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实修 用神念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师父洪传宇宙大法十几年过去了,自己已在大法中修了十二年。回顾所走过的路,哪一步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也就走不到今天。可自己的修炼,远远没有达到师父的要求,三件事做的很差,感到十分的羞愧,但为了洪扬师父的大法,为了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找出自己的不足,写出一些体会,促使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修成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一、看到差距,抓紧实修

我们自己的修炼过程就是溶于法的过程。师父在《溶于法中》要求我们:“我要叫你们多学法,多去执著心,放下人的各种观念,是要叫你们带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圆满”。自得法后觉的自己是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名、利、情、基本放下了。放弃了追求成名的机会,告诫自己不能有为邪法。更没有看重钱财,一切随其自然,为大法,帮助人都能慷慨解囊,各种情也没看重,个人爱好都放下了。心里想:师父说“七二零”以前就把我们推到位了,可能个人修炼差不多了,剩下的那点最后师父会给炸掉的。现在是抓紧讲真相、救众生,因而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认真看自己的真实情况。对名,一次梦中,单位要提拔个小领导什么的,心里一动:有没有我呀?现实中,在同修或亲朋好友面前还有时表现自己,显示心没完全去掉。

对利,一天做了一个梦,朋友赚了几十万元,无故放在我兜里六万元支票,心想,这件事与我毫无关系,可没有立即把支票退人家,还在兜里放着。在现实生活中:我要给老人买墓地,儿子说:我有一个要好的同学正管这事,他刚给管理处拨款几十万元,肯定能给我们优惠,我没说可否,默然承认。现在回忆起来还有点莫名的得意。儿子回来了说事情办好了,能少收我们一千八百元。我听了“少”字突然惊醒了,忙说:我们一分也不能少,就给全部付清了。

情上,在梦中亲朋好友,来来往往连绵不断,各种情的干扰。现实中,我的生日到了,表弟夫妻俩一大早前来祝贺,来前直接打电话给我儿子:今天是你妈生日,我们一会过去。客人八、九点钟就到了,拿出比较贵重的礼物表示祝贺。我们炼功人对这类的日子是无所谓的,自我母亲去世后,还没人提过我生日的事,我也没想过。人家很热情,可我家的丈夫、儿子、媳妇都没有任何反应,我没往心里去,给客人做了一桌菜,我们高高兴兴的吃过饭,家人根本没提生日的事。表弟表现诧异,我看出他的心思,我说:儿子能解决比较大的问题,这类小事没有时间过问。就这样过去了。我的心真没有动。事隔五天后,我正在厨房做饭,儿子進来了:“今天是她(他妻子)生日,咱们吃面条吧!”丈夫说:“还买生日蛋糕吗?”听了这些我的心一动,一种失落感袭上心头,虽然给做着各种准备,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噢!原来老妈和媳妇在儿子心目中有如此大的差别,一下回想到自己生日那天的情景。觉的当人真苦,明知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心,在情上没有过去,动了心。

经历了以上的事我才如梦初醒看到了自己真实的修炼情况原来还隐藏着这么多人心,这些为私为我的物质还起着这样大的作用,师父九五年《真修》中早就告诫我们:“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

在我心灵深处还有职务的印记,对钱财还有潜在的欲望,对人的情还看的这么重。关已经没过去,那一念,那一瞬就是常人,明显的第一念不在法上。我们修炼人要彻底放下一切世俗的,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的。由此看来我在名、利、情上还需要彻底挖出扎的很深的那个根。那个根深蒂固的私,在做三件事同时要修好自己,牢记师父的教诲,多看书多学法,把旧宇宙带的东西全部去掉,牢记“真、善、忍”,将自己完全溶于法中。

二、修去人心要神起来

师父早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上让我们:“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

其实从零一年的五月二十七日师父让全球大法弟子第一次发正念开始就打开了我们的佛法神通。每当四个整点发正念时都感到责任重大,无比神圣。回顾六年中,不管是讲真相,还是发送资料遇到险情,即便是邪恶跟上只要发正念都能化险为夷。一旦在紧要关头忘了发正念或心不稳时,怕心占了上风就被邪恶迫害。看到、听到许多同修显出的神迹,真是令邪恶胆寒;就“我是神”这一念,恶警就不敢抓捕大法弟子;“我是神”这一念就能闯出魔窟;散发资料有正念就如入无人之地,恶人跟踪发正念就能定住他。太多,太神了。

我真羡慕同修,心性高,修的好,认为自己差的太远了,同样情况自己不会那么神。人家修到那个层次上了,还是在现有的层次中,用自己认为妥善的办法讲真相呢。把自己局限在框框里,掩盖着怕心,即便有超常的迹象出现也不完全相信是自己做的。比如。住家附近一个单位的血旗,自己天天发正念,二十几天后不存在了,怀疑是否偶然?发资料保安碍眼,发正念让他走开,一会走开了,赶快在心里说:谢谢师父,我自己不行,是师父的神通。很长一段时间都表现这个状态。对于“人神一念间”在法理上不清楚。

师父让我们走出人来,让我们神起来,还不只是光发几个真相资料,驱走几个保安的问题,是让我修好的一面发挥神的作用,没修好的那部份再认真学法,认真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修去人心让后天的观念,后天的物质去掉,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符合标准了,师父就给归到神的一边去,自然就是神在做事了。

人神这天壤之别的一念,不是平日一想就神念了。这瞬间的一念是人念还是神念,需要我们时时事事一思一念在法上,真正做到师父教导的:“何为神?人心无存”,正念,也就是用神念指导我们讲真相,救度世人,效果明显不一样了。

随着学法和心性的提高,一向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做起来却异常顺利。我有一个老同学,是恶党“烈士”子女。从小在恶党怀抱里长大,早早就入了恶党,还当了书记,又嫁了一个“根红苗正”的不信神的丈夫。无神论在她脑子里根深蒂固,对恶党步步紧跟。我和一个同修商定决心去救她,相信大法的威力,我们自己要有坚定的正念。去后,一个人讲,一个人发正念,那天她丈夫也在场,我们怀着慈悲心,带上礼品表示对她的关怀,从常人的生活聊起,讲到科学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讲到恶党的腐败,讲到江鬼害人,讲神佛的真实存在,最后讲明烂透了的社会“人不治天治”。神要灭这个腐败透顶的恶党,我们善良人要与恶党彻底决裂,开始她不以为然,她丈夫说我只相信科学,逐渐的无话可说,最后欣然退了恶党,我们用正念去做就能展现法的威力,正如师父所说:“不信良知唤不回”。

师父在零六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

有一次我坐公交车给同修送资料,我旁边有一空位子,先过来一个女孩看着没坐,挤到后边去了,我有些遗憾。上车的多起来,又过来一个女孩,她挤过来坐在我旁边,甜甜的微笑,还要帮我照着东西,表现非常热情。我自然开口赞扬她的礼貌、善良,一下就能对比到现实的社会风气,進而说到恶党的腐败,她对这些都有一个基本的正确观点,道德底线比较高。我深信着就是师父或正神推在我面前的有缘人,定要一救到底。可谈到法轮功她全然不知,说,她是做业务的,不骗人,做一个好人,挣点钱,不关心这些,因为我们还有一段路程,我赶紧从什么是法轮到退党详细的讲了一遍,她听的认真仔细,大约讲了近一个小时,最后她说,您讲的我全能接受,我回去就上网退团退队。我看着她下车的背影:无限欣慰,一个有缘人得救了。

我们在修炼过程中这颗心,有时不稳定,怕心一出来,占了上风的时候,正念就发挥不出来了。特别是正念不强时,没把自己当成神去讲真相,看什么都怀疑,觉的车里坐的是国安,到处是便衣,来个穿旧军衣的老人,就以为是雇的暗探……资料发起来非常困难。有缘人过来也不敢讲了,怕去举报。更有甚者,一次公安去家里调查一个案件,两个刑警刚一進门,自己就紧张起来,心想他们是否来找我的麻烦,心态开始不稳,就这一瞬间就把自己的怕心暴露无遗,这一念没有了大法弟子的金刚不动,完全是一个人的思想。这还没到师父讲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纽约讲法》)的生死考验,人心就全然暴露无遗,修炼真是严肃的。

人神一念间,这一念之差师父在《转法轮》中非常明确的指出:“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们是带着人神两种物质走在神路上的人,时时刻刻抑制人的东西,不让它起作用。那么我们就必须在平时的修炼中多学法,遇到问题的关键时刻用师父的大法把后天的观念彻底清除,转成为正念,我们悟出来的理必然在法上,做出来的事就是神迹。这一念之差决非偶然,更不是灵机一动轻易所得,而是来自强大的佛法和我们信师信法的强大信念。才能从内心发出“我是神”这一念。

我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沿着师父给安排的路走下去,一思一念在法上,让后天的观念没有生存的余地,尽管自己差的很远,但我坚信只要听师父的话最后必然走向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