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承德看守所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最近在向世人讲真相,揭露江罗集团的邪恶残暴时,经常碰到一些世人,不相信共产邪党那么邪恶,不相信恶警有那么凶残,更不相信承德有恶行,那就让大家看看发生在河北承德看守所里面有名有姓的恶警的暴行。

我曾被非法关押在承德看守所(原大老虎沟看守所),亲眼目睹了原所长席小臣、恶警李铁军、王树林、高海万等人是怎样对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的。

一.原所长席小臣为首的恶警实施各种殴打、关小号、野蛮灌食

那是2000年夏天,在这里已有20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每天都要被强迫跑步50圈(一圈大约200多米),稍有停下,号称“李铁棍”的李铁军就用胶皮棍打,还给大法弟子戴上28斤重的脚镣,走不动的就让两名劳动号(刑事犯)拖着走。多人脚脖子都是血肉模糊,有的脚趾甲脱落疼痛难忍。这些恶警对学员张口就骂,举手就打。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怎么也不会相信,从小就敬佩的“人民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来令人发指之事。

席小臣为了得到上级的夸奖,下令所有法轮功学员穿号服(犯人服),我们齐声说:“我们没有罪,不穿号服。”席小臣就用胶皮棍子抽打,李铁军、高海万向席小臣提议,让全体学员出去晒太阳。十六七名女学员在炎热的太阳下齐声背《论语》。席、李拿来许多竹条和成捆的苍蝇拍打大法学员,直到条子和苍蝇拍全部打碎。

由李铁军等人监督在禁闭室(小号)由尚春英(女会计)孙超(女刑事犯)等四人强行扒下女学员的衣服。学员们坚决不穿号服,席小臣魔性大发,将我们这些没穿衣服的女学员赶出,站在走廊里,边打边骂。多名男干警及刑事犯都目睹了这一切。席小臣将牢房前后窗户全部钉死,他说:“拿你们当兔子养”。致使多名刑事犯中暑后,才打开窗子,

大庙一名叫李柏春的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席为了“杀一儆百”,命令几名劳动号子将李柏春拖到院中,五花大绑地绑到椅子上,由张中元(狱医)和几名刑事犯将李柏春的嘴用改锥撬开,用医院妇产科用的扩宫器和一根很脏的拇指粗的胶皮管强行灌食,所灌食物是高浓度盐水加上玉米面粥。

这其中有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席小臣就命令劳动号子将这个学员拖到院中,五花大绑地捆在椅子上,由狱医和几名刑事犯用螺丝刀撬开嘴,用医院妇产科用的扩宫器和一根很脏的胶皮管子强行灌食,所灌的食物是高浓度盐水加上玉米面粥。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恶警指使刑事犯将学员衣服扒光,按在厕所大便池上,用一盒盒冷水往身上浇,一直浇到冻的学员浑身发抖,而后又强迫猫腰擦地,来回擦二十多次,直累的气喘吁吁。他们怕学员大叫,就用肮脏的破布头塞到嘴里,邪恶的刑事犯罪分子还用打火机烧学员的手指,另一刑事犯强行按着不让动,躲开手就拳打脚踢,就这样折磨了一个半小时,学员已被折磨的面无血色,口吐乌黑之物。

二.徐亚锋为首的恶警实施“铁椅子”、“死人床”、灌食等

2001年期间,看守所内关押着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由于徐亚锋歪曲辱骂法轮大法,诽谤我们尊敬的师父,我们告诉他: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是好人!他们对我们大打出手,有的门牙被松动脱落了,有的被关入禁闭(小号),将四肢捆绑在铁椅子上,并左右开弓,打嘴巴猛扇。有的学员来月经也不放过,被绑在铁椅子上一个星期,致使全身麻木,两腿浮肿。这些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徐亚锋对这些绝食抗议的软硬兼施,对那些坚定绝食抗议的,由四个武警按住,一个个(在水泥地上)强行灌食,使用工具是一根胶皮管子,灌完一个拔出来再给其他学员用,所灌食物是玉米面粥加高浓度盐水再加少许奶粉。他们还伪善说:这就是在救你们的命?!真是邪恶至极。灌完后还被砸上脚镣子。

徐亚锋曾多次去外地看守所参观学习,回来真的更加邪恶至极,加紧制造做了一种叫死人床,非常残酷地用来摧残绝食抗议和不屈从无理要求的大法弟子。他们将大法学员的头固定住,双手及双脚铐住固定,后来又做了胶带缠身的死人床,学员被绑上这种床后,手脚动弹不得,进行“鼻饲”灌食,并下令插入的用于灌食的胶管不许往出拔,长期插着,让人苦不堪言。一个星期拔出后,胶管都已腐烂变黑了,还不让上厕所,让刑事犯给接大小便。有时刑事犯不管就得拉、尿在裤子里,张秀芹就是其中一个,她受尽了折磨,刑事犯稍一不高兴,就对她大打出手,污言秽语,还不给她接屎、尿,导致张秀芹经常拉、尿在裤子内,又无法清洗,屁股都溃烂还生了褥疮,无人管,也无人过问。张秀芹绝食6个月,被长期固定在死人床上,大小便失禁直到生命垂危后才送去医院。

看守所的恶警与刑事犯称兄道弟,被犯人称为老大,这些警察代表的是谁?还是“人民的警察”吗?共产邪党用这样的警察来对付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这样的政党代表的一定是邪恶。人们该深思了。这只是列举了几例。

善良的人们:如果我们不说,你们能想到发生在您身边真实的这一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