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牵着我的手 一步一步往家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师父伟岸的背影,牵着我的手,师父说:“孩子,我们回家吧”,我说:“师父啊,这次我再也不撒手”,我紧跟着师父,消失在回家的路上,而这一瞬间的定格将是宇宙间最永恒的幸福。

九六年刚得法时,我看到一群牙齿都没有的老太太们坐在那里静静的一言不发,听着别人读交流稿,心中想这么高深的气功(当时把大法当成一门新的好的气功来看的),他们能懂吗?这自以为是的一念之差,使我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使我在恶人迫害初期时,不知任何真相而轻信了中共的谣言;使我至今不认识一个同修;这一念之差蹉跎了八年的宝贵光阴,直到零四年才从新走回大法。

回家的路上师父一步一步的指引我,我一关一关过的跌跌撞撞。我开始做了一份《为你而来》的小报,共做了三四期,做了二千多张真相光碟,就这样一个人做,一个人发,逢人就讲,还让人到家里来看电脑,根本不懂注意安全。四个月后被邻居告发,非法抄家,在看守所绝食二十多天闯出魔穴,出来后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去了另一座城市,因为被邻居告发过,产生了怕心,生活中不敢暴露身份,就选择了网络讲真相和少量发一些光碟。现在就和大家交流网络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我开始是发《九评》到好友的信箱,发了许多但看不到回复,不知他们能否收到,也不知他们看后什么想法,我希望能帮助他们三退,于是我开始发那些大游行的图片,回复的人很少,后来在发完图片后加段文字:我们在加入少先队或共青团或党员时,都对着那面血旗宣了誓,说要为它献出生命等等,这种誓言很毒的,如果中共灭亡,发了毒誓的人真的是要随着中共一起入土的,只有声明退出它的一切组织才可以破除毒誓,破除后你在天灭中共时会保性命,我帮你用你的网名在神佛的面前退出这些组织破除毒誓保平安好吗?我等着你回复我二个字:同意!

结果发了这段文字后,一个上午就有六个人发来“同意”二个字,只要我拼命发这段文字,就一定会有人发“同意”二个字过来,如果正念发的好,那发“同意”过来的人会明显的多,我收到后,就帮他们用网名去大纪元声明,声明完了,我就再发一段这样的文字给他们:我帮你用这个名字退好啦!恭喜你啊,……,如果你的亲朋好友也想退出保平安,把他们的化名告诉我,我乐意效劳,祝你和你的家人平安快乐!通常会收到他们的回复:谢谢。

这样一年多来,我退了八百多人,把这些同意退出邪党的人放到一个组里,这样就方便再跟他们讲大法的真相。苏家屯集中营杀人魔穴曝光后,我也发过关于集中营的文字,但发“同意”过来的人很少,而骂我造谣的人却特别多。后来我就仍先发让他们三退的文字,把同意退出的人另列一组后,再向所有的人发集中营事件或其它的真相等等。除了主动回复“同意”的人以外还有三种人,一种是有回复的,他们中有开骂的、不解的、这个观念、那个观念的;第二种就是默不作声的;第三种就是把你踢出去的。默不作声这类的,因为他们不作声就不知他们的心结,但是只要他们不踢我出去就一定在看,所以我就永不放弃的对他们不断的发一些信息。而回复的,我就要灵活的针对不同的观点去破他们的壳,解他们的心结,有的聊一次就退了,有的聊多次才退。而对于乱骂的人,我有时会不理的,那是我修的不好心胸狭隘,有时也会理,也有乱骂的人经过聊天后退出的,其实我已经掌握了和这些乱骂的人聊的技巧和心态了,只是有时看他们骂的简直不堪入目就把窗口关了不愿理了,其实我已经悟到这些人就是用这种方式来了解真相的,他们为什么不踢我出局呢?为什么不真的举报我呢?他们其实是等着我告诉他们真相,我怎么能不告诉他们真相而不理他们呢?我以后一定要增加自己心性的容量,不放弃任何一个有缘人。

通过这一年多的网络讲真相,有一个体会:中国大多数民众厌恶政治。所以我认为最好不要一上来谈人权这些,让他们感觉“累”的话题,他们大都是上网来放松的,而从平安祈福这方面入手就很容易沟通,他们也愿意接受。

聊天中一开始就可以公开佛信徒的身份,向他们声明对政治无任何兴趣,对中共无任何仇恨,只是知道中共要灭亡的天机,要大家离它远点,别在这颗快倒的树上做巢、树下乘凉,让他们清楚的感受到我唯一而单纯的目地就是救度众生,这样他们基本不反感。在他们乱骂或说要举报时,就要他们多结善缘,或呵呵一乐,他们会感受到一个修炼人宽厚慈悲祥和的心境。最近我喜欢用一些打油诗来化解党文化毒害下众生那种紧张、恐惧、变异扭曲后的党性十足的劲头。我收集了一些打油诗放在讲真相用的文件夹里,有些人发来一个警察的头像,意思是恐吓我,我看了看那个头像就发信息:你发的这个警察表情就象是做了坏事、怕见人的样子,呵呵,你看看老百姓是如何评价他们的:一坏交警队,站在路中乱收费;二坏刑警队,还没破案先喝醉;三坏防暴队,本身就是黑社会;四坏城管队,地痞流氓加土匪;最坏治安队,赶走嫖客自己睡。

对方看我发的信息开心大笑,因为那个头像是真的象做坏事怕人知道的样子,也不知设计者是如何想的,而大陆的老百姓是深受中共欺凌的,轻轻一点就通,幽默风趣又能恰到好处,真的可以四两拨千斤的解开他们的心结。在这样开心愉快的气氛中,对他们说:我帮你用这个网名到神佛的面前退出少先队、共青团或党员破除毒誓保平安好吗?他们往往爽快的说:好吧。

还有一个人说想找个女朋友,我说你三退了就一定能找到,他马上就同意三退了。有的人不信神佛,那么就可以问他信什么,他说什么也不信,只信自己,就是信自己的选择,那么就把选择退出和选择不退的利与弊讲清楚,让他选择,这样他一下就会明白选择退出是百益无一害的。

千万不要陷入与他去争执神佛是否存在的问题。至于那些十分“忠诚”的党徒,只要几首打油诗,轻轻就可破他们表面坚信邪恶、心里迷茫的壳。他说我是“动乱”了这个和谐社会,我就可以送个对联他:中央: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级级加码马到成功;地方:下层蒙上层一层蒙一层层层渗水水到渠成;横批:和谐社会。使他一下就明白了这个腐败透顶已无可救要的和谐社会的真面目。

我曾经尝试过用一些高深的理论和道德良知等等说教的方式去和众生讲真相,十分费劲,而改用这些生动又画龙点睛的幽默讽刺打油诗或对联或流行的手机短信效果就非常好,有时用《九评》的一些句子回复也特别有效。

这里我还想谈一点技巧,千万不要说他的观念“对”,因为常人的观念是不会对的,你一说对,就会增加他们的能量,但又决对不能说错,你一说他错了,对于不修炼的常人来说就象捅了马蜂窝一样,他会认为你是在攻击他,他也会开始攻击你,也会一个劲说你错错错,千万不要让他说你错,一定要让他回答对、是、好,他一路回答好好好,最后你说我帮你退了好吗,他也会说好。我认为“临门一脚”很重要,已在门口了,不把他拉進门,错过这个时机。他们在常人中又不知会产生什么观念,又会增加难度,只要他当时同意退,那么神一定会算数,会即刻清除他们身上邪党的一些东西,即使他还有什么疑问也算是退后服务了,他身上恶党的东西清理多了,他也容易明白。

我天天看明慧网上同修讲真相的文章,感觉讲真相的方法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的经验是:不用和众生辩论那些高深的问题,千万不要争论,顺着他们的观念但又能主导着他们去认识,切记要边发正念边讲,心境要达到心如死水,无一切人心,只有慈悲和祥和,这样才会有无边的智慧,精彩的对白,效果就会很好。

因为在大陆用网络讲真相安全性十分重要,记得刚开始时,我总是同时和许多人聊,忙碌的不得了,后来就做了个梦:我在自己的店里,来了许多人,有二三十个,挤的满满一屋,后面还有人往里挤,似乎是来买东西。我心里觉的不妥,但又不能赶他们走,很着急,也很警惕,就在这时发现有几个人似乎不对劲。我过去一看,他们竟把我的电脑里的一些什么元件偷下来了,我把其他人请出去,让这几个干坏事的人把东西还我,就这样梦醒了。这个梦是师父点化我要注意安全。后来我就不再和许多人同时聊了,发完信息就关闭网络,停一会再上线看他们的留言,然后针对他们的留言回复,把一些有普遍性的回复保留下来,以后复制了回复就快多了,时间长会积累许多优秀的回复短语,用起来会很方便。

其实用网络讲真相在大陆是没有海外方便和安全的,由于当初的怕心竟选择这种方式讲了一年多,以后我仍会用这方式讲下去,但也会开始注重生活中面对面讲真相,特别是发《九评》光碟。

讲真相是师父让我们回家时,别忘了带上家里的亲人,让他们也能早日回家,如果我们漏掉一个亲人,那回家后再也看不到这个亲人,心里留下的会是永恒的遗憾和愧疚。同修们精進吧,只要我们去讲,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给亲人们机会。回家的路已经不远了,我会紧跟着师父,脚踩五彩祥云,一路清烂鬼灭邪灵,救所有的亲人脱离魔穴,早日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