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369606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学员宣布从新回到修炼中,并加倍弥补以前的损失,必须用真名实姓,不能用化名,否则无效。偶尔有被发现用化名发表的修炼“严正声明”,亦将被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自己错在哪里、现在对修炼的正确认识是什么,以及明确表达从新修炼大法的决心,否则无法予以刊登。为了上网安全考虑和节省下载时间,“每日明慧”中下载的只是声明者的姓名,未包括每个人所写严正声明的内容本身。

* * * * *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后,我就在家偷着看书、学法、炼功。一天晚上,警察深夜闯入我家非法搜查,放着的大法书他们看不见,什么也没搜着,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当时家人也说我早就没炼了,我也不承认炼。他们走时还说:“以后有人来找你,你要报告。”我也假装说:“要得”。从那以后我就把所有的大法书、碟子、带子全部藏起来,家人怕受牵连,就把我所有的书籍资料全部烧了。这样,不久我就得了脑血栓,右半边脚、手、嘴、舌都不灵了,行走也很难,家人把我弄去住过医院。后来,邪恶把我弄進洗脑班,叫我们每个人必须写一份“不炼功”的保证书,包夹我的人硬逼我写,我不写,他就代我写了一份,要我签字,我不签,我说“我早就没炼了,干嘛硬要签字?”他说这是上级的指示,你不签,也要抓到公安局去写,等了许久,我还是拿起笔把一个“李”字一下划满了整篇纸,其余的字没地方写了,包夹说:“你有病。”就这样了事。现在想来,我这些言行都不符合大法要求,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玷污了大法弟子的称号,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李永秀 2007年4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发放真相光盘被邻居举报,后被非法判教养一年。在那邪恶的教养院里受迫害的承受能力到了极限,我违心的写了“不学、不炼大法了”。当我出来后,在和同修的反复切磋中,在师父的《谢谢众生的问候》经文发表后,我又重新走回到大法中。我知道自己犯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罪,把自己用生命付出建立的威德抹上了污点,对不起自己曾立下的誓约,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天写出严正声明,是彻底清除共产恶党邪灵、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将它们全部灭掉。正法洪势走到了最后的最后,师父又给了我机会,慈悲于我,我决心跟上师父的伟大的正法進程,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圆满随师还。

潘长英 2007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放不下名、利、情,1999年7月20日之后在江氏集团疯狂打压下,以及在它们操控媒体的谎言欺骗下,做了许多愧对师父和大法的事情,对大法起到了负面作用。具体表现在:毁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录音、讲法影像资料,而且在我母亲被邪党非法关押时,主动替她撰写所谓的“保证”。这一切是我对大法犯的罪,我非常痛悔。更为过份的是我曾为阻止母亲上访讲真相,报告邪党的公安部门。2001年高考时,邪党要求在“政审表”上填写对法轮功的态度,我也违心填写了不利于师父和大法的话,这一切对不起师父,愧对这万古正法。现在本人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保证从今往后我要有一个正念正行、心存“真善忍”,挽回对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

袁承伟 2007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2005年12月,我被人绑架到洗脑班進行了一个多月的洗脑。在这段时间内,我目睹了那些所谓“帮教”、“干部”一类人的种种丑态表演,对这些人的诡辩也看得很清楚,但是,由于我平时修炼不很精進,许多常人之心太重,顾虑太多,以至最后还是没有把握好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写了一些作为大法弟子来说很耻辱的东西。虽然邪党的手段很毒,但我对它们的屈服就是对邪恶的纵容,而且自己在被洗脑后的一些言行连做人都感到羞愧。今天,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被洗脑后的所有有违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言行作废。并向尊敬的师父致以诚挚的歉意!我今后将认真修好自己,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陈晏平 2007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六年八月与我丈夫和女儿得法,得法前我以吃药维持生命,身体非常虚弱,各种疾病缠身。得法后一身轻,百病全无。大法洪传,人人皆知,随着洪法的浩荡,修炼者越来越多,炼功音乐响彻云霄的时候,旧势力操控着邪恶的流氓集团進行了打压,九九年七二零这天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没走到北京半路被已安排的恶警截回来,送派出所,当时不知所措,被一群恶警训斥、罚款。因我年岁大,不识字被放回家。坏人找我儿子叫他替我写“三书”(当时我不知道),儿子按邪恶的要求写了“三书”,声明儿子替我写的三书作废。决不辜负师父的期望,一定坚修大法到底,请师尊放心。

王秀印 2006年11月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相互利用,采用人类邪恶之大全,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铺天盖地的、疯狂的破坏大法,野蛮的迫害大法弟子,在那种极其邪恶的高压下,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由于学法不深,被执着心所带动,在街道签过名,在派出所也没敢承认自己是个炼功人,每当想起此事,心中十分懊悔,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坚定的维护大法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体现,特此声明:凡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在街道、在派出所所说的、所写的全部声明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麦金凤 2006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大法有六年时间了,在前两年邪恶疯狂的打压法轮功的过程中我的正念不足,顶不住压力就顺从邪恶写了“三书”,还说“大法不好,说师父不好”……现在我不承认邪恶的所做所为,我声明:我还是要选择美好的未来,回到师父身边,因为我们的师父传的是正法,师父叫我们学真善忍没有错,叫我们向善没有错,炼佛家功有健康的身体没有错。同时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徐碧琼 2007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被第二次办完洗脑班后,610办公室的人安排北京电视台的记者到家采访我,我居然接受采访并要求人家不播放(记者也答应了),讲了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如何如何善良等为邪党贴金的话。这段录象不但在电视台反复播出,还在劳教所反复播出,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无法估量,这一直隐藏在我心中我不愿提及,但我现在一定要说出来,并声明这一切都作废。并尽我所能希望弥补由于我的不当言行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王浦华 2007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邪恶非法抓捕、劳教的过程中,由于怕心、求安逸之心,说了一些有悖于大法弟子身份的话,尤其在劳教所的邪恶环境下还被迫写过“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给法抹了黑。现在,我决定不再消沉,摔倒了爬起来,走好以后的路。所以,我在此严正声明:在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紧跟师父坚定修炼到底!

关勇 2007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各种执着心不去,长期忙于做事,学法很少,没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而被邪恶迫害。在被迫害中,在高压下,自己被各种人心带动,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的事,向邪恶写了“三书”。我现在严正声明,在被迫害期间所写、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王军凯 2007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四年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时, 進京上访,回来因承受不了邪恶的压力,向邪恶写过“悔过书”,签过了“不炼功”的保证,配合了邪恶,今天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所谓“悔过书”,签的“不修炼的保证”全部作废。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以法为师,信师信法,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当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翟世喜 2007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邪恶的迫害和情的带动下,被迫写了“不炼功了”等对师尊及大法不敬的话。之后又因邪悟真的不炼功和学法了,跟常人一样吃喝玩还沾沾自喜的说:“我比常人好多了”,给大法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对大法和师尊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王宝岩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因自己不够精進,对法认识不清,在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镇压法轮功时,在单位的压力下一时糊涂违心的在单位写好的“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已在法上认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现严正声明:我以前所签过的字一律作废。我从新容入大法之中去,坚信师父,坚信法,坚修到底。

康旭 2006年11月2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由于学法不深,常人心太重,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所谓的“决裂书”,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万分痛悔,现在严正声明:过去时所说的、所写的一切背离大法的东西全都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紧跟师父,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吴炜 2007年4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修炼大法的,在邪恶迫害下,由于怕心和对利益的执著,信师信法的正念不足,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干了大法弟子不该干的事。通过学法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走偏一点都不行,对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声明作废。决心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中,加倍弥补,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坚修到底!

白新慧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七二零以后,在共产邪党的迫害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说了对大法不利的话,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愧对师父。今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东西一切作废。今后跟随师父坚修到底。遵照大法所要求的去做,认真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田瑞香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起的迫害大法,使我不明真相,由于当时特恐惧,特害怕,将法轮大法书丢毁。今日在此严正声明:以前对法轮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坚信法轮大法好,坚信师父,现在我决定从新跟着师父学法轮大法,坚修到底,做好三件事,以弥补我的过错。

王敬棠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刚得法不久,中共邪党就开始镇压大法,由于自己学法少,怕心重,在邪恶办的洗脑班上写了所谓“三书”,现在我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特此严正声明:对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

李春兰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得法后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九九年中共迫害开始,迫于单位和家人的压力我写了“保证书”,把书也交了。大概连年后臀疼的老毛病犯了,就又开始了修炼。在此声明:我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

孟庆芬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搞欺骗世人的万人签名活动,当时我虽然拒签,但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所以对于别人代签也没有反对。我声明:该签名作废。我今后会努力学法,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王艺环 2006年10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零零年春天挂条幅时,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回来时由于怕心,曾答应给邪党公安机关当内线。现公开声明:我所说的全部作废。曝光邪恶,放下心底的罪恶污浊的包袱,修正自己的路,做真正的大法弟子。

王進军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大法弟子的亲属,由于亲属被抓非法判刑,我们由于怕心,把放在我家的书,录像带等大法的东西给毁了,现在知道错了,对大法犯下了罪,今日声明:我们的所做所为全部作废。 今后也利用机会告诉人们大法好,弥补过失。

李德全、黄三 2007年4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人心太重,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走向邪悟,毁了大法的书和说了很多大法的坏话。现已清醒,感到实在对不起师父,特此声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宋晓艳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市看守所、洗脑班及派出所、市公安局所写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统统作废。所说过的对大法及师父不敬、甚至攻击的言论统统作废。感谢师父给我机会从新走入修炼,我要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袁心 2007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在强制关押阶段,在高压迫害下和在强制酷刑打压下,由于承受不住,写了大法弟子不该写的“悔过书”和“三书”,现在我们严正声明:全作废。回到正法中来,坚决跟师父正法進程走到底!

徐君、赵素云、刘秀英、陈桂香、王兰芬、王桂香、刘明伟、任媛、徐慧萍、刘桂萍、沉若琳、王希斌、李风、刘华荣、王莉香、李春华、王志芳、丛爱东、史桂荣、穆春梅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写过“不炼功保证书”,留下了指纹配合邪恶,都是违背良心做的,不是我本意,在此我郑重声明: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何其凤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交过一本修炼大法的书,今天同修跟我一说,必须写严正声明。交书是我最大的过错,当时交书用的全是人的想法,现严正声明作废。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高伟 2006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迫害、诱惑下写下了“保证书”,现在我郑重声明:对以前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从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信师信法,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韩志云 2006年11月8日


严正声明

7.20期间,由于怕心不学大法,把书都扔了,现在我知道错了,声明作废。今后抓紧学习大法,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李桂英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己所写“四书”作废。声明:所说过的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所有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三件事。

胡沈华 2007年2月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自己由于有怕心,向公安交了大法书及写了对师父不敬的话,这些行为都是背离大法的行为,声明作废。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

邓忠孝 2007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写下的悔过书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贺元兰 2007年3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学法不深,正念不足,以致在洗脑班写下了“三书”等材料。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不辜负师父慈悲救度之恩。

陈乙楚 200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