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迫害何时休 大连仲淑娟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辽宁省大连大法弟子仲淑娟在讲大法真相时遭恶警绑架;四月三十日,仲淑娟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这是仲淑娟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八年来多次遭绑架

4月13日下午5点,大法弟子仲淑娟在甘井子区千山路商业街对路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坏人举报,遭甘井子区华东路派出所所长朱年永等警察绑架。

恶警从她身上抢到钥匙,无视家中有人,自行开门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随后把仲淑娟非法关入大连姚家看守所,不让家人看望。

家人找到派出所时,他们不仅不放人,还想诱骗其丈夫说出其他大法学员,其丈夫托人,派出所告诉5月8日听消息。后来得知大连“610”非法判仲淑娟劳教两年,4月30日就被甘井子区华东路派出所秘密送往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仲淑娟,52岁,丈夫以前是大连软件园附近某驻军干部,后转业到大连石油化工公司,现已内退;家住甘井子区华南广场石化家属楼,娘家在甘井子区凌水镇王家村。

仲淑娟在大连理工大学商店工作了20多年,她修炼法轮功后,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等顽疾都好了,急躁的脾气也好多了,热心助人,深受同事们的好评。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仲淑娟被单位非法开除。

仲淑娟因坚持信仰,从99年7月20日至今多次遭受残酷迫害,已被关入劳教所4年半,这是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大连教养院惨遭酷刑折磨

2000年10月,因中共邪党给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造谣、侵犯国民信仰的权利,仲淑娟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抓捕,被大连“六一零”办公室判劳教两年,送入大连教养院,劳教到期后被非法加期三个月。

2000年12月,大连教养院八十名女大法学员绝食反迫害,被雍鸣久、王军、林毅等十几个警察用胶皮棍、电棍等刑具暴打,学员都有不同程度的淤血、青紫,有的连翻身都不能动,有的被打昏过去。警察认为仲淑娟等十四人是头儿,把她们和其他大法学员隔离,用皮鞭疯狂抽打。

2002年4月,在大队长韩健敏、万雅琳减期的许诺下,盗窃犯于秀娟等心狠手辣的犯罪人员将仲淑娟关在“小号”里,拳打脚踢之后,把仲淑娟吊在铁栏杆上,嘴里堵上毛巾,残忍的把两腿掰成一条直线绑紧,还不住的向上掰仲淑娟的腿。把高背椅子放在仲淑娟胯下,用力摇晃椅子背撞击其阴部,用脚狠劲踢阴部,用尖拖布把往阴道里捅,之后又往脸上扎、嘴上扎。打晕之后,往仲淑娟身上浇凉水、嘴里灌凉水,不张嘴就用瓶子敲。

其间韩健敏进来数次,对于秀娟等人的邪恶手段颇为赞许,根本不顾仲淑娟的死活。从下午1点吊到7点,吊铐把手都吊的露出骨头了,阴部肿成黑紫色,嘴被打的肿的老高。参与迫害仲淑娟的人见她坚强不屈,害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将她放了下来。这时仲淑娟的大腿筋已被撕裂失去功能,不能站立、不能下蹲。

随后他们将仲淑娟拖进了禁闭室。禁闭室放了几张床,床上大部份木板被拿走,只留了几块,上面没有被褥。给仲淑娟戴上头盔,双手铐在床上,双腿也绑在床上不让动,动一动就要挨打。仲淑娟已经下身大流血,床板被染红了一大片。4月份没有暖气,晚上不给盖被,还特意开窗,仲淑娟冻得浑身发抖,长时间不动双腿已浮肿。到第八天手腕上戴手铐的地方起泡,才给开了一只手铐,可以坐起来活动一下,不让洗漱、出门,吃饭、上厕所全在屋里。

仲淑娟能走动后,被带回以前的中队强制劳动,中队长宛龄月(因为名字被曝光,此人多次改名,恶习不改)不准仲淑娟把那些酷刑说出去,扬言如果别人知道了,就对仲淑娟再来一次。仲淑娟和其他200多名大法学员经常劳动到夜里12点。许多老年大法学员年老体弱,完不成劳动任务,被强制通宵干活儿。

沃尔玛超市讲真相 被非法劳教关入马三家

2003年3月,仲淑娟从大连教养院回家一个多月后,仅仅是在华南沃尔玛超市里为法轮功讲了几句公道话,被坏人举报,又遭警察绑架,大连“610”办公室非法判劳教两年,送入马三家劳教所。

2003年10月,马三家女二所进行了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的“攻坚战”,仲淑娟二次被罚站七天不让睡觉,身体严重受损。接着被带到一楼库房里,窗户用胶带贴上报纸,墙上贴满了诬蔑法轮功的纸条,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什么样。6个人将仲淑娟绑在凳子上,胳膊、腿不能动,手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直到出血。给仲淑娟的头上、脸上、额头、下巴和身上都贴满了诬蔑法轮功的纸条,然后拍头、打肩、扯下巴、扯耳朵、戴上用纸做的高帽,扎纸腰带,满屋子游斗。后来甚至将仲淑娟衣服脱光,用彩笔在她身上写满了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和侮辱她本人的秽语。

在马三家劳教所,仲淑娟还经历了一系列的迫害:在昏暗阴冷的小号里被按在地上插鼻管灌食,恶人骑在身上;关在厕所里近20天;因炼功被关在黑屋子里12天不让睡觉,造成高血压、心跳过速、缺蛋白;强制做奴工;吃了半年“严管饭”:每顿窝头、咸菜,上午不给水喝。窝头是特制的:用坏玉米面做,外面熟里面生,有沙子,一咬直掉渣。

2004年12月,仲淑娟被送严管队迫害。2005年3月劳教到期后,马三家继续迫害仲淑娟,加期三个月后才放回家。

邪党恶行 家人备受伤害

仲淑娟在大连教养院和马三家教养院身心备受摧残,她从来没有屈服,并用慈悲善良的胸怀向迫害她的人劝善、讲真相。中共邪恶的黑手屡次伸向仲淑娟,不仅给仲淑娟,也给她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2000年警察绑架仲淑娟后,当年21岁的女儿抵制非法抄家,要求释放妈妈,被两个警察拳打脚踢,一直拖到派出所(二里地)扣留,给其女儿的心灵留下了难以弥补的创伤。因为过度惊吓和思念母亲,从那以后女儿中断了大专学业,呆在家里,不愿见人,至今没有工作。

2003年,仲淑娟被送入马三家劳教所后,丈夫和女儿非常悲伤,为避免警察再来恐吓骚扰,两人三个月没出门,不给任何人开门,不接任何电话。不久派出所、街道、石化退休办人员纠结在一起,找来施工用的云梯,企图从四楼阳台进入他家。爬到阳台时,仲淑娟丈夫发觉了,阻止了他们。

仲淑娟母亲80多岁了,老人最欣慰的事就是看到儿孙满堂。对于女儿以前被抓,老人知道女儿没有错,是共产党在迫害好人,非常挂念仲淑娟。家人为老人的身体着想,一直没有把这次仲淑娟被抓的消息告诉老人。然而五一期间仲淑娟没有回去探望,老母亲已经猜到了什么。

华东路派出所:(0411)86511216 所长朱年永:1384087575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7/154995.html