况,鼓励我们精進实修,并一定让更多有缘人得救得度。自此贵州洪法活动轰轰烈烈的开展起来,由法轮功学员自发举办的九天听录音、看录像传功法几乎遍及贵州各地的城镇、工厂、农村。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越来越多。

随着自己精進实修,身边神奇事也越来越多。如,我家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因大腿骨折,不能行走。一日,我有事外出,看天上晴空万里,就把母亲搬到院子里晒太阳,于是外出办事,中途,突然狂风大作,一阵暴雨倾盆而降,使我措手不及。在赶车回家路上,心急如焚,心想家中人都外出,老母亲没人照料,怎么办?等我忙三火四赶到家一看,老母亲躺在屋里安然微笑的对我说,雨还没落下,就有位不认识的年青人把我背回屋里。我脱口而出,这不是师父派来的吗!谢谢恩师,真是急弟子所急呀!

又如九四年师父在郑州办传法班,我的两个孩子,常听我说到法轮功的奇功奇人,于是借假期都想到郑州参加师父办的法轮功学习班,亲身见证师父的神威。但我们大人抽不出时间送去,于是两个孩子自己就去了。回来后告诉我发生在他们身边的奇事。两个孩子在法轮功学习班结束后,顺便回山东老家。她俩乘坐的火车,是深夜到达所下车站,但我老家距车站还有几公里,并得穿越很大一片玉米地,当晚天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两个孩子其中小的才十岁,胆小得真想哭。两人走到玉米地时正发愁,突然来了个大人,打着电筒慈祥的说,我送你们回家吧。我们悟到这是师父在呵护小弟子啊!接着在开学前,两个孩子由北京购票赶回贵阳,又遇奇迹,当他们排队购票快轮到他们时,才知北京直达贵阳的票,只剩下两张了,而在他们前面还有一人也要买这个票。大孩子情急中想起师父,就一念,突然听前面人说不购此票了,使两孩子及时购票同车赶回家。师父的关怀无微不至啊!

丙同修千恩万谢的回忆说,九三年五月有幸聆听了师尊在贵阳举办的法轮功咨询报告会。接着又参加了师父办的法轮功传功班,还认真拜读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法轮大法真理的光芒,照亮自己迷失的心智,内心所有对人生的困惑都解开了,并得到师父清理身体。自己以前满身病痛(支气管扩张、下肢麻木发凉、胃出血、神经衰弱等),久病寻医,练过其它功都不见好。现在却顷刻烟消云散,整个人感到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老伴见法轮功祛病健身神奇功效,很快也成了修大法的受益者。

他五八年工伤致残(上班时,被爆破炸药崩起的物体打破头盖骨,腿负重伤,当场昏迷不省人事,在贵阳医院抢救一个多星期。此后,落下许多后遗症,经常头顶巨痛,腿伤导致坐骨神经痛,痛得坐也不能站也不能,六月大暑天,还得穿棉衣。)每年都要送去住几次医院,成了个药罐子,医药费不知花了多少,求过名医,练过气功,收效甚微。真是度日如年啊!但在师父传功班上,经师父让跺脚去病,接着发出许多法轮给调理后,奇迹出现,三十多年来使他痛不欲生的顽疾,消失遁形。真正感到没有病的轻松与愉悦,行走如飞。

我俩亲身体验法轮功的神奇,都感叹若不是有幸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我们已入黄泉不在人世。这也成了我们向众人及亲友讲真相的有力铁证!也是我们坚修大法的动力。尤其是宇宙大法的真理,永恒不变的“有得必有失”,“善恶必有报”,“业力的转化”等法理使人心修得完美无缺,修成宇宙中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最伟大,最好,最正的生命。而我们这受党文化腐蚀多年,又是从为私为我旧宇宙出来的生命,随时都会遇到能否在实修中割舍自我,守心节欲的事。

我刚得法不久,一次到公园去炼功,正值金秋十月,各类秋菊争相姘艳,着实惹人喜爱,于是,插花瘾发,控制不了自己,便动了坏念,掏出挂着钥匙的牛角刀去割菊花。谁知牛角刀不听使唤,我索性连根拔出带了回家。走到门口找钥匙开门,怎么也找不到,马上悟到是我干坏事所致。立刻在心中向师父认错,说这样损人利己的事绝不会再有第二次。当晚梦中,我的钥匙失而复得。

次日,到公园一问,被一位清洁工拾到归还给我。自此,在修炼中,时刻注意用修炼人的标准来对照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从小事做好,渐渐修去“私”,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其实,敢于割舍,师父早给我们留下了参照的典范。如,一次师父来贵阳办法轮功学习班,与主办方议好,按四六分成,后来主办方嫌六成少,几乎把办班费吞了。学员们都为此愤愤不平,但师父以海纳百川之气度一笑了之,根本不当回事。该得的师父都坦然而舍,如此正的师父门下弟子还能去争自己不该得的吗?

丁同修含着泪述说,修炼法轮功前,我是几十年的老病号。每年入秋就离不开棉帽、衣、裤。长期卧床,成了全家人特殊保护的对象和累赘。听闻师父亲自到贵阳传佛法,无论如何都要去听,“朝闻道夕可死”,这是距死不远的我,当时唯一的心愿。我是被家人抬進师父传功场的,在师父给学员们清理身体时,我马上感到一大股阴凉气往脚底下去,顿时全身暖呼呼的,清理完后,师父说放松,站起来往前走!开始我心七上八下嗵嗵跳,师父鼓励说别怕,没事的,你走呀!于是,我竟行动自如走起来,全场鼓励掌声使我泪水涟涟。当时,我的天目也开了,看到身上有很多法轮在转,看到师父教功照片上的眼睛会动,回到家看到满屋是金色的法轮,师父连我家环境都给清理了,真是三生有幸啊!自此,我们全家三代人绝对信师信法,无论风云怎么变换,邪恶有多疯狂,都动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心。

象这类同修们经历的修炼法轮佛法中神奇的事,在贵州各地都有,真是多得不胜枚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4/154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