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恶警利用吸毒犯摧残迫害大法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中国大陆的各劳教所关押着大批吸毒犯。这批人成份非常复杂,其中有一些是对人生失去了信心,对社会充满极大仇恨的人渣。这些没有了理性和道德的人渣,成为恶党在这些邪恶黑窝里迫害法轮功弟子的邪恶工具。

湖南省恶党新开铺劳教所也不例外。恶警精选了一批又一批这类人渣充当他们的打手。劳教所利诱他们,让他们“自愿”签约成为“夹控”(又名“帮教”,即帮助恶警迫害法轮功),真乃警匪一家。恶警们经常将这些打手召集起来,由教导员或大队长或更高层人物亲自“培训”,进行“开导”、加压和所谓“研讨”,教唆他们如何迫害大法学员。恶警时常训导打手们说:“对他们(大法学员)好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一个叫肖杰的恶警说:“你们为什么不团结起来对付他们呢?”大队长苏毅更叫嚣说:“恨不得杀了他们”。

尽管如此,恶警还怕“夹控”们不肯卖力,便又设立了什么“内值班”,“外值班”,“夹控组长”,“夹控班长”和“暗控”等等,层层监视着夹控,使夹控们每天24小时对大法学员进行零距离迫害。

以劳教所A区和C区为例,看看这些夹控们的邪恶手段:

A区:大法学员必须每时每刻坐在只有0.36平方米的方格内,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眼平视前方,不准动,不准说话,连吃饭也是由夹控打来送到手上,限制每天只准上厕所三次。“夹控”们轮流向大法学员灌输共产邪说,并且不断地凌辱大法学员,说什么怎么不敢撞墙呀?有本事就叫吧,不敢那就坐好点,别使我为难。真是对你们太好了,我对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这么孝敬过……。

C区:C区门牌上挂着“健身娱乐中心”的牌子。在这里大法学员被逼象木头似的站立,后改用单脚站立。邪恶在地上写满了法轮功师父的名字,只留一只脚的地方,强迫大法学员双手平举,在手臂挂两个痰盂,头上还顶一个,逼大法学员用痰液洗脸。恶夹控们用皮鞋抽打大法学员的脸,砸手指,脚趾……,极尽邪恶之能迫害大法学员。由于是无期限的连续站立,为了不让睡过去,将大法学员的眼皮用竹签挑着,直到大法学员承受不了写了“三书”为止。

比C区更严厉的对待大法学员的地方我没有去过,不知道具体情况。通常也不让更多的人知道。但我却知道一些大法学员在新开铺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的具体事例:

2000年7月23日,大法学员李伟三伏天被逼迫站在红砖上被用火炉烘烤,且不断被灌输共产邪理,结果造成李伟精神错乱而跳楼。事后邪恶诬蔑说什么为因炼功而跳楼;

刘和青长期遭虐打,经常从睡梦中被夹控拉下来毒打。有一次被十几个值班的恶人拖到大礼堂毒打几个小时。他被打的精神失常。事后恶警给每个打手发了奖;

彭德荣被八个夹控长期绑在床上,被扒光衣服,不准上厕所。恶警和打手们边给他打针边大量灌药,造成他精神完全失常;

刘正田已经50多岁了,有一次一个姓豆的恶警亲自跑到号房里以卫生没搞干净为由,重重的打了他三十几个耳光。由于长期处于高度压力之下,造成刘正田心脏衰弱,医生诊断活不过半年;

肖嗣先被关“禁闭”15个月,长期遭受迫害,牙齿被打坏一个,患心肌缺血,高血压,腰不能活动,头痛,大小便失禁;

彭安林多次被恶警带到办公室采用极端手段逼迫他承认自己是一个“劳教”学员。造成他神志不清,精神失常而撞墙;

葛慧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80;

八年来被非法关押在新开铺劳教所受迫害的大法学员近九百人,其中被恶警和这些人渣迫害致精神失常的就有几十个;迫害致瘫痪的约十人;被迫害得绝症以及心脏病的有几十人;迫害致高血压的不计其数。而且这种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着。

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请了解中国大陆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残酷事实,共同起来制止这种非人的迫害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