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法轮功学员支万朝辗转在三监狱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甘肃武威法轮功学员支万朝,二零零四年五月被绑架判刑,辗转在兰州监狱、武威监狱、酒泉监狱遭受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和摧残。

支万朝,男,五十多岁,甘肃武威丰乐镇新桥村人。一九九七年底幸得大法。修炼大法之前,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疼痛难忍,十几年不能行走,卧病在床。原来是村小学的教师,患病以来,无法上班,生活无法自理,身心备受煎熬,给亲人和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和压力。支万朝真修大法三个多月后,十几年的沉疴痼疾奇迹般的去除,体验到了没有病是什么滋味,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对师父和大法的敬仰和感激更是难以形容。

二零零一年春,支万朝到双城镇法轮功学员管珍元家看望父母,被邪恶迫害,无依无靠的两个孩子,被双城镇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武威市看守所五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五月,首恶罗干等到酒泉卫星发射基地路过武威,当时甘肃省省长苏荣等邪恶开道打前站,行至丰乐镇时看到电线杆上有法轮大法真相标语,苏荣惊恐害怕,下令威武市公安严查此事,武威市公安对丰乐镇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

五月十日中午,以陈丰刚为首的一伙恶警突然闯进支万朝家,把支万朝家翻了个底朝天,把支万朝绑架到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分局进行刑讯逼供后,非法关押到武威市看守所。

九月六日凉州区伪法院对支万朝第一次非法开庭,支万朝一身正气,做无罪辩护,震慑了邪恶,第一次开庭失败。九月二十四日凉州区伪法院第二次非法开庭,不理睬支万朝的无罪辩护,伪法院强行非法给支万朝判刑三年半,十一月二十三日送往兰州监狱强制洗脑迫害。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六日和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日,不知哪来的官员到兰州监狱调查,兰州监狱的恶警把支万朝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秘密带到车间背后藏起来,等人走后再把支万朝他们带出来。事后有人问监狱大队长哪儿来的人,大队长说是联合国和美国的。邪恶的做法就是为了掩盖真相,掩盖迫害罪行,继续维持无理智的邪恶迫害。

四个半月后支万朝又被强制送武威监狱继续迫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邪恶监狱受邪党指使,把支万朝及所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制送到酒泉监狱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

在酒泉监狱,恶警胁迫服刑犯人一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强制洗脑迫害。恶警对坚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强化管理。恶警轮流谈话,灌输邪恶谎言,护监小组昼夜监视,洗脸、刷牙、上厕所、饭后洗饭盆等都被他们一步不离的监视,不许和别人说话,不让睡觉,拳打脚踢。支万朝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和摧残。

邪恶监狱强制法轮功学员上邪恶的洗脑班,就象文革批斗四类分子那样,强迫法轮功学员面对众人站起来谈认识,然后全组人按照恶党灌输的邪恶谎言一一揭批,揭批中提到恶党上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支万朝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根本就不听,都不相信,还胡搅蛮缠,一个个表情恶狠狠的,气氛非常恐怖邪恶。紧接着又在各组轮番表态,其目地就是想毁掉修炼人的意志。在邪恶的洗脑班上,有的法轮功学员腿站肿了,就这样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邪恶的监视和侮辱中煎熬。当有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向邪恶妥协时,恶警就强迫写所谓的“五书”(其中包括揭批书),还必须要按恶警的意思写,写好恶警看后再在全监大会上揭批。

最邪恶的是,二零零六年九月,恶警强迫被强制转化的学员写这样一句话:“不论在任何公开场所都要站出来揭批法轮功。”原因是国际上法轮功修炼者揭露了恶党在中国大陆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行径。恶警无耻的说,要法轮功学员写好后联名上网,进行对比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