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切磋“不管”和“心不动”的区别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前几天,我帮一位同修过关时,遇到困惑正好我家来了一位同修,就跟他谈了对此事的困惑。同修说出现病业走的很多,大家采取的办法是“不管”。同修走后我更加“疑惑”。在此我简单的叙述一下。

这位老年同修参加过师父讲法班,老伴、女儿也都是老学员。在九九年不理解大法遭到迫害,后有些迷茫,特别是对同修去北京,当时跟一批学员背后说三道四,说过许多怪话。不能用理性认识大法。2002年后我们地区同修们开始做这批人的工作。中间还发生一开天目同修看他另外空间身体被迫害的极其严重,但没有直接告诉他。他的状态严重干扰影响着老伴和女儿的状态。很多同修从帮他到离开,而我是在05年开始跟他一起学法。现在,他家又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

通过集体学法,刚开始每一个人都指责他,一有了新的悟法就马上开导他。哪个同修天目看到他什么也告诉他,一齐为他发正念,反倒不起作用,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从中我们各自都意识到对他、对这件事太执着了。他已成为了我们学法的另外一种“动力”了。我们都冷静了下来。学法不再是为了他这件事,学法就是学法、提高、修心性。发正念呢,就是要达到清除自身邪恶,灭尽毒害世人的一切不正的因素,使之成为最正的场。切磋也跳出此事来,重点谈“传九评、促三退”心得。他有心得就谈,没有就不谈,甚至还要听一听他谈的过程中有没有邪悟思想,有没有探讨知识的心,有没有不信师的心。有的话,就跟他说要在法上悟,纯正的修炼环境不能掺杂杂质。但他的身体用他的话来讲,还是没有明显变化,不相信发正念的作用,求开天目、求结果的心越来越重。我有些疑惑,为了同修能修炼上来我从来都是尽力而为,为什么他还这么执着?他和我到底都拧劲在哪里呢?我跟同修说了此事,希望找到答案。可告诉我的竟是对这件事“不管”,而且我们地区好多协调人对这类事都这么想。

师父说“大法弟子你要在法上悟”(《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首先我想到对这类事件一个人怎么想,是个人问题。但两个人、三个人……大家都怎么想是不是大问题呢!“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大的环境对这类事件都这么不善,我们这个地区怎么能在这件事情上整体提高呀!邪恶是不是钻了我们最大的空子。我们放任了对这些学员的帮助,那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有的心态吗?不去追究第一个人是在怎样一个状态说出“不管”这句话的,当时他的思想境界、心态及内涵,可是越往后传,后来人可能理解不了第一个说这话人的心态。我们推演一下,“不管”到后来就会变成自生自灭,任其发展,那么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助师正法救众生的宏愿何时能实现?

希望每一个有此心的同修都去掉它,这是对类似事件人的严重魔障,带着可管可不管的心态又能真正做好什么呢?同时我也想到了师父说的另外一句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如果我们是在不被干扰带动的心态下去帮同修,结果又会怎样?我把我的想法拿了出来,跟我们小组的人切磋,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动了心了,都是从自己看问题的角度、出发点在衡量如何帮同修,没有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

当然,有时旧势力也会以迫害某些人的方式来达到分散大法弟子注意力、消耗大家讲真相时间的目地,这种情况下大家必须注意放下感情因素,继续全力做好三件事,才能尽快达到消除对个人干扰的目地。

我们这个小组还在继续的在学法,尽管我们思想有时又会动心,但是我们会用“心不动”来告诫自己,尽量在法中,理智的对待自身和周围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