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北涞水县邪党县委书记李老铁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

原河北涞水县邪党县委书记李老铁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李老铁,河北省蠡县人,二零零零年任涞水县委书记,刚刚上任便紧随中共恶党及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在李老铁任职期间,涞水县五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分别是:张秀仙、焦凤兰、闫建齐、吴彦水、张志永;七名大法弟子被判重刑,刑期分别为:15年、13年、11年、10年、9年、5年,现在他们还在遭受牢狱之苦;十多人被非法劳教,近四十人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长达二年);众多大法弟子被开除工职、停发工资、罚款、抄家、毒打、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在李老铁的指使下,邪党县委副书记孙贵杰、张海利、公安局李增林、刘耀华、法院院长崔继坤及检察院和各乡镇的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中,一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麻绳子就是一千条,涞水党校院内到处可见被打的身体变形的大法弟子,有的头被打的肿大、有的腿被打瘸、有的被打的眼睛青紫、有的脸上带着鞋底印。打人的棍子、镐柄、铁锹柄、鞭子、胶棒到处都是。

被孙贵杰用鞋底抽打的大法弟子,多人到现在耳朵还听不清;崔继坤命令其手下用绳子,从前向后上提大法弟子的胳膊至后脑勺,使大法弟子的胳膊随时都会变成残疾,还有一名大法弟子被当场打昏,身体不断的抽搐;李增林笑着看恶警打大法弟子,以此取乐;刘耀华强制大法弟子下跪,一跪就是半天时间。这次涞水县勒索大法弟子现金每人二千元,各乡镇还要层层扒皮,一千、几百不等。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邪党恶徒们把八十多名大法弟子绑架到涞水恶党党校迫害。这次更是疯狂,110恶警全副武装,并以每天三十元的价钱雇佣社会上的流氓痞子专门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强制大法弟子跪在地上互相打嘴巴子一千个。大法弟子被厮打的衣衫褴褛,出入都要互相搀扶,并每个大法弟子被勒索现金三千元,有一家四口都被绑架要拿一万二千元。拿不出钱,邪恶卖掉他们的所有粮食,值点钱的东西全都卖了,使其过年都无米下锅;拿不出钱,老太太被劳教;老头儿被毒打后,回家不几天,死在路上;儿子遭李老铁追杀,李老铁动用众多人力,包围其所住村子,封锁交通要道,并下令:见着就抓,打死白打!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恶徒李老铁、王慧心坐镇,强制捆绑二十八名大法弟子挂牌游街,并召开所谓的“公判大会”,非法审判大法弟子,非法判刑。两名大法弟子被判刑五年,六名被非法劳教,其中一名因给李老铁写信而被判五年。二零零零年,李老铁刚刚上任,这位大法弟子就以真诚善良的方式给李老铁写了一封信,希望他能了解大法真相,停止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见信后李老铁不但不接受民众的真实反映,反而命令其手下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他们专门踢、踹、碾、踩这位大法弟子的乳房,把她的脸打的青紫肿大,腰被打伤不能直立行走,上厕所还得弯着腰有人搀着,身体被打的伤痕累累,血和泥土粘抓在身上,又是热天,所以身体都招了苍蝇。就这样的一个人还被送到了涞水看守所,看守所见情况严重不收,在李老铁、孙贵杰的淫威下看守所非法关押了这位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十多名大法弟子被从拘留所、看守所转押到涞水党校,进行强制转化。在涞水县党校两名十七八岁的大法小弟子,一个被打折两根肋骨,一个被打的遍体鳞伤,另一名大法弟子身上的皮被绳子勒的烂糟糟的,没有一处的皮肤是好的。

李老铁在任职涞水邪党书记期间,不惜代价利用人民的血汗钱,以每月一万六千元现金,雇佣河北省涿州市南马"洗脑"基地的邪恶迫害涞水大法弟子,这次迫害的执行者是涞水县"六一零"王福才。

离任后的李老铁,现任河北省石家庄市中院院长,还在迫害大法弟子,对河北省石家庄大法学员王博一家无罪释放起着严重的干扰和迫害作用。在这里,奉劝李老铁不要再助恶为虐,天灭中共在即,为自己留条后路,立即停止对大法、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